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山寨王国” 到 “创新之都”,深圳这个越来越国际化的城市经历了哪些蜕变?2018 年 11 月 20 日,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 2018 深圳站现场,我们邀请到了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创新局局长刘石明,聊一聊南山区乃至深圳的科技创新在这几年中发生的巨变。

“我作为一个创新创业的服务者,非常喜欢这个活动。” 刘石明局长热情地表示:“其实我从来不认为我是官员,特别是我们产业部门和科技部门的人都是大家的服务员,所以我愿意在这样轻松和谐的环境里与大家交流。”

谈起深圳,尤其是南山这四五年的变化,刘石明局长感慨 “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都是历史发展进程的推动。

“中国改革开放 40 年,发展非常快。深圳靠改革开放起家,前面的积累发展到现在,就是爆发性的增长。” 刘石明局长认为,南山发展这么快,首先要归功于市委市政府的高瞻远瞩,“我们从三来一补的城市(发展过来),加工业从 90 年代转型升级,淘汰旧产能,这是战略性和带有风险的升级。当时的升级发展很快,突然发展高新区产业,没有魄力是不行的。所以,首先是市委市政府的布局,把高新区布局在南山,这才有我们高新区产业雨后春笋一样的增长。同时,也是一大批带有梦想的人在这里创新创业,才成就了今天的辉煌。”

“它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并且赶上了风口。” 刘石明局长总结到。

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也推动了深圳从 “山寨王国” 向 “创新王国” 的转变,但推动知识产权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刘石明局长说,很多人觉得华强北有山寨文化,但他觉得华强北有两种文化更具代表性:“首先华强北不是以山寨起家,而是以芯片起家。十几二十年前我做技术的时候,我到深圳来,我不会去世界之窗,也不去动物园,我必去华强北,这是华强北最早的历史,也是高新技术企业和供应链的雏形。后来,整机和电子产品的发展,更多是拷贝和快速的模仿,所以我们称之为山寨时代,那也火爆了几年,这是因为它快速的应变能力,但是后来为什么没有了?因为知识产权的氛围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体系(建立)起来了,山寨第一是政府打击,第二是质量有缺陷。经济发展起来,所以很快山寨就过去了。政府的打击、正版能力的提高,让盗版无处可逃,还有整个发展的氛围的提升,消费者对山寨产品的摒弃,这几股力量的推动,就促进了这次转变。南山也从这个转变尝到了甜头。”

作为政府,和创业者、投资机构打交道,南山区和其他城市政府角色的最大差别在哪?刘石明局长总结了两个字:一个多,一个少。

多在提升服务,刘石明局长透露:“我们和深投控合作,拿出了近 3 万平方米的空间建立了 5 个中心,为创业者提升服务。政府拿出了 2 个多亿,建了我们的科技展示中心、行政服务大厅和公安的办事大厅等等,从创新到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到员工生活成长,全部是政府的公共服务平台,我们多去做公共服务平台,并且做体系化的服务。”

少在精简管理:“一些地方的政府是以管理为主体,我们不是强化管理,我们强化的是服务。比如我们某个企业的高管,有一天晚上喝酒,突然窒息,电话打到我们这里,我们帮他联系医生,让企业觉得来到这里创新是温暖的,政府不是管他们,而是给他们服务。政府就是建立公共平台和公共服务,通过服务,通过推广诚信机制,建立和形成良好的市场环境。我们所有的产品,我们所有的竞争能力是靠市场培育起来的,所以不光在国内取胜,还能在国外取胜。深圳的企业,一个是靠市场博弈出来的,一个是靠改革开放,靠自身能力创造出来的,这也体现在政府的一多一少上。” 刘石明局长说。

经济快速发展带动了房价的上升,创业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这是创业的老大难问题。刘石明局长对此并不回避,他坦诚经济发展环境改善,必然带来价值链的增长,也有刚需带来的变化,多个因素造成了房价的上涨,但政府管理部门一直在积极推进应对之策。

“第一,我们要求国企站出来给予企业优惠;第二,政府把我们剩余的空间拿出来,在市场价的五折到七折之间租给大家。当然我们也要考核你带来的经济贡献,通过这个门槛来进入政府的空间,这是其中一个办法;另外,我们也拓展更多的空间,通过 ‘飞地’ 的办法把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往外有序转移。市里面、区里面也有相应的补贴,来降低企业的成本。” 他介绍说,这几年南山区很少推盘,通过政府的手、更多通过市场的需求来调控,“南山区每年拿出 4 个多亿的钱直接给创业者进行房租补贴,我们也推出人才房推给创业者,通过各种手段尽量减少创业者的压力。只有通过创业者、市场、社会和政府以及国企一起齐心协力,才能真正解决创业的难处和痛处,为创业者提供更好的保障。” 刘石明局长总结说。

提到国际化,很多人第一个会联想到上海,刘石明局长却认为,深圳、南山的国际化又很有自己的特色,他开玩笑说,上海(给人的印象)可能是西装革履的跨国公司,深圳有可能连亿万富翁都穿着波鞋。

“虽然南山可能没法和上海比(跨国公司),但我们的产品能走向世界,每年在美国的电子展上,深圳的企业一定是中国企业的主角,在这点上我们是有自豪感的;虽然我们的大学没办法和上海比,但是我们大学的成果转化,我们的新型研究院和内地还是有的比的。” 刘石明局长认为,深圳的国际化体现在企业对产品的视野是国际化的,研发能力是国际化的。

“我们的国际化是靠引进和吸收,无论来自哪一个国家,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我们开放、包容的文化能让我们的国际化走向更远。国际化不是用 500 强来代表,而是从文化、产品和整个创新的体系来代表。我们也想引进更多的世界级的峰会和更多的组织来深圳落户,比如说这次 TC 国际峰会。我相信这些都是国际化的表现,深圳的国际化会走得越来越踏实。”

虽然平时工作繁忙,刘石明局长依然会经常抽出时间和创业者交流,看到平时打交道的创业者逐渐成长,是他最开心的事,他说:“我也有很多创业的朋友,他们经常和我分享他们的成长,比如他们的产品又卖了多少、他们的产品在哪里得了什么奖,他们取得成绩,我就开心。我不年轻了,但是能从年轻人的身上吸收养分,自己也感觉年轻了。”

对于南山区两三年后的发展,刘石明局长考虑得更多的依然是如何为创业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两三年以后,南山区创新创业生态会远远超过今天规模,在座的外国友人的比例会更高。这种综合性的园区会更多,未来的公共服务平台会更多。我们现在真正缺乏的是完整的公共服务平台,所以创业者的成本高。如果我们能建更多的公共服务平台,让他们在这里创新创业,不仅是空间和租金的成本降下来,还能为他们的发展提速加分。把这些建好了,我们就能真正为创业者减轻成本,提升经济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