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 28 日中午 11:41,周鸿祎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九宫格大红基色配图的新动态,庆祝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 股上市。配文感谢党和政府、各级主管部门和领导、合作伙伴、用户、员工、家人和员工家属。图中的周鸿祎着红衣,戴红围巾,站在一片大红背景之前。

中午 11:59,一条评论从这条微博下的上千评论中脱颖而出,得到了最多的 735 个赞。“在美国市值 200 亿,回 A 股市值 2000 亿,敲钟第一天跌停。除了感谢党和政府,你最应该感谢的是 A 股股民。” 冷冷的文字后面还有一个小人摊手的表情。

借壳江南嘉捷电梯股份有限公司在 A 股上市后,360 股票首日以 65.67 元高开,随后一路低走,期间盘内一度跌停。最终以 56.92 元跌停价收盘。收盘后总市值 3850.1 亿元。与 2016 年 7 月 360 退市时估值 93 亿美元(约 610 亿人民币)相比,正式回归 A 股后,360 市值已经翻了 6 倍。

与一年半前离开美国的时候不同,周鸿祎本人与新的三六零都面临着更苦乐参半的局面。

退市

2015 年 12 月,奇虎 360 发布公告称,周鸿祎领衔的中资财团以 93 亿美元(约合 651 亿元人民币)全现金的私有化价格达成协议。买方团成员主要有中信国安、金砖丝路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泰康人寿、平安保险、阳光保险、New China Capital、华泰瑞联和 Huasheng Capital,及其附属机构。7 个多月后,奇虎 360 宣布私有化交易完成。

但据周鸿祎本人所说,当时退市价超过了发行价的 5 倍。在向买方团融了一部分资后,他又向以招行为首的银行财团借了三十多亿美元,自嘲已是 “中国最大的负翁”。这笔 93 亿美元的交易成为了当时中概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私有化交易。

关于为什么要耗巨资从美退市再回国上市,坊间有众多的分析。

据周鸿祎本人所说,使他萌生了退市想法的导火索,正是 2014 年由斯诺登爆出的 “棱镜门” 事件。在那之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政府都深刻意识到了 “网络安全的重要性”。于是便有了某国家监管部门领导和周鸿祎的一次聊天。该领导表达了国家对互联网安全的 “极大担忧和期望”,希望 360 回归承担起构建网络安全核心技术能力的企业责任,成为 “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力量”。

另一个更功利的因素,就是 360 对自身商业策略的调整。周鸿祎称,作为国内最大的个人安全公司,未来 360 将进军企业级安全市场,这意味着 360 必须从外资公司转变为内资公司。更重要的是,国家正在逐渐将军工安全对民间开放,这对 360 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遇。

另外还有众多当时中美商业环境的差异催生了这番劳苦的工程。诸如受 2014 年底美股大幅波动影响,中概股大幅回调,而相比互联网题材在当时的中国备受追捧,美国股市以机构投资者为主的中概股往往无法靠同样的故事获得满意的估值等等。

寻路

去年 7 月,一篇名为《人民想念周鸿祎》的文章被广泛地传播开来,甚至惊动了本尊。文中称他 “当年脚踢百度、拳打腾讯、鄙视阿里、顺手搅一搅雷军的局”,而今 “学会了闷声发大财,不再是人民想要的那个周鸿祎。”

红衣教主行事风格的改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 360 处境的改变。

2011 年奇虎 360 登陆纽交所时,上市首日股价即大涨 134.5%,市值高达 39.56 亿美元。2013 年市值超过 100 亿美元,一度成为市值仅次于腾讯和百度的中国第三大上市互联网公司,并在 2014 年 3 月创下每股 120.79 美元的巅峰。在纽交所上市的五年时间里,360 的净利润一直保持了 17 个季度的同比大幅增长,市值相比发行时增加了近 4 倍。

彼时风头无两的 360 没能太久地延续这场辉煌。2014 年经历了巅峰之后,360 股价从 120.79 美元一路下跌,曾创下 44.56 美元的 52 周最低价,市值近乎腰斩。

2015 年 6 月 17 日,360 宣布公司董事会接到私有化要约,退市的消息第一次在股民中间弥散开来,大家开始问 360 到底怎么了。

曾经从百度手中抢出 PC 搜索市场份额,与腾讯、阿里大打诉讼战,稳坐互联网安全服务头把交椅的 360,在移动互联网颠覆创业形势的 2014 年,没能复制 PC 时代的成功。

