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波涛汹涌:倒闭破产、资本寒冬、押金挤兑……全是坏消息。2018 年的下半年,无疑是共享经济的至暗时刻,随着共享单车这个代表作跌落神坛,被资本推上风口的共享生意仿佛一夜入冬。

采访间里任牧很平静,“退潮的无非是共享经济的概念,不是商业形态。”

这位连续创业者、来电科技的 CMO 看惯了媒体和资本 “喜新厌旧”,不慌不忙地给动点科技记者举例:订单数量攀升、入住城市覆盖全国、业务收入提高……都是好消息,总结起来——

谢谢关心,我们挺好。

不上头条、不在风口不是坏事

“昨天看了你给我的问题,我自己都差点认为我们(共享充电)快不行了。” 一见面,任牧跟记者开起了玩笑。

不要误会,大家并不是针对共享充电,而是怀疑所有几乎所有 “共享” 项目的前途。

IT 桔子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 年共有 190 家共享经济类企业获得融资,融资金额达 1159.5 亿元,分布在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 11 个热门领域中。然而,当 2018 年将尽之时,随着资本潮退去,共享经济市场正在激烈洗牌,诸多二三线品牌已濒临退场。

相较于单车而言,共享充电似乎被人遗忘在了角落,自从去年 11 月的第一轮洗牌后,包括乐电、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等多家企业均走到清算阶段后,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共享充电企业的大消息了,即便是对于包括来电在内的头部玩家。

没有消息是不是好消息?任牧觉得是,在他眼里,媒体不再追逐一个热词,恰恰意味着它已经开始真正渗入到了我们的生活当中。

“共享经济的业态已经深入人心,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再只是一个被大肆讨论的新鲜名词。去年,支付宝芝麻信用有一个信用生活的模块,里面有多少项提供共享服务?你再看看现在的规模,几乎我们生活中能够想到的衣服住行都能够从看到。共享经济的退潮某种程度是名词的退潮,而不是商业形态的退潮。” 任牧说,至少来电能够感觉到的是,经过一年多发展发展,来电、乃至整个(共享充电)行业,不论用户基数、还是使用率都有很显著的提高。

“来电的机器今年已经覆盖了全国 300 个城市,仅仅(今)年一月份到十月份,月单量就翻了 7、8 倍。” 至于前一段时间的洗牌,不过是市场趋于理性后的优胜劣汰——投机玩家早晚会被扫地出门。

看起很有说服力。媒体冷落也许不能完全说明问题,那资本层面的冷却总不是好事吧?去年 4 月,街电科技、Hi 电、小电科技、来电科技仅半个月相继获得融资近 3 亿元融资,据 IT 桔子一份不完全统计显示,2017 年上半年,在共享充电宝领域,共发生 19 起投资事件,投资总额超 10 亿人民币;而 2018 年,我们没有看到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和去年一样疯狂囤资。资金是拖垮诸多共享单车的元凶,难道共享充电宝行业不缺钱?

任牧说确实不缺钱,至少在这个阶段:

“对于几个头部玩家来说,每个月几千万的营收,明年月收入可能达到过亿规模。自给自足的情况下,即使没有资本输血的情况下,头部玩家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对于融资都不太迫切。” 再考虑到目前的资本环境,他认为急着拿钱也不是个好主意,“现阶段虽然没有产生震惊眼球的巨额的融资,但据我们的了解,几家巨头仍对共享充电宝赛道保持着持续关注。”

5 亿收入生死线

愈演愈烈的押金问题,俨然已经成共享行业的生死线。号称 “比单车财务模型更好” 的共享充电,目前依然是个高毛利的行业,据此前来电科技 CEO 袁炳松的估算,充电宝毛利的产品甚至可以达到 50%。

不过这样的好光景已经时日无多。竞争激烈、技术门槛上升都将拉低毛利,而随着免押时代全面到来,都对共享充电行业的的资金链提出了相当大的威胁。在任牧看来,2019 年共享充电行业又将面临一次洗牌,决定生死的关键因素是收入。

