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8151920-567f3881-me

互联网为全人类提供了更多的工作机会,但并没有改变创投圈的性别失调状况。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 上海站 这样一场科技峰会上,碚曦投资协作体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倩玲,银翎资本合伙人邓方希及百度资本管理合伙人武文洁出席了主题为 “女性投资人” 的 panel,这三位女性就目前中美的投资环境差异及女性在创投行业的性别优劣势发表了一些有趣的观点。

中国是一块炙热的市场

碚曦投资协作体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倩玲
碚曦投资协作体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倩玲

李倩玲将中国评价为 “世界上最热络的创业市场”,这种判断有赖于目前国内宽容的创业环境、积极的创业政策以及流畅的创业过程。“而且中国的投资人手握足够的创业资产,中国的高校和实验室又产出了大量的人才,这对于创业者来说都是难得的时代机会。”

银翎资本参与投资的阅文集团不久前刚刚上市,在泛娱乐领域成为了手握大量 IP 的瞩目巨头。专注于泛娱乐领域投资的邓方希在谈到中美的创业环境差异时,着重谈了泛娱乐这个赛道的形势。“与其讲泛娱乐,不如讲泛快乐。” 邓方希认为,中国面向 C 端的产业起步是比美国晚的。最早可以追溯到改革开放之后——直到那时才开始真正有了 “以解决个人需求为目的的 C 端创业项目”。而中国也因为市场的开发度较低而显现出了良好的创业机会。

银翎资本合伙人邓方希
银翎资本合伙人邓方希

“我们这一代人是随着互联网经济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 百度资本的管理合伙人武文洁说,受百度 “All in AI” 政策的影响,自己这一年接触人工智能的项目特别多,“它将带来第四次的工业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非常深刻的变革。” 武文洁的感受是,美国硅谷很多创业公司的基础技术强于中国团队,但在落地程度上逊于后者。

“举例来说,中国目前移动支付的体量是美国的 50 倍,人脸识别已经在国内逐渐普及开来,但我一年去了美国三次,还从未见过。” 武文洁说。

AI+旅游有什么新玩法?

百度资本管理合伙人武文洁
百度资本管理合伙人武文洁

加入百度资本前,武文洁曾先后担任携程 CFO 和 CSO(首席战略官)。对于她来说,百度与携程的工作经历会否让她对 “AI 与旅游的结合” 有些新的认识?

“我从来不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旅游行业的人。我觉得我更多的是一个 TMT 互联网人,我今天也在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 AI 人。” 武文洁说,如果说 AI 对于旅游本身有什么启发,那么应该把旅游看作一种 “场景”。也就是说不论是 AI+还是+AI,可以不仅仅适用于旅游,更适用于其他很多环境。

武文洁总结说,AI 对于整个现实经济的影响,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嵌入到现有的行业中,特别是具有海量数据的行业中来,帮助他们提升现有的能力;

二是创造了一些新的品类和场景,比如无人零售等等;

三是完全的智能化,将会出现如无人驾驶、无人机等新的核心技术。

“所以我觉得 AI+或者是+AI 需要我们大家的积极理解、积极拥抱。年初听到 All in AI,还没有深刻的感受,到今天,我觉得无论是做投资还是创业的人,都需要积极拥抱 AI 技术了。” 武文洁说。

大数据+营销科技有什么新玩法?

碚曦投资协作体是专注于营销科技领域的新兴企业孵化器和早期风险投资机构,旨在助力中国媒体传播行业发展, 其创始人李倩玲曾表示 “会投资拥有核心算法和大数据的公司,去弥补营销这个服务型行业在技术与数据方面的不足。”

那么大数据与营销科技应该如何结合呢?

