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为了让你每天多留一会儿,Teambition年内要出六个大招

本月,团队协作工具 Teambition发布了敏捷研发专业模版,CEO齐俊元在发布会上透露说,还有另外五个专业模版在路上,将会在年内陆续发布。

相比去年五月的Teambition “协作,重新定义未来”客户大会,站在舞台上的齐俊元整个人明显看起来更自如,更“放得开”了。他学会了调动自己团队内熟悉的人带动整场的气氛,不时抛出几个能戳中观众笑点的梗,也不再在短暂的冷场中揉搓双手,眼神飘忽。

“俊元是个有些害羞的人。” Teambition 的员工在与笔者闲聊时说到。

Teambition这家由90后创办的公司已经在协作办公的细分赛道上跑进了前几名,但齐俊元作为创始人仍然保持着“有些害羞、十分谨慎”的状态。

去年8月,笔者在齐俊元的办公室里对他进行了第一次专访。在问出一个有些犀利的问题之后,齐俊元把手肘支在桌子上,十指交叉握拳顶在下巴下,保持着类似本文题图上的姿势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你问的这个问题很好,我之前没有想过,所以我要好好想一想。”他说。

8月的上海酷热难当,由齐俊元本人设计的办公室如同一片沙漠之中的小小绿洲。他对白色和蓝色的偏爱不仅体现在 Teambition 的所有产品和PPT中,更体现在这家公司所有的办公用品、陈设和周边中。

在这五分钟里,除了齐俊元与笔者之外,另外两名陪同的 Teambition 员工也没人插嘴,所有人任由这种“突发的思考”继续下去,窗外的蝉鸣声显得尤其刺耳,让人有些不安。

事实上,在笔者无数次对各色人等的专访经历中,这样长时间的“突然冷场”,有且只有这一次。特别是在有受访公司的公关部或市场部员工陪同的情况下,一般的CEO会巧妙地把自己没准备过的问题扯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去回答,不管是不是答非所问,一定要先把话语权抢过来。纵使CEO确实招架不及,公关人员也一定会及时解围,建议跳过问题,让对话先进行下去。

“俊元不想去敷衍任何一个问题,在他觉得自己没想清楚的时候他不会乱说。” Teambition 的公关在采访结束后悄悄对笔者说。

细分赛道上可以参考的先行者寥寥无几,齐俊元有太多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思考。虽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使用协作办公软件来提升团队效率,但许多人对于此类软件“粘性差、太抽象”的质疑仍然未有平息。

“这也是我们决定做这个敏捷研发专业模版的原因。”在今年1月的这场群访中,齐俊元面对五名记者,紧锣密鼓地谈了近两个小时,如同去年的冷场再也没出现。

齐俊元说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客户有需求,二是Teambition有需求。

“首先,Teambition 已经有五百万以上的用户量,这个基数比较大,所以需求也比较突出。”齐俊元说,很多用户反映,Teambition 是一个协作软件,但无法满足很多专业的需求。比如说,在一个IT部门内,一天会产生很多任务量,包括系统更新、查找bug、更改设计等等,有难有易,有急迫有不急,有的重要有的不重要,一个二十人的团队如果不能有效协作,很容易忙成一锅粥,而且任务完成得好不好、快不快很难统计,后期的绩效考核、陟罚臧否也很难进行。

“其次,Teambition 作为一个协作办公软件,自身也有很强的忧患意识。”齐俊元提到了一个很多业内人士都很头疼的问题——有些用户把协作软件看作一个“应付老板”的工具,只是每天上去签个到,写一下自己今天都干了啥,看看别人都进行得怎么样了而已,协作软件对于他们来说根本起不到辅助协作的作用。

“我们最苦恼的事情是,一个客服人员,一天工作8小时,7个小时都在客服的系统里,只有一个小时在协作系统里,那你怎么能指望协作的效率提高?他都不关心这个平台。”齐俊元说,Teambition 没有那种让大家“放下手头所有的软件,只用自己就够了”的野心,但是“只有当一个员工每天4个小时在专业工具里,4个小时在Teambition里的时候,我们这个协作的平台才有价值。”

