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越号:它让机器人帮图书馆管理员干了点“粗活” | 创业

图片来源:pixabay

“无人化管理”意味着图书管理员要失业吗?NO!

说起 RFID 的应用,很多人应该会想到无人零售。和这些火热的应用行业相比,图书馆的图书盘点和分拣,可能很多人并不感兴趣。但是,这个看起来天花板很低的小众行业却也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一个图书馆每年损失图书差不多在百分之十五甚至更多,一本书的价格按照 40 元算,一个图书馆会损失几十万。中国有数千家图书馆,这是一笔很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鱼越号智能科技的总经理李冰说。“图书馆以前没有有效的盘点方式。传统的就是人为盘点,但是一般图书馆的人手是不够的。现在机器人可以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李冰说。“现在图书馆虽然增大了,但是编制却没有增加。而且管理员更多的是对外工作,重复性劳动力应该让机器人去完成。”她说。

李冰在从事图书馆相关行业十几年,她认为未来的图书馆一定是无人化管理。所以,2015年,她与同事、担任研发总监的陈禹共同创立了鱼越号。鱼越号是一家致力于将人工智能、大数据、RFID 应用于图书、文化和教育的企业。三年来,其仅有过一轮 100 万元的天使轮融资,鱼越号在持续造血能力方面有一定的实力。

盘点机器人

鱼越号的产品主要有两种功能性机器人:图书盘点机器人和图书分拣机器人。当晚上寂静无人的时候,盘点机器人开始工作,对整个图书馆的书籍情况进行整理。不过首先,用户需要在后台系统给机器人进行行走路径规划,机器人会在需要盘点的时间按照路径走到书架面前,机器人上面的扫描天线会识别每本书上的 RFID 标签以确认书的状态。“机器人拍完后会将数据上传图书馆的服务器上,工作人员第二天早上来打开电脑就能收看相关的情况。”李冰介绍道,鱼越号做了可视化的数据报告,如饼状图或者表格,图书情况一目了然。

当读者来到图书馆找书时,他可以现在页面上搜索这本书的状态,了解书是否在馆内。如果在的话,读者可以再点击一次界面,系统会告诉读者书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而且还有读者还可以扫面相关的二维码,直接导航到书的具体位置。而这些数据信息来源主要是通过盘点机器人获取的。据介绍,盘点机器人的准确率达到了 97%,超高频 RFID 机器人能做到每小时盘点 34000本。不过目前盘点机器人只能在一层楼上工作,李冰表示接下来会研发可以爬楼梯的图书馆机器人。

分拣机器人

鱼越号的图书分拣机器人主要用于对读者归还的书籍进行分类。当读者把书还到图书馆后,机器人就通过识别标签进行分类,因为图书馆后台在为每本书贴标签的时候已经分好类别,如文学类、科学类、体育类等。机器人将书分到相应的传输带上,最后将书放在相应的分类箱里。据悉,鱼越号分拣机器人的分拣准确率达到 99% 以上,平均每分钟能分拣 15 本书。相比于人为分拣,不仅在效率上提高,准确度方面也有很明显的优势。

其实无论是机器人还是 RFID 技术,都不算特别新颖,但是盘点的应用场景+RFID 所打造的机器人就是形成一个了新鲜的命题。首先,就机器人层面来说,目前大部分图书馆已经有引导的机器人或者是自助办理读者证的机器人,但是为盘点而生的机器人,目前国内落地的企业屈指可数。“现在做这个事情的全球加起来也就只有三家产品出来了并且落地,一家是日本的企业,一家是新加坡的企业。新加坡的那家企业将产品卖给了新加坡公立图书馆,一个产品价格是 150 万人民币,而我们的价格是 30 万元。”李冰表示于同类友商相比,鱼越号在价格上的优势非常明显。

此外,国内学术界也有取得相关的实践成果。不过,李冰认为:“如果你做淘宝只是用于申请专项经费,你不会用最好的服务器,你也不会把平台的量造得非常大,但是你把淘宝作为一个产品来打造,它所有的参数就不同了。”她表示以后会有新的企业进入到这个行业,但是却没有捷径可以走。每个公司都需要经过一段研发产品的时间。

当然,鱼越号的盘点机器人也是经过了几次迭代经验后形成的成熟产品。“我们做盘点已经十几年了,从刚开始的时候的手持盘点,到小推车盘点,再到给小推车点上加了一个机械臂手,最后到现在完全机器人盘点,这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李冰说。而产品的不断迭代过程是不可避免的,“读取率、成功率等都是要经过很多 bug 的修复才能慢慢实现。”她补充说道。

接下来,据李冰透露,鱼越号的盘点机器人会加上图像识别技术。“虽然中国 70% 的图书馆都完成了图书芯片安装,但实际上对于藏书量巨大的图书馆,标签的成本都很高。一个标签一块钱,三百万本书就是三百万元。”她解释道。而对于一些小型的、藏书少的图书馆,他们也无法支付一个数十万元的机器人。“物联网的成本确实相对较高,准确率也无法达到百分之百,所以我们希望结合图像识别技术提供更优质的产品。”李冰说到。

依靠售卖硬件和后期提供服务的模式,鱼越号目前已经和国内十余家场馆达成合作。“图书馆是我们的一个切入口,接下来档案馆等场馆都是我们的目标市场。”李冰说,“不过,我们必须先把图书馆市场站稳了。这也是我们 2019 年的主要任务——扩大市场占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