“安全卫士+浏览器+搜索” 的三级火箭模式在移动互联网的碎片化场景下收效甚微,“360 手机卫士+手机浏览器” 也未能复刻 PC 端的辉煌,移动互联网上的失利直接拉低了公司的股价。

2014 年底,周鸿祎先后两次累计投资 4.54 亿美元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但奇酷手机年销量不足 200 万台。最终更名 360 手机,年出货量也不过 500 万台。通过智能手机预装 360 相关产品,以硬件入口来承载公司移动战略的梦想也无疾而终。

在移动互联网战场上碰了壁的周鸿祎逐渐地把目光重新转移到了自己擅长的安全领域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红利倏忽即逝,360 总算是没错过人工智能的风口。儿童智能手表、老人手表、智能摄像机、安全路由器、儿童机器人等产品相继出炉,这种硬件+软件的打法后来成为了周鸿祎口中 “大安全” 概念的一部分。

改变

2017 年,周鸿祎在 ISC 2017 大会上提出了 “大安全” 的概念,从此这个词成为了红衣教主在各个公开场合中必提的词汇。“大家对 360 的理解不能只是免费杀毒、拦截骚扰电话,其实在今天的工业安全、社会安全、国家安全、网络战攻防方面 360 都能发挥重要的作用。”

周鸿祎颇为自豪地称 360 已经成为 “网络安全的国家队”,并透露与政府在军工方面也有许多合作。回归 A 股的前一天,全国政协委员周鸿祎还在走出人民大会堂的时候手持 360 N6 Pro 自拍了一张。照片中的他着衬衫领带,头顶悬着一颗瞩目的国徽。

与他在政治路途上顺风顺水的运势相左的,是周鸿祎被人民想起来后的无穷麻烦事儿。因为红黄蓝事件,他主动发微博推荐自家智能摄像头,并号召为全国幼儿园免费安装,谁知不久后被 92 年女生捅出水滴直播有借摄像头偷窥儿童隐私的嫌疑。

因为 92 年女生那篇口吻奇怪的文章,周鸿祎本人站出来与之相呛,颇有几分当年 “周大炮” 的风范,然而几个回合后竟然服了软——这在他年轻时的战斗中几乎是从未有过的现象——水滴直播被永久关闭,产品经理也发文认错。

这个周鸿祎口中这个 “尚未商业化的小项目” 让他陷入了一个大麻烦。他微博下称赞周总有社会责任感的声音一夜之间被指责 360 是个流氓软件的叫骂声淹没。

然而年关刚过水逆又来,360 旗下快视频陷入了侵权 B 站的风波之中。2 月 20 日新闻刚刚传出,一天之后全网已满是实锤。快视频承认了部分账号未经原创账号未经原创作者授权私自搬运其内容,但否认平台盗取 B 站 UP 主账号及密码。言下之意是只有百姓点灯,州官未曾放火。一时间质疑声、嘲骂声再次将快视频连同 360 和周鸿祎送上了风口浪尖。

与 92 年女生的那支小团队不同,B 站拥有大量极具创造力的粘性用户。发文前,笔者在 B 站搜索 “周鸿祎”,出现了 334 条数据,搜索 “快视频”,出现了 1000+条数据。仅仅通过视频封面就可以辨认出,它们几乎全部是以嘲弄侵权者为主题的。在这些视频中,快视频的 logo 被 PS 在各种角色或物体上,被反复击打、炮轰。周鸿祎的演讲、受访甚至直播视频,也成为了鬼畜区目前最钟爱的素材之一。

写下《人民想念周鸿祎》那篇文章的作者,大概并没有想到有一群年轻人针对他的斗争会这么快到来。那篇文章劝老周别老跟着网红玩直播了,多讲产品、讲创新,“大家都知道你是老炮儿”。文中还有一句有趣的话:不要整天跟那些老板、领导搞在一起,要走进群众、走进用户,你天生就是 2C 的人设,而不是 2B 的人设。

不知道 2C 的人设还在不在了。但是周鸿祎早就不是当年的周鸿祎了,360 也不是当年的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