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精彩继续,在一场关于社会价值投资的话题中,邀请来自光悦科技亚太区董事王智忠以及禹闳资本的方巍为我们答疑解惑,究竟什么是真正的价值投资,投资人和慈善机构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和决策路径到底区别在哪儿?

首先惯例介绍来来者何人——王志忠先生所在的光悦集团是为缺乏可靠电力供应的地区提供太阳能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作为全球知名的美国社会企业,光悦致力投资创新科研,将新能源技术应用于卓越的设计中, 为发展中国家电力缺乏地区的人民改善生活质量提供可靠的电力供应产品;方巍先生所在的禹闳资本是一家专业股权投资机构,也是国内影响力投资的先行者。公司于 2007 年 6 月在上海成立,主要投资国内民生领域,此后进一步明确了义利并举的投资理念。重点关注健康养老、文化教育、低碳环保、绿色农业。

其实,就价值投资而言在国外发展已经势如破竹,包括一些主流的项目都成立了具有影响力的投资基金。国内稍显落后主要有几个原因,第一个是对于理念的认知有偏差,大家觉得影响力投资是公益,是情怀,而不是投资行为;第二是资本的来源上,公益基金会进入投资领域一直有法律风险,最近才有民政部出具相关明文规定。第三创业环境不大一样,早期创业者更关注生存问题,想要先赚到钱满足物质条件之后才会勇敢犯错和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对此,主持人以摩拜和 ofo 举例,希望嘉宾可以就共享出行领域的商业现象来推演企业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应该如何保持天平。

首先,禹闳资本的方巍表示自己非常遗憾没有进入到摩拜和 OFO 的投资当中,作为旁观者,他认为它代表着技术的路径往下走带来的极强普惠性,这是标准意义上强社会属性的企业。既然创业者走在这么前面,投资人也要跟进去弥补上新兴的商业模式和新的创业者的需求。这也是今年推动了成立了自家第一个影响力基金很重要的原因。

其次方巍为我们解密了所谓价值投资人是怎么去看项目的判断原理?

他阐述道他们对社会企业是有明确的定义,第一是有明确的社会问题导向;第二为了解决社会目标企业必须要有持续创新的能力,把好的产品、价格降低带给有需要的人,通过商业手段把社会问题大规模的解决。

所以投资人的角度去评判这样一个社会企业的时候,其实仍旧是是一个投资者而非公益的角色,方巍对此解释道:虽然我们有情怀,但是我们是投资行为在前面。我们看社会企业的时候,我们看你是企业,你是要和千家万户的竞争者竞争,所以你的商业模式和企业家精神是我们看中的。同时看中你持续创新的能力。最后我们才会关注你的人是怎么样,为什么要做这事?”

光悦科技王智忠对此认为:“看起来所有的企业都在解决社会问题,但具体分析就可以发现,社会属性不是广义上的社会属性,它是一个狭义上的社会属性。当市场跟资本、政府三个方面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剩下来的问题是对社会发展有阻碍的,如果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会被放大。在中国社会上,养老问题是一个放大的问题,但是政府没有特别合适的手段来解决,所以它出现了中间的路线。这些就是社会价值企业出现的理由。

方巍还补充了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比起其他的传统投资的特性——还有一点特性是价值投资可以撬动社会资本、社会资源。他具体举例道:我们投的一家模式创新公司,以比较低成本和低价格的方式把服务给到很多刚需的家庭。因为这个模式的增长速度非常快,所以第一轮就有传统资本也进来了,传统投资人和影响力投资在着重点上有一些不同,但是对于能够大规模解决大量需求的项目前,传统资本也是站在同一个判断维度的。

作为一个社会化的企业的终极梦想是什么呢?

王智忠表达了光悦科技这样代表着以社会价值为导向的科技公司愿景:社会企业应该走得更远,应该明白自己社会的责任心和企业的责任心,最后还是要为投资人去做服务。这种服务是彼此携手,企业和投资人一起为社会创造更大的效益,共同创造了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