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 7 月 21 日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到今年 3 月 14 日晚间辞去董事长职务,孙宏斌度过了万众瞩目的 236 天。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乐视的时候以 “白衣骑士” 的姿态入阵解围,先后注资 170 亿,但最终仍然难抵草草离局的命运。

狂澜既倒挽不住,大厦将倾扶不成。骑士的出现也没能将故事改写,乐视又重新成为了一个烂摊子。“人有时候要敢教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孙宏斌说。

就在孙宏斌的辞职公告被公布前几个小时,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300104,SZ)近期股票交易波动幅度较大,下午开市起停牌。理由是 “近期股价涨幅过大,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公司将就近期公司股票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必要的核查,核查完成后将复牌。”

这一次停牌,可以合理猜想,除了官方宣称的平抑风险的原因外,还很有可能考虑到了孙宏斌离职给股价带来的震动。而就在 16 日早盘,乐视网复牌后开盘跌停,报 5.93 元。

数据显示,截止 3 月 14 日收盘,乐视股价为 6.59 元,一个月内涨幅超过了 64%。这样的走势与一开始复牌后连续十几天跌停的历史记录相照,让人十分摸不着头脑。乐视股票自 2018 年 1 月 24 日复牌后至今,累计换手率已达 200% 以上,近五个交易日 (2018 年 3 月 8 日、9 日、12 日、13 日、14 日) 累计换手率达 40% 以上。

而且,目前看来,入局者还在不断增加。财新此前报道称,仅(1 月 24 日)复牌后的 13 个交易日内,乐视网的股东人数已较复牌前增加 81.6%。1 月 24 日复牌前,乐视网自然人股东人数为 18.5 万人,但截至 2 月 9 日,公司自然人股东数量已上升至 33.6 万人,这也意味着经过 13 个交易日,公司自然人股东已经增加了 15.1 万人。

对于这一现象,有分析认为,由于机构层面被监管层窗口指导不得任意平仓,造成自然人股东数量在乐视网复牌后快速上升,这也意味着游资和散户成为主要接盘力量。

从白衣骑士到堂吉柯德

“我和老贾,第一次用的词就是 ‘契合’,有共同的价值观,觉得特别亲、特别近。10 年以后,这个公司肯定挺好的。经过短暂的时间,有像兄弟一样的感情,也是一种化学反应。” 在与贾跃亭共同出席的第一场发布会上,孙宏斌说道。

从和贾跃亭的第一次见面到签协议,只有短短的 36 天。贾跃亭当时说了三点:“第一,孙总是非常真性情的;第二,也是非常仗义的;第三,是非常前瞻和非常战略性的。”

2017 年 1 月 13 日,乐视网发布了《关于公司重大事项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先生拟引入战略投资者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暨融创中国。

本次交易分为贾跃亭转让乐视网股份(涉及金额 60.41 亿元)、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老股转让和增资扩股方式,涉及金额 79.5 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转让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股权(涉及金额 10.5 亿元)三个部分。此外,在本次交易推进过程中,乐视致新向其他投资人股权融资 18.3 亿元。

融创战略入股乐视,一次性砸钱 150.41 亿元,其中投入 60.41 亿收购乐视网 8.61% 股权, 79.5 亿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 33.5% 股权,10.5 亿元收购乐视影业 15% 股权。按贾跃亭的说法,这笔钱当时就被用来还了银行贷款。

在 2017 年 5 月 22 日的融创中国 2017 股东大会上,孙宏斌还表示他丝毫没想得到乐视控制权。7 月 6 日,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十天后,孙宏斌公开表示支持贾跃亭,又五天后,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

这种甩锅式的大跳跃在很多人眼中似乎是乐视网的临死挣扎,但比当初孙宏斌江湖救急的举动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这次居然又接锅了。“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上任后,孙宏斌提出了乐视接下来的发展思路:聚焦于大屏生态,分众自制、内容开放,继续推进 Open Eco 战略。乐视上市体系会彻底抛弃原来的 “生态化反” 战略,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和乐视影业将成为乐视的核心业务板块。

一个多月后,孙宏斌当着众人的面,泪洒融创业绩发布会。这时候的他还在边哭边帮贾跃亭在美国买房的事开脱。“他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一点得承认。他卖股票卖了 100 亿,买套房子也是应该的。”

