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9f17f906f6-1024x683

12 月 12 日,一篇名为《一位 92 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微信公号文章在朋友圈流传,文中对 360 旗下的直播平台水滴直播将商家的公共空间视频公开播放出去产生质疑。13 日,奇虎 360 针对监控视频被直播一事召开媒体沟通会,称文章偷换概念,360 乃是遭人暗算。有来有往,这名 92 年的女生在一日后再次发文,称自己从始至终没有收一分钱,也没有花一分钱用来推广,并指责周鸿祎不去正面事实,承认错误,反而怀着阴谋论的心来污蔑自己。

这场 “文斗” 进行到这儿,似乎有些偏离了它一开始最核心的问题。92 年的女生陈菲菲到底有没有幕后主使,到底有没有收黑心钱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关隐私的几个核心问题,以及双方对此不一致的说辞。

360 到底有没有免费送摄像头?

关于这个问题,360 的官方回复称,除了幼儿园专版和 “明厨亮灶” 版本,360 智能摄像机从未向其他任何商家免费赠送过。官方提供数据称,360 智能摄像头销量 500 万,向餐厅赠送 1000 台,向幼儿园赠送 5000 台,两批共赠送 6000 台,免费赠送的比例低于 1%。

“明厨亮灶” 行动是今年 8 月 360 与饿了么合作,免费为餐馆安装摄像头,向消费者直播后厨情况的一套解决方案,本意是为了保障食品安全。而向幼儿园提供摄像头,起缘于上个月爆发的红黄蓝虐童事件。事情发酵后周鸿祎在个人微博上号召为幼儿园免费配备 360 摄像头,以便家长实时监控孩子的安全状况。周鸿祎本人及其官方团队都坚决否认曾向网吧、健身会馆等场所免费提供摄像头。

在陈菲菲最近发布的《92 年女生再致周鸿祎:我告诉你谁是幕后黑手》一文中,陈菲菲坚称自己从某小餐馆店员处得知,他们的摄像头是 360 免费送的。在文章的末尾,她添加了与店员对话的这段直播画面。

 

笔者观看了这段视频。把声音开到最大,可以听到下面这段对话:“你这摄像头多少钱?”“没掏钱,这是人家 360 给的。” 画面中出现了陈菲菲的背影及其一名男性同事的正脸,但店员及与之对话的人都不在画面之中。仔细观察画面,会发现一个疑点:画面是时断时续的,人物动作衔接不上,滚动弹幕也出现了多次卡顿。如果说是与当时直播的网速有关,但店员与食客的对话却非常流畅,没有任何中断。

360 与陈菲菲各执一词,这个问题似乎陷入了僵持。在难以证明一方是否有某种特定行为时,只能考量该责任人是否有执行该行为的动机。那么,360 是否有为小餐馆免费提供摄像头的动机呢?

“我们早就意识到硬件免费走不通,贾跃亭硬要走,就走到美国去了。” 周鸿祎说。此前,360 进入手机领域,也曾考虑通过激进的销售模式比如免费获得市场份额。但到了 2016 年下半年,周鸿祎在公开演讲中承认,做智能硬件走免费路径是误区,违背了商业的基本规律。

在 13 号的媒体见面会上,周鸿祎表示,水滴直播项目尚未商业化,在企业内部是个小项目,“如果总给我找麻烦,我关了它不就完了”。

直播到底是商家做的还是 360 做的?

在陈菲菲的第一篇文章中,她笔下的商家对直播似乎茫然不知,“收银员说摄像头是 360 送的,老板安上去,不知道会被直播出去。” 还有的商家表示是 “平台方” 授意他们直播的,“没有得到负责人任何反馈,一直在说是平台的责任。” 等等。

周鸿祎在这个问题上再次给出了完全相反的答案。13 日的媒体见面会上,周鸿祎在大屏幕上演示了打开直播的过程,表示产品本身的直播功能是默认关闭的,要经过 5 步操作后才能打开。他强调,如果不经过复杂的系统设置,根本就无法开通直播,如果有人说 “我都不知道怎么就直播出去了”,那一定是在说谎,“我们更没有能力通过摄像头在远程把直播功能打开。除非是主人自己想这么设置。我们卖出去的大部分的摄像头都是做安防监控用的。”

