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专访】光速中国宓群:融 360 上市只是顺理成章的一步 | 来片儿 VC

lightspeed artical banner

光速中国最近的出镜率有点高。

先是 领投新零售公司猩便利近亿元天使轮融资 ,再是所投项目拍拍贷和融 360 先后上市,最近又撮合完成了 运满满和货车帮的合并 。“今年是光速的一个收获季。”宓群说。

但这时候约访宓群不是件容易事——特别是在 拍拍贷 360 上市前后,光速作为参与了拍拍贷 B 轮、C 轮融资,融 360 A 轮、B 轮、C 轮三轮融资的基金,在这段时间内有义务“保持静默”,不得对外透露过多细节和看法。因此纵使两家公司上市的通稿早已满天飞,但国内媒体仍然难以“捉住”主导了对拍拍贷投资的韩彦和主导了对融 360 投资的宓群。

直到本月,在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7 上海站  的开场论坛上,从纽交所归来的融 360 CEO 叶大清与大股东宓群上市后 首次同时公开亮相 ,与动点科技创始人卢刚就“金融+AI”的话题分享了些看法。panel 结束后,在舞台背后的采访间里,对叶大清与宓群的媒体采访环节同时开始,两者分别占据了两个透明的采访室。

宓群主导了光速对融 360 的三轮融资,上市前光速还是融 360 除了红杉及其相关投资基金外的第二大股东,占总股本的 16.7%,甚至高于叶大清本人。但如同大多数上市企业的早期投资人一样,他们在接受了各种恭喜和感激之后,很自然地站在了聚光灯的边缘。

从小公寓到纽交所

11 月 16 日中午,纽约的雨停了。宓群与叶大清站在纽交所外潮湿的地面上合影,他们靠在一起竖起大拇指,背后是大幅中英结合的 banner,上书“JIANPU.AI | 融 360”,这已是三十天内第四个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了。

简普科技 CEO 叶大清和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

简普科技 CEO 叶大清和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

今年 6 月,简普科技成立,五个月后,融 360 以 简普科技 的名义递交了 IPO 申请。与前几家互金企业不同,融 360 尚未摆脱自成立以来持续亏损的状态,这样急促地上市进程让媒体中响起了一些“应该是投资人着急套利了”的质疑之声。

“其实是因为在这个时间段,国内不少头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已经达到了很大的收入和利润规模,可以触及甚至超过了在美国上市的门槛。”宓群表示,上市只是顺理成章的一步。而选择在美国上市,则是因为“在美国上市的道路比较通畅,虽然此前也考虑过在国内上市,但因为赴美上市的道路更畅通,所以就在国外上了。”

宓群并未正面回应过“借上市套利”一说,但曾多次表示看好融 360 的未来走势并会长期持有其股票。“融 360 从六年前开始做,我们判断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市场机会会远超过美国。”宓群说,原因很简单,美国的金融行业已经领跑一多百年,而中国的金融服务在改革开放后才刚刚开始。通过与互联网及人工智能的结合,中国的互金企业有很大的机会弯道超车。

早在 2009 年,宓群和韩彦就产生了这种预想,并开始搜罗市面上值得投的互金项目,但却一直没看到特别合适的。直到在一次光速的企业家晚宴上,韩彦、宓群和时任去哪儿网 CEO 的庄辰超碰了面,宓群提出了孵化一个贷款导流平台的想法,得到了庄辰超的赞同。但当时的庄辰超还未辞去去哪儿网的职务,无暇完成这个设想。

不过,这个想法没有被搁置,只是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来把它变成现实。好巧不巧,叶大清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读金融学硕士时曾做过庄辰超的邻居,就职于 PayPal 时又结识宓群,成为了朋友。在寻觅其他合伙人时,宓群和庄辰超又找来了他们华东师大二附中的校友陆佳彦。

就这样,2011 年 10 月,叶大清、陆佳彦与另一名合伙人刘曹峰一起,在清华大学南门旁华清嘉园小区的一个狭窄的公寓里创办了融 360。2012 年 3 月,光速中国领投完成了对融 360 的 A 轮投资,并在之后的 2013 年和 2014 年接连跟投了 B 轮和 C 轮。

从 Capital One 到融 360

国内金融界人士对叶大清有一个戏称,叫“Capital One 离职群群主”。

这个称呼一半是玩笑,一半不是。因为叶大清确实是从 Capital One 离职后回国创业的,也确实是建立了一个 500 人的 Capital One 华人微信群,只不过这个群一开始与“离职”并无关系——但现在确实有三分之一的群成员已经离开了这家目前在美国金融行业内市值排名第一的传奇企业,回到了中国。

Capital One 是美国一家金融控股公司,专营信用卡、房屋贷款、汽车贷款、银行等金融产品,以其“数据崇拜”的公司文化而著称。其核心竞争力是用信息技术来全面驱动公司业务发展。

