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贩卖咖啡机在国内已不足为奇,如何在这一玩家众多的领域中脱颖而出?

随着国内咖啡市场不断被挖掘,有像瑞幸般野蛮生长的咖啡品牌,也有众多为便利实惠而生的自助售卖机,在咖啡还没有成为国人主流饮品之前,这场抢夺市场份额的战争永远不会停歇,烧钱不一定笑到最后,往往与众不同的才能出奇制胜。

近日,动点科技采访到了全自动智能现磨咖啡贩卖机服务商——咖啡码头创始人丁春馨。他同时也是上海舒实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上海闿鑫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拥有丰富的酒店、影院、便利店客户资源。谈及咖啡码头的与众不同之处,除了相对于传统投币刷卡贩卖机变成了智能化点单和互联网支付功能外,他提到咖啡码头有三个特点:

  • 1)研发了无钥匙管理的专利技术,摄像头全程监控清理,添加原料等过程,以降低食品安全问题。
  • 2)咖啡码头机器上拥有核心专利的制冰技术,目前大部分自动咖啡机最多只能做成冷饮,但是不能加冰块,咖啡码头可以实现自动加冰功能。
  • 3)智能冲泡器和磨豆机拥有相关专利。具体功能表现在目前市面上的自动贩卖机采用的是意大利技术,一次只能磨豆 8 克,如果要大杯,制作过程需要 1 分半– 2 分钟,咖啡码头一次冲泡 25 克咖啡豆只需要 45 秒钟。除了提高了效率最主要的一点是,可以保证品质标准化,不管多少咖啡豆都能保证冲泡压力和温度的统一。

“我们是目前行业里面唯一有成熟的制冰系统,这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的。目前我们也是唯一一家既生产机器又运营的。运营是指我们投放出去,之后还要负责这台机器的维护。” 丁春馨强调。他提到,为研发制冰系统和提高机器的稳定性,硬件技术团队反复的试验调试时间长达半年。

丁春馨说在 2015 年,咖啡码头刚推出时,市面上并没有几家在做自动咖啡售卖机。2016 年这一行业突然变得火热,资本也开始关注。竞争者的增多,意味着点位竞争、成本控制、人员精简等多方面的竞争。很多自动咖啡机求简去繁,逐渐放弃现磨、萃取等繁琐步骤以便减少成本、快速铺张。而咖啡码头却背道而驰,在其他咖啡机越做越小的同时,它却越做越大,有 43 寸大屏幕以外,现磨、萃取、过滤、冷泡步骤一个不少反而越来越精细,咖啡豆和奶粉也精挑细选。面对成本的压力,丁春馨不以为意:“我的产品要 good enough ,才能去和别人竞争,我不能马马虎虎的去,没有底气。”

据介绍,咖啡码头推出包含咖啡果汁共 16 款饮品,用户可通过微信扫码或 APP 端扫码选购下单。饮品的客单价 10 元左右,单台机器可服务周边 1500 位消费者。运营至今,咖啡码头共铺设超 300 台设备,累计注册用户超 30 万。

商业模式方面,“咖啡码头” 以上海自营,全国各地城市加盟代理的形式对外运营。在自营方面,“咖啡码头” 具备强有力的渠道能力。丁春馨凭借多年商业地产的经验和人脉在上海办公楼、商业区、高校、健身房等多种区域铺设点位。据实践发现,丁春馨发现,高校竟是效果最好的一个点位,他分析原因有三:一是高校学生乐于接受新鲜事物,二是价格相对符合定位,三是高校环境相对封闭,人流量大。

高校这一风水宝地被发觉之后,丁春馨将推广的重点放在这一块,目前已入驻了上海近三十所高校,成为在高校内普及率最高的自动咖啡售卖机。

咖啡码头目标是打造咖啡品牌,通过自己打造的自动贩卖机的布点,以性价比更高的咖啡让用户认识到咖啡码头,根据咖啡码头测算,自动贩卖机的市场份额很大。以上海为例,即使按照经营状况优秀的高标准点位,也需要 500010000 台才趋于饱和。目前咖啡码头的主要盈利模式包括:咖啡机售卖或者租赁,售卖咖啡豆提成,以及自助贩卖机拥有 43 寸大屏幕所带来的广告收入。

咖啡码头拥有 43 寸大屏幕也是其区别于其他咖啡机的鲜明特点,丁春馨也多次想在此做文章。据了解,咖啡码头与入驻超市合作,在顾客等候咖啡时通过屏幕进行互动玩游戏可以获得相应优惠券。在未来,丁春馨想通过屏幕互动实现更多咖啡购买的方式,例如通过小程序或 APP 下单之后,在咖啡机输入密码领取;送礼物或者跟某人告白也可以通过送一杯咖啡的方式在屏幕上呈现。“到时候,咖啡码头就不仅是一台售卖咖啡的机器,它也是一台承载娱乐和社交功能的机器。丁春馨说道。

除此之外,丁春馨介绍,通过微信或 APP 入口,每一个顾客在每一台机器的每一次下单行为,都有数据资料的累积,咖啡码头将掌控大数据二次开发带来的附加价值。用数据给消费者画像,从精准营销、实现平台化角度来讲,提供了未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据了解,咖啡码头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分别获得两轮融资。目前团队接近 40 人,一半员工为技术运维人员。

自动咖啡售卖机这一行业虽火热,但仍未决出胜负。产品的质量把控、机器的稳定可靠、渠道的通畅灵活都将成为制胜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