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作的画拍出了 40 多万美金,那么 AI 谱的曲表现几何?

当 AI 能够看穿作曲家规律,艺术也成为了它向人类挑战的又一盘棋。

上面的这幅画作叫《Edmond de Belamy》,乍一看可能是某位古代大师的作品,但其实它是由 AI 通过算法绘制而成。近日,它以 $432,500 美元的高价拍出,创历史新高。但属于 AI 创造的人类世界艺术品范畴并不只是画作而已,音乐就是如此,像巴赫这样的作曲家,他们通常遵循一种清晰、阶梯式的流程,很容易开发出一种算法。因此以目前的趋势来看,艺术创作正在变成被人工智能算法“攻城略地”的下一领域,尽管之前,这被认为是机器无法代替人类完成的为数不多的领域禁地。

今天,动点科技就来为大家介绍另一个团队所创造的人工智能——它所创作的配乐可以以假乱真甚至发售了专辑。

AIVA Technologyies 发明创造的是一种人工智能产品,它能够为电影、视频游戏、商业广告和任何类型的娱乐内容创作配乐。 AIVA 通过阅读大量伟大的作曲家创作的音乐来学习音乐创作艺术,比如:莫扎特、贝多芬、巴赫,以此建立一个数学模型来学习“什么是音乐”。即 AIVA 能够仅仅通过现有的音乐作品,来捕捉到音乐理论的概念。我们先来看(听)几段它谱写的专辑中的作品吧(点击图片可传送至专辑页面):

AIVA 的制作团队表示,上面这张名叫《艾娲》的专辑名字具有特定的含义。“艾”寓意“长者”,同时也代表 AIVA 是学习自历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娲”来自“女娲”,女娲创造了人类而 AIVA (艾娲)则创造音乐。另外,这也给它在中国市场的登陆披上了一层接地气的外衣。

来自该团队的安山特地向动点科技强调说:AIVA 不是用 “强化学习技术”, AIVA 背后的技术是基于使用强化学习技术的深度学习运算法则。深度学习是机器学习的一种特殊类型,通过对多层“神经网络”进行编程,可以在不同的输入点和输出点之间处理信息。这使得人工智能能够理解和建模数据中的复杂的抽象性,比如旋律中的模式或一个人脸上的特征。更直观的解释,我们可以看看下面这张例图:

有音乐大师参与并且加入了机器学习人类曲库的功能后,AIVA 甚至可以比我们更加理解莫扎特、贝多芬、巴赫等古典先驱。

对于为什么选择古典音乐作为专辑创作的类型时,安山解释道:“这些的音乐版权都是已经失效的。虽然 AIVA 所听和学习的音乐确实是没有版权的,但它自己的作品并不在公共领域,因为它们是在法国作曲家协会( SACEM )下注册的。”当然,除了最开始对古典音乐的探索,该团队也在教授其人工智能学习任何风格的音乐。现代音乐所提出的挑战不是作曲本身,而是乐器仪器和声音设计。

此外,AIVA 的创造者希望通过人类和机器将合作来达到他们的创造潜力,而不是互相取代。安山雄心勃勃地告诉我们,“AIVA 最终会创造出提供技术支持的音乐引擎,通过 AI 提供大量的音乐创意来增强作曲家的创作能力。”

至于下一步,该团队还要创造出独特的声音,使他们的音乐在人工智能中脱颖而出并达到人的水平,商业模式则暂时不做考虑。据悉,AIVA 团队位于法国,拥有数十人,他们的产品得到了法国作曲家协会( SACEM )的资格认证,成为人工智能领域首个获得国际认证的虚拟作曲家,并且还得到过卢森堡总理的大加称赞。资本方面则是由当地的 Luxinnovation 孵化器提供支持。

其实,用人工智能代替艺术家的工作并非天方夜谭,此前美国歌手、网络红人泰琳·萨顿 Taryn Southern 就曾表示,她准备制作一张名为 “I AM AI” 的专辑。据称,这将是世界第一张由 AI 作曲的专辑。目前,其首支名为 《Break Free》 的歌曲已经发布,萨顿使用的 AI 音乐制作软件由 Amper 开发,当用户通过它输入比如情绪、风格、节拍在内的变量以后,AI 就会开始自动谱曲。比如说,你可以告诉它,让它创作一首摇滚风格的悲伤一点的歌曲,它就会照办。

由此可见,人机耦合的时代正在到来,这正如开头我们提到的那幅 AI 创作的天价油画右下角签名刻着的那样——“艺术创造不只是人类的专属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