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的大火,有疫情促进的原因。政府领导和企业领导纷纷身体力行亲身入局,因为疫情之下商业与消费还要继续发展,人不能见面的时候,线上的经济一定要触动。从各个方面,直播都被定调和认可了。” 在 10 月 14 日 Hello Future 峰会《数字化新经济的人货场》圆桌论坛后,合鲸资本合伙人曾琼这样向动点科技阐释了直播行业如今大火的逻辑。

加入合鲸资本之前,曾琼曾在圣罗兰、兰蔻等国际奢侈品公司任职高管,并在 2010 年入选中国商界女性精英价值榜。曾琼长期关注文化产业,而合鲸资本也以深度参与喜马拉雅和一条等创业项目而快速成长为一家文化消费投资领域的精品 VC。自 2009 年成立至今,合鲸资本已投资了 50 多个文化类项目,其中不乏在线少儿英语伴鱼、知识服务平台樊登读书会、直播电商龙头美 ONE 等优质项目。

偏爱有独特认知和执行力的创业者

投资机构最关注的往往是创业者本身,曾琼透露,合鲸资本青睐的创业者,第一要有非常不一样的认知,“因为坦率来讲,创业是一件很苦的事,创业者首先要提供一种在行业创新型的认知,同时要具备把认知落地和坚持完成的能力,其实也是一种综合能力的要求 ”

“是否在现有商业的跑道里提供了一种新的价值?是否找出了一种新的方法?所提供的服务是否为现有的商业架构提供了一种新的补充?还是在做一个大家都已经在做的事?” 这些是合鲸资本在挑选项目时主要考虑的一些问题。

其次就是对人的判断,“够不够狼性?有没有组织资源的能力?有没有清楚表达所认知事实的能力?我认为这当中最重要是有没有进化的能力。

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讲,一开始所设定的商业模式,并不一定就是最后所能完成的商业模式。在实际进行的过程当中,环境和项目本身会不断地发生变化,也带动创业者自身对项目认知的不断改变和升级。

曾琼以一条的创始人徐沪生来举例,媒体人出身的他最一开始也不过是基于 “平面媒体不行了就换一个媒介” 的想法创立了一条,将自己在《外滩画报》当主编时期所积累的经验和审美投入其中,一条最初的定位只是一个短视频媒体。然而在做媒体的过程中,他突然发现了卖货的商机:在流量累计到一定程度之后,就能够进入一个电商的渠道。所以他果断且非常努力地在短期内学习进化,一条现在已经是一个中产阶级电商平台,也开始尝试做社区运营。

我觉得一个创始人非常优秀的一种品质,就是你能够在自己的项目发展过程中不断进化,达成新的目标。

办证、互动、对接资源…… 方方面面服务创新企业

曾琼介绍,合鲸最开始主要投的是内容驱动的商业,比如一条、喜马拉雅 FM、樊登读书会、毒舌电影、伴鱼等等…… 其实大部分还是与教育和内容有关,其内在逻辑是通过提供优质的内容来吸引流量再流量进行商业变现,这也是合鲸所擅长的领域。

“现在开始,我们在进入下一个阶段,在内容领域之外我们也在做一些新消费领域的投资。” 虽然投资不了硬消费平台和硬科技项目,合鲸也看到了大平台之外,需要一些赋能的空间和新的可能性。

2016 年,合鲸投资了外卖代运营平台食亨,“因为有很多小的餐饮商户,自己是没有能力承接外卖业务的,食亨就抓住了在美团这样一个大体量的平台和小商户之间存在的一种需求,我们就投了这个项目。虽然现在我们已经退出了,但收益还不错。”

作为一个 VC,合鲸参与的投资阶段主要是天使轮、Pre-A 轮和 A 轮。曾琼强调,早期基金所扮演的角色和后期的PE 是完全不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早期基金和保姆的职能差不多,就是当企业需要你的时候,尽可能去满足创业者的各种需要。”

一个早期的投资公司对于企业的帮助是方方面面的:比如与政府合作帮助喜马拉雅 FM 拿下视听许可证、比如投资美 ONE 之后,通过一次创业峰会上的演讲帮助李佳琦完成从一个主播到一个企业家身份的转型、再比如各种政府资源的对接等等…… 因为经常要帮助投资的众多文化内容平台办理各种许可证,合鲸的创始投资人熊三木经常笑称自己 “都快成了办证专业户了”。

此外,合鲸还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在所投资的企业不同的业务板块之间,不断促进对接、互动与联合,寻找合适的方式使其走上更长远的发展道路。

直播或成商业新标配

今年上半年的疫情对于很多线下实体企业来说,是灭顶之灾。但线上却有了新的机会,合鲸资本所投的大多都是线上项目,而这些项目也在疫情当中真正地得到了成长和发展。曾琼认为,从这方面来讲,疫情也在如何发展线上的商业逻辑方面给大家带来了新的思考。

以直播为例,曾琼给新消费领域的创业者提出了建议。“直播人是需要的长供应链也是需要的,在这个逻辑中,我们是不是还可以找到一些新的机会?我觉得是可以的。”

曾琼认为,进入直播 2.0 时代,纯拼价格的模式在未来一定会被一个新的模式替代。“就像我们看到的所有商业模式一样,拼多多一开始的时候也是打低价战,但它也在慢慢升级,它的用户会被洗牌,它的商业模式会更新,直播是一样的。 ”

“在疫情当中,直播一定会成为商业的一个必需品,但它未来的会向更加垂直化、专业化、内容化发展,而不仅仅是拼谁的价格更低,这都是我们在观察思考的疫情带来的一些新的方向。”

投资注重赋能传统产业

今年宏观经济环境不好,合鲸也很珍惜子弹。

沿着之前的思路,合鲸参与跟投了线上教育企业伴鱼的 C 轮融资,“伴鱼是一个我们非常认可的、现在成长也非常快的企业,我们投这个项目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出于对创始人的认可。”

伴鱼的 CEO 黄河曾供职于字节跳动,产品经理出身的他深谙产品生态的打造,对于整个互联网教育行业也有深刻理解,这些都坚定了合鲸追加投入的信心。

此外,在新零售、新消费板块,合鲸比较看重能够赋能传统产业的创新。

今年 8 月,合鲸资本领投了点滴能源 1500 万元天使轮投资。据曾琼介绍,点滴能源是一个赋能散点加油站的系统管理项目,主要包括服务系统的升级、用户管理等等。数据显示,自 2020 年 1 月成立以来,这家柴油油品零售网络运营商已服务 100 多个加油站点。

“我们仍然在寻找一些机会,在大的在互联网的逻辑中与消费联系在一起的,非硬科技,而是用内容和科技来赋能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