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AI 领域的融资金额一笔胜一笔。李开复也曾提到过,“ AI 这么火,是个创业者都要包一个 AI 外套。 ” 但是,对于技术创新来说,没有一定时间的沉浸与思考如何和产业接轨,过于浮躁只会使得这一领域呈现泡沫化。

“ 中国跟风的投资人比较多,真正有技术背景的投资人却不多。随着热点的转移,过去投移动互联网的人现在投技术,但如果你没有产业链的积累,盲目投技术就会很危险。技术是全球竞争,不能只有一个国内的视野,很多时候是全球化竞争的。” 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在由安创空间(ARM Accelerator)举办的安创成长营第四期 Demo Day 中与动点科技分享了投资人如何用差异化的国际视野来看待技术创新。

耀途资本是一家风险投资基金公司,投资团队拥有丰富的中国与以色列高科技产业以及风险投资行业投资经验。其获得了高榕资本、多家 A 股上市公司核心股东、大众点评创始团队等知名基金以及产业资本的战略投资,并覆盖以色列与中国市场,专注于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行业。而杨光曾担任微软 Windows Mobile 开发工程师和日本欧姆龙人工智能组算法工程师等职务上,也曾担任香港世铭投资副总裁,以色列英飞尼迪集团高级投资经理。

耀途资本杨光
耀途资本杨光

《连线》杂志曾报道称:” 硬件初创企业是风险资本丑陋的私生子”,并指出资本对硬件的热度反复无常,且目前针对物联网领域的投资在下滑。但杨光却有不一样的见解,他首先表示看好物联网和 AI 并在投资相关领域。但同时他认为目前很多行业都谈不上 AI,因为缺乏数据积累,所以第一步需要先通过物联网把所有的数据联网。“九层之台” 起于 “垒土”,技术的发展需要数据还有硬件。而作为一个投资人,杨光在硬件和软件行业均有大量自己的投资轨迹,如 Lumus,BondIT, Corephotonics,Innoviz,Roadstar.ai,Intuition Robotics,艾漫,洋码头,畅圣科技,宝尊电商,有序科技,麦斯杰,爱拼机等项目的投资。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他偏爱在以色列投硬件公司,在国内则以投软件解决方案为主。

对此,他解释道,中国和欧美在技术创新上有差异。中国的创新主要是应用端,不太具备做底层创新的氛围,而在欧美,创业公司可以从底层做起。” 中国的科技巨头 BAT 是互联网模式,都是应用创新,但如 ARM 这样的硬件巨头很少。原因很简单,中国的创业公司讲的是流量、用户,基于人口红利,是一个从上往下走的模式。创业公司可以积累足够多的数据,然后在垂直领域做得很深,形成和 BAT 抗衡的资本。” 杨光指出,中国市场的庞大使得自身快速更新迭代,相比硬件,更适合软件开发。互联网时代,杨光参与了国内做进口电商的公司洋码头的投资,在 AI 狂潮的这两年,杨光也非常看好自动驾驶、金融、机器人、安防这几个方向,但他强调必须要垂直化。比如他在机器人方面投资了开发老年人陪伴机器人 ElliQ 的 Intuition Robotics ,在金融领域有投资智能投顾(机器人理财),大数据中控,反欺诈等应用。

“ 欧美则是从下往上走,如 MobileEye 花 8 年时间才出了第一款产品,融了 10 轮的钱才 IPO,这对于中国创业公司是很难想象的。因为中国的优秀工程师一般不愿意在创业公司花三五年做一个产品,而更希望在一两年之内就可以做出产品。” 杨光指出以色列没有很大的本土市场,所以更具备底层创新的氛围,大部分的创业者在做 to B 的服务,做从 0 到 1 的创新,这需要长时间的技术积累和创新。这样比较踏实的模式使得以色列的创业公司成为资本聚焦的香饽饽,而且在在市场上很容易做成行业巨头。

2015 年,耀途资本在以色列投资了一家 AR 公司 Lumus,目前其产品已经运用到医疗、军工、制造、建筑和游戏等众多领域,并于 2016 年 10 月获得了广达电脑、阿里巴巴、HTC 共同投资的新一轮融资。前不久,Lumus 与苹果电脑供应商广达电脑合作,杨光表示:“ 广达和 Lumus 的合作订单非常大,这个订单的数量让我们怀疑是苹果公司,因为现在市场上只有微软 AR 卖几万台,量非常小。” 杨光认为随着用户的需求不断升级,手机终端的屏幕已经不能扩大,所以 AR 一定会是一个趋势。等到该领域需求爆发的时候,此前的沉淀将会帮助其夺取更多市场份额。

此外,杨光表示也会在中国寻找硬件项目,但会综合考虑产业生态圈的成熟度。对此,杨光解释说:“ 同样估值的两家汽车电子项目,我会选择以色列公司,因为他们有成熟的生态圈,可以实际与车厂合作,但中国的项目很容易被资本追捧,抬高估值,而并没有实际落地到车里。” 中国有强大的消费和资本市场,以色列可以沉静下来做产品,杨光认为这是一个融合布局产业链的好机会:“ 我们在以色列投了 AR 的光学模组、双摄像头、3D 的传感器、深度摄像头等项目,他们受制于没有本地的消费市场,所以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去做底层的研发再找市场。这些项目过去是找欧美市场,但这几年包括像 ARM 这样的公司都会来中国寻找市场。此外,产业链也在向中国转移,如消费电子和汽车电子等,现在,三星、LG 的市场地位已经被华为、小米撼动。这个时候可以投资一些可以在中国被应用的国外底层技术,一方面投资会增值,一方面可以让中国的公司更早接触到优秀的底层技术。”

资本持续升温,不再只有投资机构盯着项目,如安创空间等孵化器也在积极投资布局产业链。虽然同样扮演投资人的角色,投资机构与孵化器却有一定区别。安创空间合伙人满坤曾指出,决定投资一个创业公司的关键因素不是流量,而是是否可带来更多合作可能性的产业资源。对此,杨光表示对于投资机构来说,除了产业背景,更多是考虑财务投资。“ 不管是资本还是孵化器,每家都有自己的产业资源,怎么样把资源放到一起把事情做大才是关键,所以筛选项目的标准也有不同的方向,如从安创空间的角度来讲更加关注跟 ARM 的生态合作,而对于我们来说更多是财务投资,比如我们投 AI 在行业里的应用是冲着财务回报去的。”

题图来自 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