就在他哭完后的当月,乐视网更名为 “新乐视”,目的是让上市公司体系和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更彻底地完成切割。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乐视的 “去贾跃亭化”。但新的乐视还未走出旧的阴影,孙宏斌的那张旧支票已无法再驱动贾跃亭的货船。

一个无底洞在孙宏斌的面前张开了血盆大口。11 月 15 日,融创房地产与乐视网签订委托担保协议,为乐视网现有债务及新增债务提供总额不超过人民币 30 亿元的担保。

同时,融创中国向乐视致新与乐视网分别借款 5 亿元和 12.9 亿元,用于一般运营资金。12 月 25 日,融创旗下公司嘉睿汇鑫增资 3 亿元给乐视影业,交易完成后,融创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从疾驰救援到黄袍加身的孙宏斌终于完成了他在乐视 170 亿元的巨额充值。

从下周回国到太太出马

3 月 12 日,贾跃亭发布了一条白雪红车主题的九宫格微博,配文是 “明尼苏达州,FF 91 冬季高寒测试进行中。”

有分析人士称,乐视网最近的反常涨停或与这条微博有关。而且,据北京商报消息称,法拉第未来的关联公司在广州新注册了一家名为睿驰智能的公司,拟进行车辆研发等业务。有业内人事分析,这或许是贾跃亭在为国内投产电动车所做的准备。

工商资料显示,睿驰智能成立于 2018 年 2 月 12 日,注册地址为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 171 号 9 楼(仅限办公用途),注册资本 3 亿美元。公司主要人员包括丁大巍、吴黎、王志刚。睿驰智能的业务大多与汽车相关,经营范围包含汽车销售、汽车零配件设计服务、汽车维修工具设计服务等。

睿驰智能惟一股东为 SMART MOBILITY。据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披露的资料显示,SMART MOBILITY 成立于 2016 年 10 月 20 日,该公司属于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SMART MOBILITY 原来的名称为 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ied,中文名称为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法法汽车生态”)。

资料显示,法法汽车生态为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法法中国”)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 95%。也就是说,睿驰智能为法法中国的兄弟企业。法法中国成立于 2017 年 3 月 3 日,注册资本为 5000 万元,从企业类型看,是一家 “台港澳与境内合资” 的有限责任公司。法法中国董事长为王佳伟。据了解,法拉第未来官方微博认证的公司正是法法中国,法拉第未来发布声明和有关产品消息等渠道也是该微博。另外,法法中国的另外一个股东为法法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该公司于 2017 年 5 月 24 日变更为 “乐视汽车科技(北京)公司”。

出海避债的贾跃亭真要开着跑车回归了?动点科技此前曾对这辆神秘的跑车进行过诸多的报道。据了解,FF 91 在中国地区的售价将超 200 万。预计在 2018 年底,或 2019 年有望在中国上路。

去年 7 月 4 日,贾跃亭以会见乐视汽车和 FF 团队的名义出走洛杉矶,这一走便一去不回。7 月 6 日上午,贾跃亭在个人公众号 发声称 “我会尽责到底”,下午便辞去了上市公司乐视网的一切职务 。13 日,放出声音称 “下周回国”,但事实证明这不过又是一次对他自己信用值的透支。

随着乐视的缺口越来越大,债主们终于盼来了来自上层的监管之拳。12 月 11 日,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12 月 25 日,北京证监局发布通告,责令乐视网前任董事长贾跃亭于 12 月 31 日前回国,然而几天后却仅仅等来了他的夫人。

甘薇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受贾跃亭委托负责他在国内的债务问题,并澄清道:“贾跃亭减持股票的钱(减持所得 97 亿,缴税 20 亿)和质押股票的贷款(质押贷款余额 69 亿,2014 年至今利息支出 17.4 亿),股权投资约 16 亿,经营投入约 152 亿。不但没用于个人及家庭使用,还替公司担保 100 多亿,个人及家庭两套房产和资产都被冻结,负债累累。我将与债务小组全力以赴解决债务问题。”

在大洋彼岸的贾跃亭向北京证监局回函称:虽然非上市公司的股东承担有限责任,非上市公司所欠上市公司的债务从法律上讲不应由我个人承担,但是出于对上市公司的情感和责任,我自愿由我个人全部承担,并拿出我的一切来解决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债务问题。

“再次向社会公开郑重承诺,针对债务问题,我会尽责到底。” 贾跃亭又一次说。

白衣骑士最终在临走的时候也没再见到那个他花了 170 亿驰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