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的大旗缓缓降下,共享经济也逐渐走下神坛,在大部分人不看好的当下,还在坚持 “共享生意” 的创业者是怎么想的?他们从上一次的风口中学到了什么?

作为共享单车战役的亲历者,曾创办过 100bike 的赵为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在去年的 12 月份,摩拜单车有 1.5 亿的月收入,1.5 亿的月折旧,加上 3.5 亿的运维投入,一个月亏损 3.5 亿。共享单车最大的问题在于创始团队高估了单车二次转化的盈利,大家都认为将来还有后手的钱可以挣。”

赵为还多次提到场景差异化问题,他认为自行车在代替交通方式上定价一元钱一小时无可厚非,但在公园,度假村等场景中定价四十元甚至六十元一小时都是有可能的。“我们发现这个业务真正要生根下去,还要拥有自主定价权,一定要找到适用自己产品的特殊人群。”

在经历过共享单车的辉煌和仓忙落幕之后,赵为仍在思考共享的可能性,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更加垂直的亲子出行领域。为了调查市场的需求,赵为带着十辆儿童推车到上海动物园以每小时 20 元的价格摆摊租赁,不到一个小时,十辆儿童推车全部租赁完毕。“我赚到了十个 20 块钱,这沉甸甸的 200 块钱就是这个商业模式的第一桶金。” 赵为说。

带着这个商业模式,赵为在 2017 年 9 月创立了儿童推车自助租赁品牌—熊猫遛娃,为 2-8 岁儿童父母提供无人自助童车分时租赁服务。

“首先我们确定的是,我们要做一个运维成本很低的模式。” 赵为介绍。熊猫遛娃的策略是采用有桩的方式便于管理,满足出行需求之外让产品及模式变得尽量轻,从而降低投入、推广及后期运维成本。在设计上,熊猫遛娃的童车及车桩团队拥有十余项专利,设计走简洁路线,目前已经更新至第三代。车身以铝合金制成,能够折叠,采用单手手柄,家长单手即可推动。车桩方面,占地 0.6 平米的车桩能够容纳 5-8 辆童车,内置 GPS, 手机可查看定位。

童车与成人共享单车不同,它对于安全和卫生的考量需要更加严格。熊猫遛娃设计团队为此废了不少心思,比如童车使用临时停车密码锁,便于确保临时停车继续使用;采用悬挂式停放,童车不易储藏垃圾;避免使用过多光电设备,保护儿童身心健康。赵为补充说:“我们的理念是,9000 万宝妈新选择,用心做好童车,带宝贝去看世界,多接触社会,多接触自然。”

在瞄准的精准人群的同时,熊猫遛娃投放童车的精准场景主要是公园、商场、酒店、机场等。在其团队的调查中,仅景区的亲子游用户出游频率约为每年 12.9 次,全年共计 10.6 亿次出行。 公共场所缺乏儿童的配套设施,押金高、童车少、供不应求一直以来都是亲子游一大痛点。定价方面,小车在景区的租赁费用为 10 元/小时,商场则为 3 元/半小时。

 租赁方式上,熊猫遛娃摒弃了 app,打通了微信和支付宝,采用小程序扫码借还。将童车折叠好,就能在同城的任一车桩租还。熊猫遛娃并不留存用户的押金——租用小车时,用户需要缴纳押金,还车时从押金中扣除费用,剩余押金即时返还。

相比共享单车的 “重”,熊猫遛娃在商业上采取自营+城市加盟 “轻” 模式。在大型 Shopping mall、景区,熊猫遛娃会采取垂直自营的方式,并且与机构合作定制产品;而对于城市加盟者,则会根据情况采用不同的合作及分成机制,并对加盟商进行运维培训。“远距离运维是一个非常耗费人力和资本的事情,所以我们开放城市加盟者,他们对于当地精准市场的选择投放比我们更加专业。”

未来熊猫遛娃还会拓展到教育、餐饮等其他服务领域,覆盖到更广的自助式服务市场。此外,为满足儿童的娱乐需求,增加获客和用户粘性,熊猫遛娃团队将赋予童车趣味性,对熊猫画像进行 IP 内容的编撰,研发自有 IP 并开展合作。

目前,熊猫遛娃已经进入到了 90 余座城市,投放了 1000 台设备,近 10000 辆童车。 已合作的伙伴有:华强方特主题乐园、海昌极地海洋世界、大雁塔、天目湖、万达广场、万科广场、大悦城、吾悦广场等。

熊猫遛娃团队约有 40 人左右,核心团队大多拥有物联网领域经验。CEO 赵为在物联网领域有超过 7 年的连续创业经验,先后创办美丽通行、100bike、享格里拉平台等;COO 周青蓉曾管理巨人网络千人市场团队,拥有 12 年互联网市场运营经验;CTO 崔钰新曾任东软集团、中信证券架构师,曾创办物联谷、100bike 等;CPO 周伟宁拥有 15 年物联网开发经验,曾任华为、诺西等公司的技术专家。

现阶段,熊猫遛娃已经启动 pre-A 轮融资, 将用于渠道建设、产品研发及投放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