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助力外骨骼机器人

据 Analysys 易观发布的《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趋势预测 2017-2019》显示,2018 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 122.9 亿元人民币。如何借力 AI 分这块大蛋糕呢?

“如果说在我的朋友圈里,让大家投票选出最不可能创业的人,这个人一定是我。” 博灵机器人创始人张萌说。

这个带有典型理工科技术气息的清华学子,将最近六年的时间贡献给了国际上顶尖的工业机器人公司、协作机器人的开创者 Rethink Robotics。直到某位在清华执教的师兄对张萌所在的这家机器人公司的造访,打破了其平静的职业生涯。“师兄问我是否考虑回国创业,博灵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张萌说。

2017 年,定位为外骨骼机器人和健康管理与干预训练整体解决方案提供者的博灵机器人诞生了。对于张萌这个技术人来说,要一个人撑起整个项目商业落地的话的确会感觉 “赶鸭子上架”。“创业往往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得成的事情,兼懂技术、运营、市场、销售、财务的全才可遇而不可求。” 因此博灵汇集了一批来自美国、英国、法国、中国顶尖学校机器人专业、运动医学专业、人工智能专业专家,及拥有丰富本土运作经验的运营团队。博灵的愿景是凭借其世界先进的控制系统、人工智能等机器人核心技术,致力于外骨骼机器人的创新研发。产品将应用于大健康领域下的健康管理、医疗康复多个子领域,并希望通过研发的各类机器人产品为人们提供更美好的生活。

其实,根据博灵的定位,我们很容易将其理解为康复机器人。毕竟,说起外骨骼机器人,如傅利叶、大艾、司羿智能等品牌为代表的康复型外骨骼机器人更容易让人理解。那么,这也是博灵的打算吗?张萌解释道:不全是。

据他介绍,博灵的定位是大健康领域的服务机器人而不是康复机器人。严格来说,康复机器人算是服务机器人这个领域的一个子分类。“医疗康复市场有自身的特点,市场教育需要花时间,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相当高。与之相比,从其它方向切入的市场成本会低一些。当然,康复机器人作为医疗服务机器人一个主要的分类,我们也会以其来建立品牌价值和技术壁垒。” 张萌说。简单来说,与很多直接切入康复市场的机器人公司不一样,博灵的市场策略是循序渐进,从大类别切入,再在细分市场站稳。

当然这样的考虑也和张萌的个人经历相关,“我之前做的是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在和人直接交互这方面可以从工业机器人借鉴很多技术经验。” 其次,市场表现方面也让张萌感觉该领域可大有作为。” 服务机器人领域下的大多数行业都处于早期阶段,现在大家都在寻找各类服务机器人真正的应用场景。” 张萌介绍道。另一方面,因为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推动和政策、资本的助力,目前,服务机器人市场发展势头非常迅猛。根据 Analysys 易观发布的《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趋势预测 2017-2019》显示,2018 年中国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 122.9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7.2% 。

前不久,刚成立一年左右,且已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的博灵已经推出两款可穿戴式健康管理协作机器人:行走助力外骨骼和运动数据采集外骨骼。

据悉,外骨骼机器人将机器人的 “体力” 与人的智力结合,将感知、规划和执行融为一体。博灵在此款机器人中应用了柔性关节驱动技术,据悉,其是全球首发柔性关节驱动技术服务机器人。“我们能够做到柔性可调,而且是在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 张萌介绍说。此外,博灵也通过传感器和算法,收集使用者行走时的运动数据,准确获取姿态信息,以此重建高精度的人体运动模型,模拟人体接下来的步态,进而帮助使用者进行健康评估。行走助力外骨骼覆盖了康复所需的主要功能:姿态检测、行走助力、姿态矫正,完全具备进入康复领域的潜力。

行走助力外骨骼主要的应用方向是养老等大健康应用场景,主要客户是养老机构。“当人的行走能力下降时,活动量也相应下降,在经过了一个拐点以后,他的体重管理、健康管理就会成为非常大的挑战。所以我们希望用这种方式,在拐点到来之前,帮助更多的人维持运动量,提升生活品质。” 张萌表示。比如一位老人需要活动的时候,穿戴上这个设备后即可在动平地、楼梯、上下坡等常见地形独立、自由地行动。而在使用过程中,人工智能技术会自主分析采集到的数据,机器人会逐步更加了解人的使用习惯,越来越懂佩戴者本人的需求。

运动数据采集外骨骼机器人

另外一个是健康管理协作外骨骼机器人,主要应用于运动健身领域,主要客户是一些健身场景的用户等。通过采集佩戴者的运动数据,可以帮助运动者更好地检测和评估运动行为,测试运动表现和运动能力,预防运动伤害,给出个性化的运动方案指导。比如说用户进入到健身场景,穿戴好产品后,系统会引导使用者经历一整套体适能评估流程,随后基于这些数据给出建议和运动规划,用户可以在移动端 App 上看到相关的报告和建议。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款产品实现了检测、评估到干预的闭环,这在外骨骼机器人实践中是一个很新的尝试,目前更多的外骨骼机器人主要集中在助力行走这一个单独的功能方面。

我们可以发现,上述两款产品的逻辑和现在的智能手表等智能硬件类似。张萌非常认同的表示,目前所有的智能硬件公司简单来讲都是数据公司。“纯卖硬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智能硬件时代。硬件会产生相当多的数据,这些数据会产生更大的能量,再以服务的形式反馈给使用者。” 张萌认为:硬件不应该是整个商业模式的终点,而应该是起点。“我们希望以硬件作为终端和载体来提供完善且完整的服务。” 他表示商业模式上目前正在考虑如何以服务为导向。

而抽丝剥茧的说,博灵本质上是一家 AI 公司,这决定了数据的收集和运用是公司成功的关键。张萌认为做好这两件事的关键是:一,收集大量、多维度、有用的数据;“如果担心数据质量,我们就需要让作为节点的独立硬件自身拥有能力去过滤垃圾数据,同时保证上传的数据是稳定的、可靠的、有效的、匿名化的。” 二,用最好的算法进行分析。在这方面,张萌强调人工智能算法的加入应该透明到让用户几乎感觉不到。“我们一直认为人工智能的存在感应该很弱才对,对于普通的使用者来说,它不应该是一个非常突兀的存在,而是让一切变得更加自然。用户穿上以后,想走就走,想停就停。”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