那么 360 的团队是否真的如周鸿祎所说,“没有能力远程把直播功能打开” 呢?这一点成为了整个问题的核心。笔者咨询了某 IT 业内人士,对方表示,利用破解软件 “黑” 入家用智能摄像头难度其实并不是很高,地下有类似的破解软件在售,亦有现成的 IP 地址可供购买。“一百块左右就可以在 QQ 群里买到破解摄像头的软件,一些装上后从来不改密码的摄像头尤其容易被破解。” 该 IT 人士透露说,成功破解后即可通过摄像头实时监视和远程控制,甚至有人会偷偷录制他人隐私视频在网上叫卖。

如果说在现实情况下,让监控摄像头变为直播镜头的方法,并非仅仅周鸿祎所介绍的那一种,那么 “到底是谁打开了阀门” 这个问题将成为这场缠斗之中最扑朔迷离的一环。

在公共区域直播到底合不合法?

关于周鸿祎希望给幼儿园装上摄像头,让家长实时监控的话题,动点科技此前有过详尽的报道。在陈菲菲 12 月 1 日的文章《在红黄蓝事件后,我在 360 水滴直播看到了一个 6 岁女孩儿的裸露上身》中,她写道:“在一个叫水滴直播的社区里,孩子们的一举一动也在同步向全世界直播着,连接这一切的正是 360 摄像头。”

陈菲菲在文章中插入了一张直播截图,证明自己虽不是家长,但确实在水滴直播上看到了幼儿园的内部情况——这与周鸿祎之前所说的 “家长一人一个账号,直播内容只有家长可看” 的说法不符。

陈菲菲插入的截图
陈菲菲插入的截图

在陈菲菲的前两篇文章中,其实分别挑起了两个问题,一是幼儿园的直播内容不该被公开,二是公共场所的个人活动不该被直播。对于第一个问题,360 团队的答复是坚决否认曾公开幼儿信息,对于第二个问题,周鸿祎的说法是商家有权自行决定是否直播,但需尽到告知消费者的义务。

那么这种做法有没有侵犯到公民的隐私权?笔者咨询了法律业内人士。该律师表示,断定是否侵犯隐私权的前提是要思考公共场合中是否存在隐私。“宾馆、美容店、影剧院、公园、图书馆、商店、公共交通工具等场所基本都安装了监控设备,权利人选择出现在公共场所,意味着已经具有被摄像头拍摄的心理预期。”

但直播作为近年来的一种新兴传播方式,在关于隐私的定义上还有亟待完善的空间。但是总的来说,“如分享内容聚焦于某人的私人生活或个人信息等,用户未获得当事人知情同意即为侵权。但公共领域除外,例如餐厅直播并非聚焦到某特定人,则一般被视为并不侵权。此外,摄像头的购买者或使用者,应当承担提示告知的主体责任。”

简单的讲,也就是说商家是有权自主决定直播与否的,但需要告知顾客已进入 “直播区域”。360 智能摄像机团队的声明中写道,360 智能摄像机的用户协议要求商家开通直播时,需要在直播区域设置明显提示,例如张贴提示贴纸,以告知顾客。一旦发现商家没有设置明显提示,水滴直播将有权切断其直播信号。

360 与 92 年女生的这场罗生门暂时告一段落,虽然仍未揪出 “幕后黑手”,但周鸿祎本人似乎也尝到了一些教训。媒体沟通会上,他承认,同一款摄像头产品可能无法完美满足所有的用户和使用场景。

周鸿祎想了想说,以后摄像头可能会分成三个版本,一款纯安防,不支持直播;一款面向幼儿园,只支持点对点,不支持公开直播,可以加入人脸识别,拍到小孩照片自动发给家长;一款面向生态农业和其它有直播推广需求用户的公开直播机,可以关闭掉声音以避免隐私泄露,摄像头可以自动旋转,躲闪人脸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