年收入 5 亿,将是 2019 年共享充电行业的生死线。” 来电科技不久前抛出了这样一个判断。任牧解释说,他们预计 2019 年整个共享充电宝就会出现兼并、收购等大潮——共享单车的结局一样。

“5 亿会成为一个门槛,营收 5 个亿以上,才会具备被兼并、收购的价值。年营收低于 5 个亿,可能连兼并、收购的价值都没有。在行业前三或者是行业前五是有机会的,前五开外在自然竞争中被市场淘汰。一些靠押金生存的企业将被淘汰,甚至大的玩家也有可能被淘汰,出现合并的情况。”

为什么是 5 个亿这个数字?任牧说是倒推每个月的订单量、市占率得出来的。当然,可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个数字来电科技 “已经实现了”。

去年底,来电科技 CEO 袁炳松曾透露月收入接近两千万,基本实现收支平衡。任牧不愿透露今年公司的整体收入,但是告诉动点科技记者,5 亿这个目标公司今年已经 “大大超出”

“我们是俯视着作出的判断。” 任牧不客气地这样讲。

从收入的构成来看,充电宝的租借收入依然是收入的大头,收入多元化的探索依旧任道重远。任牧透露,来电此前也做了很多的尝试,比如周边的产品(如数据线)售卖、广告的收入等。当然,现阶段广告收入的占比并不大,“今年七八月分才开始做,比例不大,但增长速度很快,从一开始的零零碎碎到现在是一个稳定可预测的收入。” 来电的策略是,在不同场景提供多元化服务的硬件设备,由此延展出来的各种营收的空间会大大增加。

战争僵局和巨头游戏

有数据显示,共享充电宝目全国渗透率在 40% 左右,按照目前头部 5 家的体量,整个市场规模在 100 亿人民币上下。不少从业者指出,2019 年共享充电市场上的主要玩家,无论是产品形态还是商业模式,还是收入的构成上,将开始进入到分道扬镳的阶段。

任牧判断,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战场可能还是在一线城市,因为订单还集中在这里,头部玩家都把精力放在一线城市的市场维护或者争夺上。

“一线城市打到现在,处在一个相对制衡的状态。无非就是你撬我一点,我撬你一点。谁要想说在一线城市的占有率上实现迅速和竞争对手拉开差异,需要投入的代价会相当相当大。当然,这种情况下二三线、三四线的空白点位还有相当大,我相信大家会把兵力慢慢移向下面城市。”

一线城市僵局、业务向三四线城市下沉……这一集我们在共享单车混战的 “连续剧” 中看过。在这个 “连续剧” 中我们还看过,巨头的进入会瞬间扭转战局。

“巨头进入一定会打破僵局。” 任牧很清楚,他认为,在信用支付上,阿里和腾讯必有一战(阿里有芝麻信用,腾讯在测试推微信支付分),而共享充电可能就是这局大棋中的重要一子。

“信用订单的入口,共享单车第一大入口,共享充电是第二代入口。而且共享单车入口的价值在持续走低,反之共享充电的价值还在上升。所以共享充电对于左右这场战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棋子。”

不过,巨头之战如同神仙打架,作为棋子能做的似乎并不多,任牧也坦诚 “到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发展”,但至少 “对于我们来说是天时。” 而在此之前,来电科技的任务是继续修炼自己的内功。任牧说,2019 年公司的主要工作包括:

  1. 软硬件研发的持续投入,继续储备技术和布局专利。
  2. 一线城市保持、扩大规模,三四线渠道下沉,用坚决的心态去做渠道下沉。
  3. 面对全面免押金的大潮,来电会继续走在探索的前列。

结局难说,笑到最后才是真正赢家,这样的故事我们已经见了太多——比如哈罗单车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