上世纪 90 年代就成为了华尔街明星的 Capital One,在对金融大数据和算法的运用层面确实已经领跑多年。伴随着一批又一批的西风东渐,2017 年,中国很多互联网企业开始谈大数据了。尤其是对于互联网金融这个赛道上的选手来说,对数据的处理能力关乎风控成效,也关乎真金白银。叶大清微信群中离职的那一部分旧日同僚,有蚂蚁金服网商银行风险的负责人余泉、小米金融信贷业务负责人陈曦、宜人贷原 CRO 潘奕婷、拍拍贷 COO 章峰、陆金所原副总经理姚志平等,他们回国后依然身居要职,而且也当然没有抛弃从 Capital One 学来的那一套,甚至干脆就把成为中国的 Capital One 立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

在 IPO 招股书里,融 360 把自己定义为一家带着人工智能元素的科技公司,数据服务将成为他们未来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Capital One 是一家大数据驱动的公司,它在创立之初可能还没有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红利,所以现在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完全有机会弯道超车。”宓群说。

融 360 给出的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超过 2000 家金融服务商在融 360 平台上发售超过 10 万个金融产品,其产品月活跃用户为 6360 万人。叶大清则在公开信中表示,融 360 最新的月活跃用户接近 9000 万,相当于国内网民规模的 1/7。

对于互金企业来说,谁掌握了数据和算法,谁就掌握了核心竞争力。但事实上,伴随着强监管政策的到来,国内企业在搜集数据方面所面临的压力也不容小觑。

“监管当然是必须的,但总体来讲,中国市场与欧美市场相比,有关信用方面的数据积累是非常匮乏的。中国经济要发展,就需要更多的优质数据,所以我们相信未来政策导向会趋近鼓励态度。”宓群说,而且,传统银行的信息库中只有用户的收入记录、工资记录、车贷、房贷记录等,“所以,未来如果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用户愿意将消费数据交给金融公司,将更利于互金平台从多维度评估风险,做好风控工作。”宓群表示将持续看好拥有大数据获取和分析处理能力的公司。

放弃的与错过的

10 月上市的趣店,因其互联网次级贷款、高利息小额借贷等业务的“吸血”性质而在上市当天就遭遇了一波公关危机,但因其与蚂蚁金服的财务和业务关系,股票价格一直未见颓势。相比之下,趣店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反而比融 360 更加出色。

宓群称,光速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不投校园贷,纵使在 2014、2015 年校园贷最火的时候也没投过。而趣店的前身“趣分期”曾是校园贷市场的创业公司之一,成立之初主要业务是向在校大学生提供购物分期贷款。

“趣店最早是朝这个方向(校园贷)做的,但后来在政策的管制下转型了,选择了与蚂蚁金服的合作。我们一开始没有投,其实判断上也是对的。”宓群淡然地表示,创业团队会根据时势扭转业务方向,但这对于投资人来说,也实在是无可预见的事了。

2016 年,趣店停掉了“趣分期”业务,宣布目标借款人从大学生转移到年轻消费者,转型向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领域发展。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趣店 CEO 罗敏所谓的“退出校园市场”有很大水分。趣店只是停止了线下地推,并对兼职地推员工进行大规模裁撤,这似乎并不影响学生用户,也未动到其“校园贷”产品的根基,学生仍然可以自由地在趣店上获得贷款。

“面对学生这类特殊人群,我们还是比较谨慎的,所以最早的时候我们没有碰这个领域。而且我认为中国的监管政策应该给予大学生更多保护。”宓群曾在美国有多年的求学及工作经历,他认为中美之间的社会差异决定了中国市场不应该直接照搬校园贷这种借贷形式。

“首先,美国社会普遍认为孩子 18 岁就成人了,一般就可以经济独立了。但中国这些孩子不是的,大部分大学生还需要家庭提供经济支持。”宓群说,其次,美国传统的无现金支付方式是使用信用卡,现金贷的业务体量比较有限,利率也在可控范围之内。最后,在遇到到期不还款的情况时,平台方一般会使用更合规和温和的手段催收,消费者的隐私可以得到保护。“所以这样看来,我觉得美国的现金贷平台还是有一定的发展前景的,但中国市场并非如此,反而更需谨慎。”

至于下一个阶段光速的投资方向,宓群表示可以借助融 360 的平台业务,接触到更多有价值的投资项目。“因为融 360 作为一个导流平台,实际上是这个行业的制高点。我们借助这个制高点,可以看到未来新的机会。”宓群介绍说,光速已经投出了新作“e 代理”,一家专注于海外资产配置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产品覆盖海外保险、投资移民、海外房产、海外基金等。

有数据显示,在央行征信系统里只有 3 亿多人具有信贷记录,主要集中在一线大城市。这意味着其他更多的人群得不到银行基本的金融服务。宓群相信这个行业还会有很多的机会。“没有一家 VC 可以投到每一只独角兽,而且对于光速这种做早期的基金来说,难度更是巨大的。”宓群说,光速每年的投资项目都非常有限,“只投最优秀的”,因为“精力有限,投那么多我们可能也帮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