那么如何让一个员工把一天的4个小时分给Teambition?齐俊元的思路是,让协作“由抽象变得具体”。新推出的敏捷研发模板主要由 5 个核心模块组成:需求、缺陷、迭代、日程、统计。在上文所提到的同一个“IT部门的场景”中,部门主管可以把所有诸如更改设计风格、更新系统、修改bug等的任务分门别类地标注在这个模版中,圈出应该执行任务的同事,规定任务需要完成的日期,评估任务的紧迫程度。

在任务完成后,主管可以确认归档,系统会自动评定任务的完成情况,并生成两个报告,一个是 “迭代报告”,一个是 “团队速率报告”。

迭代报告可以记录每个迭代的核心数据,分别从任务维度和 Story Point 维度去统计,包括计划要完成的量、实际完成的量、需求发生变更的量、缺陷修复的量。通过这些数据可以了解任务的完成度和评估迭代是否稳定。

团队速率报告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分析图,它描绘了整个团队每个冲刺完成的 Story Points,以及到当前为止累计平均完成的 Story Points。通过这两个数据可以判断每个阶段团队的产出是不是稳定,或者是不是逐渐提升,以及可以对整个团队的产能有比较清晰的认知。

今年即将到来的另外5个专业模版,也将奉行同样的理念。齐俊元说,不同的是它们将面向不同的“工作场景”。

“比如这个敏捷研发专业模版,它面向专业的研发团队,能够帮助研发团队与其它团队产生连接,提升研发团队的工作效率,节省跨部门的沟通成本。”齐俊元说,比如研发团队、市场团队、投资团队(每天需要看很多投资项目)等等。“我们不想像设计软件、剪辑软件、编程软件那样,去做一款专业的工具,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合并同类项,找到不同业务团队的共通场景。”齐俊元说。

那么,按照他的设想,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在一个企业中,有几个部门在用这个专业模版,而其他部门感觉没什么参与的必要。“我们没有严格地计算过,但我感觉差不多一百个人同时使用它会是比较舒服的状态。”齐俊元说。

“在Teambition 的销售记录中,几乎没有主动获客,大多数情况都是,一个企业中的某一个部门率先开始使用Teambition,觉得不错,然后推荐给其他部门,最后整个公司变成我们的付费用户。”齐俊元说,这个敏捷专业模版只是个开端,未来会开发出更多类似产品。

谈到企业用户,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去年Teambition 推出企业应用中心以来,很多声音在猜测,Teambition 的市场策略是否在向大企业客户倾斜。毕竟相比中小企业,大企业能够带来更多用户量,在付费能力上也更强。

“其实据我观察,服务大企业和服务中小企业还是有挺大的不同的。”齐俊元说,小企业喜欢“功能强大,什么都能干”的软件,但大企业的“目的性很强,就是带着问题来的,他们甚至懒得听你说你能做什么做什么,他们只想知道你能不能解决某一个特定的问题”。关于倾斜一说,齐俊元称,Teambition 其实只是增设了团队中服务大企业的人员,但“并没有匀其他的资源。”

最后,有意思的是,在Teambition 的大企业客户中,有一半左右是传统企业。这个数据也许超出了一般人的刻板印象。

“我觉得传统企业挺好的,很多人会以为,Teambition 是不是不愿意做传统企业,会觉得不够酷和新潮,我反而是恰恰最喜欢传统企业的,我拜访的客户最多的就是这些,而不是互联网的客户。”齐俊元说到这儿笑了,看起来很激动。

“比如说敏捷研发版本,如果能帮一个互联网公司提高20%的效率,那这套东西如果放到一个传统企业,我觉得起码能提升60%。”齐俊元说,“而且我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我自己接触的客户越来越多,平时也在外面上点‘乱七八糟’的课,我对经济和政治本身的理解,变得深刻多了。”

当一个害羞的人开始谈论宏大的话题,齐俊元似乎又回到了去年五月的那个舞台上。他以“阿波罗登月计划”作为开场,谈论这个依靠三十万人协作而实现的奇迹。台下的大部分记者和观众甚至比他更年长,当然也比他更沉稳——相比之下使得瘦弱的齐俊元看起来怀有格外强烈的感情,让人分辨不出是紧张还是激动。

“Teambition 希望能帮助伟大的企业以协作的方式来完成他们的目标。这才是国家真正需要的。这才是让咱们真正过上好日子的根本。”齐俊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