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如果一家初创科技公司既做硬件、又做软件、做芯片,肯定会被质疑,或许还会被称为 “疯子”、“骗子”。原因很简单,中国作为一个流量大国,底层创新氛围并不浓厚,而且初创公司打法以切入细分领域为主。这样软硬件都是自己研发的风格不是主流。不过,再不可思议的领域,也会有人挑战,Rokid 就是这样的一个特立独行者。

Rokid 成立于 2014 年,是一家专注人机交互技术研究和人工智能软硬件产品开发的科技创新型企业,产品涵盖智能家庭机器人、智能音箱、增强现实(AR)眼镜,以及人工智能应用与服务。Rokid 的核心技术包括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NLP)、图像识别等。2017 年,Rokid 携手阿里云共同推出全栈语音开放平台,为业界提供一站式语音解决方案和开发者平台,面向全行业开放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义理解、声纹识别、麦克风阵列、信号分析处理等多项技术。今年,Rokid 又推出了自己的芯片 KANIMO18。

有的人把 Rokid 定义为一个智能音箱厂商,显然这是很局限的。那么,集智能硬件、人工智能算法软件、芯片于一体的 Rokid 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理解?一家做智能音箱的公司为什么要做芯片?一个初创公司做如此大体量的业务赚钱吗,是不是亏损很多?这三个问题也许是目前外界对 Rokid 最多的疑问。

近日,动点科技便采访了 Rokid 联合创始人王舜德,他向记者一一解释了这些疑问。

Rokid 为什么 “什么都做”?

首先,对于 Rokid 定义的迷惑,王舜德做了说明:“我们整个思路没变过。” 而这个思路指的是从产品出发,但这个产品不仅指的是 Rokid 自己的智能音箱,还有其他有潜力的产品市场。“我们不想自己的语音识别技术单单是我们产品才用得上。对于别的硬件产品,我们也可以赋予语音识别的能量。所以我们是一个分享者。” 王舜德这样解释 Rokid 的人工智能 OS。

我们对于开放平台并不陌生,不过做开放平台这样横向扩展的事情似乎是科技巨头更有胆量做的事,如 DuerOS。就如文章开头提到,创业公司一般是纵向的在一个领域深耕。不过,王舜德表示:“我们看到未来整个发展趋势是建大平台供社区开发人员发展,所以我们希望可以让开发者标准化。” 据王舜德介绍,没有标准化的工具箱,则需要做很多本地化、用户画像。对于初创企业而言没有很多时间和精力做这些事情。而通过 Rokid 的研发平台,你可以省去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

Rokid 芯片有什么不同?

做事情一定会做全套是 Rokid 的风格。那么,既然要做开放平台,芯片作为一个小的硬件载体也是必不可少。“从产品的角度来考虑,如果要将我们的语音识别系统赋予硬件,很多人会问芯片是不是很贵。” 他回忆道,“我们的第一个产品 Alien 用的是三星的芯片,性能好,但特贵。第二个是 Pebble,我们用的是高通的芯片,成本会相对之前好些,但依旧居高不下,我们不满意。” 这个不满意让 Rokid 探索自行研发 AI 芯片,“我们自己的芯片产品在设计端高度集成,帮助降低了很多成本,这对于我们提供语音服务有很好的助推作用。”

当然,Rokid 也不是目前市面上唯一一家自己做芯片的语音公司。基于成本的考虑和现在市面上语音解决方案公司向开放平台靠拢的趋势,一些有资金实力的创业公司也在准备研发自己的芯片,如思必驰。不过与这些芯片的新起之秀相比,Rokid 在芯片方面已经可以量产与应用而不是停留在概念阶段。“我们已经有新品出来,6 月底一批芯片已经给合作伙伴使用。我们的优势是从产品来,不是停留在概念上,而是交付结果。” 王舜德说。

不过,整个市场上,能够自己做芯片或者有意愿做的语音初创公司依旧寥寥无几。“其实这条路蛮长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中国创业公司不想做。” 王舜德表示 “时间长、投入大” 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的原因。“很多人创业都希望做 3、5 年,公司可以上市。但我们这件事需要持续做下去,等待时代到来。” 他说。国内的创业更偏重流量,不擅长底层创新。所以,市面上做芯片比较多的是国外公司。“我觉得不是海外大公司才能做 OS 和芯片,我们国内也有人才,AI 解决方案和内容需求。” 他说。“但团队人才是一个永远的瓶颈。从人才的角度看,我们投入是蛮高的,因为都是精挑细选的。”“投入大” 除了团队还有资金,“我觉得整个流程可以是做出结果、资金回来、吸引人才。” 他说。

亏钱?赚钱?

“有没有盈利,有没有销售,亏那么多怎么办?” 这些问题经常被抛给 Rokid。对于这些问题,王舜德表示,一个底层创新的初创公司在前期阶段,其商业模式并不是非常严格。而且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样的项目也不是投了就可以迅速产生回报的。“但是我们可以在以后安装量很大的时候,影响所有硬件。” 他认为做底层创新的公司并不急于一时的收入,而是着眼于未来的爆发点。其实,这种思路类似以色列的底层创新精神,就像 Mobileye “挣扎” 地撑过八年寂寞的研发时间,最后一出鞘则是惊艳四座。

那么,对于目前没有明确、持久造血能力的 Rokid,融资则是很重要的供血途径。在天使阶段,Rokid 就获得 IDG、Linear Venture 等机构的青睐。2018 年,Rokid 完成新一轮由淡马锡领投,瑞士信贷、CDIB、IDG 等机构跟投的亿级美元融资。

不过,随着 AI 的发展,资本开始逐渐冷却,AI 公司已经失去了前两年的投资泡沫。那么,Rokid 是否会遇到融资难的问题?“我觉得不是没有资金,而是资金没有找到好的公司。能量低的公司永远很难融到钱,所以融资寒冬这些话每年都会听到,但每年好的公司依旧在融钱。” 王舜德说。

他认为,一个初创公司,或者说像 AI 公司最重要的是说需要交付结果,也就是做出来产品,而不是一直停留在一个非常酷炫的概念。这是投资人要看的,也是一个创业公司的素质。“投资人是有偏好的,有很多投资人喜欢我们做好底层的踏实。所以我觉得这不是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 不过,他也强调:“当然,也不是说我融到非常多的钱就是成功。那不是一个创业公司,创业肯定要做出成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