李倩玲在论坛中引用数据称,行业中有一个普遍认识,就是有 50% 的广告投入都被浪费了,而且浪费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现在我们有这么多的大数据,也有完备的算法和人工智能技术,理论上我们应该知道,那被浪费的 50% 在哪里,甚至应该把 50% 降低到只剩下 10%。可是事实上,是你仍然不知道那 50% 浪费在哪里,而且浪费还不止 50%。” 李倩玲说,秒针的创始人曾讲过一个很好的比喻,我们现在拥有的技术和数据就像电一样,电是早就有的,问题是如何去应用电。电有非常多的场景,营销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产业现在有数据、有技术、有人才,就是欠缺一个力量,把这些元素组合起来,帮整个产业走上越来越规范的道路。” 李倩玲说,碚曦希望帮助广告主,知道以前浪费的 50% 在哪里,并且把浪费的 50% 减少到 10%。

“我知道在国外,尤其是美国,有很多人说营销市场在萎缩。” 李倩玲说,但中国目前所有的营销费用不到美国的 1/3,人口却是美国的四倍。“所以还有很多的营销的钱没有被花出来。”

李倩玲认为,中国营销的钱花出来的形式,跟美国过往营销的形式会非常不一样。“它的钱不一定会以硬广的形式被花出来,而是会被投放到其他方面。我觉得营销这个领域,还有非常多的空间可以探索,还有非常大的潜力可以发挥。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在这方面做一些贡献。”

泛娱乐行业未来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前段时间阅文集团成功上市且表现亮眼,让整个泛娱乐领域看到了 IP 的力量,但同时也因为巨头的诞生而感到了创业的压力。银翎资本作为阅文集团的投资方,认为未来泛娱乐行业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正如前文所说,邓方希认为国内面向 C 端的泛娱乐行业起步较晚,而且一开始的时候,没有 IP 的概念,游戏、网剧、音乐等等各自为政,互不通气,用户没有代入感,自然就不火。“但是阅文让多个点连成了一个面,把电视剧、网剧、游戏、综艺甚至周边等等打通,让读者、观众、听众产生了代入感,自然就火起来了。” 邓方希说,当然,这其中内容是最重要的。“我们关注的是怎么样能有源源不断的好内容。”

关于泛娱乐行业逐渐饱和的说法,邓方希并不认同。“在动画制作上,中国有自己的迪斯尼吗?在偶像团体上,中国有自己的 SM 吗?” 邓方希表示自己仍然能看到国内泛娱乐行业的发展空间,“不论是短视频也好,直播也好,我要说的是,我们会关注一个 ‘未来的模式’,我不知道未来的模式会是什么样子的,但以我刚刚的逻辑来讲,我们还没有 SM,我们还没有迪斯尼,我们还有继续发展的空间。”

女性投资人是一群 “稀有” 的人种

“其实我们干起活来,真的没有觉得自己是女性。” 武文洁的话引起了台下观众的一阵共鸣。“我们绝对没少干,而且我觉得女性有时候比男性更有韧劲儿。另外一个女性比较好的特点,就是会有一些同理心。” 武文洁认为,女性更容易和人沟通。“我觉得跟创业家接触的时候,我们更容易形成一定的沟通和信任关系,我觉得我还是比较耐心的。有一些东西,我们愿意一点点吃透,一点点了解清楚。”

“如果说劣势,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因为我周一到周五,都在北京,我只有周末回来看孩子,内心的内疚比较强。我不知道男性会不会觉得内疚,反正我觉得我这一年非常的愧疚。” 武文洁说。

邓方希对这种说法表示赞同。“每次男性认真工作回家后,老婆会说,‘老公你辛苦了。’ 但女性每次认真工作回家,感觉会有罪恶感,好像工作是种奖励,而回归家庭是必须要做的责任。” 邓方希说,女性有先天不同于男性的坚韧,自己选的生活,爬着滚着也要走完,身为女性有天生的对于家庭、对于孩子的责任,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职业的道路,就要比别人坚强两倍,付两倍的责任。

“我认为女性不应该有地位低于另一个性别的感觉,我期望中国的女性能有更高的自信心。” 李倩玲说,但是放眼看去,中国很多产业还是有女性欠缺的现象。“所以问题可能在哪里呢?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男性,你们需要更多地鼓励女性。” 李倩玲举例很多男性老板,在面试种面对男女的选择时,总会倾向于选择男性——“所以经常有人邀请我出席一些论坛,谈女性领导力,我认为这个是伪命题。我认为只有男性女性真正的平衡,才会有女性领导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