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程序猿们终于愤怒了。

在程序员圈子里颇有名气的代码托管平台 GitHub 上,有人发起了一个名为 “996.ICU” 的项目来抵制抗议 996 工作制,这一项目得到了大量程序员的响应,自从 3 月 26 日注册以来,截至 4 月 2 日至少有 15 万名程序员关注了这个项目。

所谓 “996” 意为许多企业的程序员工作状态,从上午 9 点干到晚上 9 点,每周工作 6 天。这样超负荷的工作状态,在上班族眼中是什么 “魔鬼般” 的存在呢?

“很难想象,身体会吃不消吧。” 自身工作 965 的人对于 996 都露出了恐惧。“之前我在 996 体制中做过,当时觉得也还行,奖金给到位就行,不过时间久了有了家庭之后就不行了。” 一位 “脱离苦海” 的程序猿回忆说。

在我们的采访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对于没有经历 996 或者永远不会经历 996 的人来说,对于此工作制度嗤之以鼻;而曾经经历过或者准备进入 996 体制中工作的人来说,这似乎稀松平常。

996 虽被人痛恨,但其工作的薪水是位于同等资历工资水平的塔尖是不得不承认的。当一份 996 高薪和一份 965 低薪的工作摆在你面前该如何选择的时候,大多数受访者都陷入短暂的沉默,就像是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之后摇摆不定不知如何抉择的样子。

但是高薪的同时意味着牺牲掉个人生活甚至健康,程序猿小康(化名)清楚的记得当连续加班超过一周之后,同事被救护车拉走的事情。“身体是最重要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想清楚之后,小康也在不久后主动离开了高薪的工作。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小康一样洒脱,也不是所有企业能够做到工资福利与工作时长相平衡。反而越来越多的公司 “没有 BAT 的命,得了 BAT 的病”,即使没有太多的工作任务,也要求员工 “主动” 加班。而加班拉长工作时长对于工作效率有好处么?“长时间的加班会让我身心俱疲,工作效率变低”“很多时候都在拖延时间,吃完晚饭敲两个小时代码下班” 受访者对于加班的态度如出一辙。

996 工作制,由来以久,为何在此时引起众议?这可能与前段时间互联网裁员热潮离不开关系,互联网流量盛宴接近尾声之时,淘汰开始,泡沫崩裂。股票期权纷纷成为口头支票,财务自由成为梦幻泡影,绝大多数创业公司被打回原形。于是员工不愿再任劳任怨地为了无法兑现的未来而牺牲现在,往日零零星星反对 996 的 “杂音”,遂汇集成了一波不容忽视的声浪。

也有人说,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风雨兼程,接受不了就离职,后面还有大把排队的人等着取代你的位置。激烈的竞争压力,社会和生活的压迫感,让很多人敢怒不敢言。即使国内劳动法已经明确规定一周工作时长不能超过 20 个小时,但形同虚设,没有人会想到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能想到最好的方式就是跳槽,而等待他们的往往又是另一个坑。

在采访中,作为曾经在国外有做程序猿经历的刚哥分享国外的状态,当时的同事们可能在工作时沉默不语,兢兢业业,但都会高效的完成工作之后按时下班,可能在周末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鼓手,一个音乐人,一个插画师。“希望大家能对工作存有热爱,并且让生活不只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