22

Buzz 蜂狂精酿的 H5 宣传页面上有一句振聋发聩的提问:每次对着喝了几十年的啤酒,假装在回味时,是不是觉得自己像个煞笔?

既然酒疯是一定要发的,怎么把这事儿变得更有格调?

作为一名资深啤酒爱好者,朱晨于 2012 年开始尝试在家自酿啤酒。在邀请朋友尝试了诸多口味后,朱晨发现蜂蜜桂花的味道最符合国人偏好:“朋友反馈,这些味道里面,这个口味的接受度是最高的。口味太重有的人接受不了。” 在进行了十多次调制之后,2015 年 9 月,朱晨与留学归来、同样爱好啤酒的杨修哲、田杰勋共同创造了 Buzz 蜂狂精酿啤酒。

到底什么是精酿啤酒(Craft Beer)?发明了这个词的美国人又给全世界的啤酒爱好者们出了一个难题。在中国,这个词其实是用于区别大部分常见的工业啤酒 (青岛、雪花、燕京、百威、喜力、嘉士伯等)。美国酿造者协会(BA)对精酿酿造者的要求有三点:

  1. 小:年产量小于 600 万桶(95.388 万吨),生产的啤酒用于商业交易。
  2. 自主权:非精酿酿造者或公司机构,其占股份不能超过 25%。
  3. 传统:酿造者所酿造的大部分啤酒的风味都应该是从传统的或者创新的原料与发酵工艺中获得。

随着国内青年闲置资产的增加和对高端消费品好奇心的逐渐膨胀,精酿啤酒在国内收获了越来越多的爱好者。美国人定下的那一套规矩未必被严格遵守,国内青年酒鬼们更倾向于认为,和口味清淡的工业啤酒相比,精酿啤酒原料更上等(麦芽和啤酒花含量更多),发酵时间更长,口味更浓郁厚重,酒精度也更高。

“青岛等工业啤酒通常发酵 7 天左右,而 Buzz 则需发酵 21 到 30 天。” 朱晨介绍说,Buzz 遵循欧洲经典酿造工艺,并结合国人偏好做出改良。“在保持主要原料和发酵时间不变的情况下,我们用蜂蜜和桂花中和了啤酒发酵后更重的苦味和酸味,让啤酒更 ‘好喝’,并降低了酒精度数。”

444

在原料上,Buzz 坚持着高端的采购水准。“啤酒的原料包括澳洲大麦芽、德国新型啤酒花、比利时酵母和广西金桂的优质桂花及桂花蜜。” 朱晨告诉记者,Buzz 的品牌座右铭是,“用谦卑的心做蜂狂的事”。“我们坚信只有好的原料,才能诞生好的啤酒。”

关于酿造,朱晨说,发酵过程是酿造啤酒的关键环节。“Buzz 采购全套德国发酵设备,精确的控制发酵液的温度,并快速控制双乙酰还原速度。目前 Buzz 中的双乙酰含量已经控制在 0.06ml/L 以下,远低于国家标准 0.13ml/L 的要求。” 另外,在麦汁过滤方面,Buzz 采用世界最先进的啤酒过滤机品牌,德国 KHS 和瑞士 FILTORX 不锈钢烛棒式硅藻土过滤机,过滤啤酒浑浊度可以达到 0.3EBC 以下,国家标准要求的浊度是 0.9EBC 以下。

朱晨介绍说,Buzz 的糖化、煮沸、发酵、过滤、灌装设备全部采用了全套进口的 CIP 原位清洗系统,在不需要拆卸任何管件的情况下,对设备进行闭路式碱水循环杀菌,以保证蜂狂精酿的味道纯正及食品卫生。

目前,Buzz 的 3 个仓库都在北京。最大的位于东五环外,方便运输和转货,面积约可放 5000 多箱啤酒。另外两个小仓库在市内,方便辐射周边市场。

最令人 “感动” 的是,这一瓶蜂蜜桂花香的精酿啤酒,却完全是平民价格。目前,Buzz 单瓶零售价为 15 元,“我们努力在价格上做到比其他的精酿品牌更亲民,通过 ‘薄利多销’ 先打开市场。” 目前,Buzz 的消费者以年轻人居多,他们可以在淘宝、微店、线下超市、新派餐厅、酒吧和 KTV 里买到 Buzz 产品。

截至 2016 年年底,通过代工,Buzz 已生产了六批产品,每批 60 吨。年销售额达四百多万元,基本实现收支平衡。朱晨表示,计划 2017 年将销售额提高到 800 到 1000 万,增加一到两个产品品类。同时扩展线下经销商和线上电商,和 7-11 及京东进行合作。

目前,Buzz 蜂狂精酿啤酒的团队已经从 3 人扩张到了 10 人,并仍在继续壮大之中。

该项目目前正在寻求首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