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小时的黑客马拉松意味着什么?大脑的高速运转,不止不休的编程,身体和大脑都接近奔溃的极限?在这短短的时间中,你可能会迸发出一个天才的想法,从单枪匹马变成团队作战,亲手将一个产品从 0 到 1 创造出来,也许这个过程面临数次碰壁和无解,身心备受煎熬,但当你站在台上展示团队成果,听到评委的掌声,看到队友们信任又激动的目光时,或许会理解这就是极客精神。

在 11 月 17 号,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举办的黑客马拉松上,也有这么一群 “极客”,他们有的还是学生,有的是情侣,有的从美国飞来专程参加。每个人的目的不同,有人是为了学习挑战自我,有人为了结交朋友,有人甚至将黑客马拉松视为 “一场约会 “,但无一例外,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对技术的狂热还有信念的力量。

惊现前来 “守擂” 选手

“哈哈又见面了,身边的女 partner 换了哟。“黄浩洋看见在香港黑客马拉松打过照面的视频记者开玩笑地打招呼。

还在香港大学读决策分析专业的大四学生黄浩洋,已经是黑客马拉松上的常客了,上周刚在香港黑客马拉松上拔得头筹,这次他又和搭档一起专程来到深圳,在会场里遇到了不少老相识,一边热情的打着招呼交流,一边不慌不忙筹备自己的项目,身经数战的他们看起来泰然自若。

问及为何经常参加黑客马拉松,黄浩洋脱口而出:“当然是因为奖品一次比一次丰富啦。” 看到镜头之后又立马收起了笑容,正经又可爱地回答到:“每次参加黑客马拉松,都是一个学习和挑战自我的过程,而且能结交到一些大神,每次都会有收获。”

虽然是 Hackathon 上的常客,这趟深圳 TC 黑客马拉松之旅上还是黄浩洋来内地参加的 “第一次”,他也察觉到了香港与内地黑客马拉松的不同。“香港比较注重的可能更多是 Business Idea ,它在乎的是能不能马上赚钱;内地可能注重的是 Technology,是技术落地的问题。“黄浩洋说道。

能否守擂成功? 黄浩洋似乎不太在意,当他又一次说起 “在香港夺冠是幸运,这次主要是来学习和认结识朋友啦” 之类的官方话术时,你就能明显感到那种努力一本正经的形象马上就要戳破了。

“看到很多厉害的人,他们都在埋头苦干,我们还在嬉皮笑脸哈哈哈。”

果然,一秒破功。

TC 黑客马拉松喜当红娘?

Beta Liu 和 Afa Cheng 这一对情侣参赛选手,自在地坐在会场一角,男生负责产品研发,女生负责运营 presentation ,如果周围没有散布着愁眉苦脸单独作战的程序员,这一定是个大型交友相亲现场。

让人惊喜的是,这根红线居然是 TC 黑客马拉松牵起的。2016 年的 TC 上海黑客马拉松上,擅长产品运营的 Beta Liu 遇见了专注于网站开发的 Afa Cheng,他们一拍即合组成团队,共同迎接挑战,至此之后,这个两人团队就再也没有解散。

相识相恋之后,Afa Cheng 继续在北京做网站开发设计的工作,而 Beta Liu 在深圳腾讯公司做产品运营经理,分隔两地,周末相约黑客马拉松或创业沙龙变竟成了他们的约会。其他人如火如荼昼夜开发项目的过程,在他们这里凝结成了一段甜蜜美好的时光,共同开发一个产品,构想一个创意,打磨一个 PPT,成了最好的约会方式。

男孩有些内敛 , 倒是女孩大方面对镜头吐槽:“这次宣传力度可能不够,选题有些功利,感觉大家不是抱着来玩的心态,气氛可以更热烈。“男友在一旁打圆场:“也是因为深圳的地理原因和人口结构跟上海是有区别的嘛,我们参加黑客马拉松还是来玩和结交朋友的,之前在比赛中认识一些朋友,到现在还有联系的。”

感受一下这个画面——单身的朋友总是不分时间地点地被 “伤害”。

单刀赴会的外国小哥

一位年轻又帅气的外国小哥成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来自美国的 Etan Ginsberg ,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参加黑客马拉松,二十岁出头已经是美国一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Etan 说他热爱黑客马拉松这种方式,在短短 24 小时的时间里,大脑和身体在达到极限时往往迸发出巨大的创造力,看到产品从一个想法雏形到逐渐诞生的过程真是非常让人着迷。“ amazing ” 他形容极客精神。

由于时间短,任务重,可能外界看来并不完美,很多 idea 后期如果没有持续推动,大多数都会夭折。Etan 不以为然,他热衷于参加黑客马拉松,虽然有输有赢,但是过程的收获远大于结果,曾经他在美国的一个比赛中的产品,在后来的生意中给他带了超过 6 万美金的收益。

第一次深入参与中国的黑客马拉松对于 Etan 来说是一个新奇的体验,他说美国的黑客马拉松与国内,不论形式和赛制都有非常大的区别。“首先,美国黑客马拉松比赛大部分只对于大学生开放,中国看到各个年龄层次都有;然后美国大部分是团队形式比赛,各个团队之间几乎没有交流,中国可以个体参加,甚至可以现场组队,各个团队之间也会一起交流;最后是结果评定,美国是评委挨个小组交流想法,过程观察来评定冠军,而中国是每个小组派代表上台展示自己产品,这是非常大的不同。” Etan 说道。

种种的不同让 Etan 表现的十分兴奋,他非常喜欢这种新奇的感觉,也很快与现场参赛选手打成一片,组成团队。

本次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举办的黑客马拉松中吸引了上百位勇于挑战的极客报名参加,现场讨论声,键盘敲打声不绝于耳。极客们将在这 24 小时内、在这个相对密闭的空间中,进行思维的碰撞,并将自己天才的想法付诸于实际。

我们看到不受昼夜奋战的面孔,看到了贴心陪伴鼓励的身影,也看到了第三次出现在 TC 黑客马拉松上的唐飞虎,他还没有剪短他的长发,也没有改变他要把 TC 黑客马拉松冠军的牌子挂在家里的目标……

谁说极客和程序员是没有故事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