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定位、用户数量、融资进度、市场份额···这些既是描绘一家公司时最基础的框架,也是让它融入到市场这个大型齿轮中的快捷方式之一。然而对这家公司本身而言,能够让它在此立足的并不仅仅是依靠这些让它看起来更加 “符合设定” 的因素。相反,正是那些让它能够同面前这成百上千家相似或相异的面孔区分开来的特质,才决定了它的存在价值。

今年是泼辣科技成立的第六年。这六年时间对一家图片处理软件公司来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无非是经历了数次产品的迭代,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数据的诞生,以及还算幸运的能够来到现在。当然,如果把这个镜头拉的足够长,或许也能发现其中的一些特殊画面——它可能来自时代的折射,也或许包含着来一路以来的自身缩影。

本次,动点出海有幸邀请到了泼辣科技的联合创始人梁逍和我们一起聊聊,在他的眼中,泼辣修图(现已更名为泼辣)这些年来都承载了怎样的期许。

梁逍,泼辣科技联合创始人

一款修图工具的自我修养

作为一款修图软件,“泼辣” 这个名称似乎并不那么主流。梁逍告诉笔者,“14 年我们在硅谷创业,那时候一件特别流行的事情就是,把一个已有的单词在保持读音不变的情况下改一下拼写,然后做成自己的名字。当时我们选择的是 Polar 这个单词。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摄影师会经常用到的一个滤镜——Polarizing Filter(偏振滤镜),外加上 Polarize(两极化)这个单词本身挺有意思,所以我们就在 Polar 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 ‘r’,变成了我们的英文名称 Polarr。

后来在进入中国市场时考虑到要有一个中文名称,而我们自身做事情也比较直接,团队里也就给起了 ‘泼辣’ 这个名字——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件特别泼辣的事。当然,也有很多人吐槽说这么叫特别土、没有科技感,但我们觉得这么多年用下来,不知道为何还是觉得很贴切,非常亲密。”

谈到更名的原因,他也指出,“目前泼辣把修图两个字去掉的原因也是因为:一方面用户叫我们都不会叫四个字都是俩字;另一方面我们现在更专注风格制作,也就是滤镜+图层这样的预设格式。用户制作风格之后可以分享自己的风格,给其他用户去使用,我们觉得这样的载体更有生命力,所以单纯修图就有局限性了。”

把时针拨回 2014 年这个起点,彼时刚问世的泼辣还是一款主打网页端的修图工具。梁逍解释说,“当时是希望用户不需要下载任何东西,或者是有什么硬件上的限制,一切都可以在浏览器上实现。”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进程的不断发展,移动端开始走上主流舞台并且逐渐占据主导。这时,在网页端修图也成为了一件对双方都存在局限的事情:用户的应用场景太小,软件自身的推广也就变得更加困难。所以泼辣也就随之选择开启了一段新的剧本。

目前,泼辣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除了针对用户端的业务,泼辣也在同联想、三星、OPPO 等厂商针对图像处理服务展开了相应的合作。据梁逍透露,公司在中国和美国两地共计拥有 40 余名员工,在中国地区用户数量达 700 万,全球用户总数也超过了 3000 万。

而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如今的泼辣已经支持了网页、PC(Windows/macOS/Chrome OS)以及移动端(iOS/Android)多个平台。现在,泼辣本身也不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修图软件。从各种图片社区活动到专业图片编辑知识分享,从面向各阶段用户的教程解析再到泼辣自身的开发日志详解···可以看到泼辣正在呈现的是更加立体的形态。

梁逍认为,本质上来看,这些体现的都是泼辣希望亲近用户的理念——而不是去了解或者理解。“我觉得软件对用户的理解永远都是一个循环上升的过程。而修图对用户而言也是用户自己在理解自己,发现自己,然后再去改变自己的过程。比如说毕加索早期的作品很写实,到后面就变得越来越写意。”

在他看来,用户在去使用软件,尤其是修图软件的时候是有自己的逻辑的,而他/她自身的喜好其实也是会改变的。“作为一款创作工具去做到理解用户这个级别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本质上我们希望做到亲近用户——当你用笔或者键盘用惯了,再去画东西或者写文章的时候就会很舒服。”

而梁逍也坦言,鉴于泼辣人力有限,想要做到亲近用户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难做到面面具备。“但我们还是会尽可能地去倾听用户。去跟他/她们像朋友一样聊天,去谈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意见、他们的问题。这样彼此的关系也会更好,大家也都会更开心——我们做软件希望用户开心,用户用我们的软件也是希望自己开心,两者是一样的。”

泼辣的变与不变

如今的泼辣已经来到了 6.0 版本。无论是从功能性还是设计语言的角度上来看,跟最初的版本相比,它都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但梁逍认为,与其说是自身产生了变化,更不如说是外界正在处于一个非常爆炸的状态。从创业环境到社交生态再到移动互联网技术,“更多” 和 “更快” 成为了这其中的象征。在这个过程之中,人们对于图像的审美感的提升速度走在了自身创造水平增速的前列,用他的话说,“这就有点像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泼辣 6.0 版本主界面

“比如回过头去看几年前,在发 Instagram 动态时加一个滤镜再把画面做成方形,那时候会觉得特别好看。但现在很多人在发之前都会用别的软件先修一下,然后再发到 Instagram 上。这样,网民摄入到的内容质量越来越高。而对图片创作者来说,如果自己的水准不高一些,就很难保持自身的粉丝,轻易被新人超过。

我们刚进入中国的时候也是,感觉大家的需求很容易被满足,所以很多小公司可以很容易地在短时间内做出效果。但现在想要再去做到同样的程度就非常难。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而他们的阈值也特别高,你没有办法保证做一个(像以前一样)平庸的产品然后还能获取到很多用户的认可,甚至说很难保持原来用户的同意或者赞许。”

所以这时,“很难” 就成为了梁逍对跨越这个区间的另一种定义。在这样的背景下,泼辣选择的是 “一定要非常用心的去做产品和功能”。他指出,没有一款软件能完全顾及到方方面面的需求,所以泼辣希望能够做到专注——“就像我们在 6.0 版本中把泼辣的文字功能去掉,因为我们觉得这样做出来的文字不好看,真没有必要去做。现在有很多专门做文字的软件,他们的字体也多,效果也好,如果我们要做到同样好的效果要花非常非常多的时间,但其实我们还有更多迫切的问题要去处理。做好产品现在非常难,所以我们就更需要去专注于做好自己擅长的东西,然后给到用户。不过,与其说是专注,我更希望是一种克制的专注。”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泼辣希望呈现给用户的泼辣。对用户而言,显然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在本次 6.0 版本的大更新中,泼辣有了很大的改变,并且也收获到了很多用户反馈。但这其中更响亮的是来自他们的批评——针对泼辣的这些变动。“更新 6.0 后出现了口碑下跌,我们其实特别不好意思。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对自己的定位——不断地去优化自己的逻辑不是意味着去理解用户、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我们有自己的主张,有自己相信的东西。

当时痛下决心去大改、不怕那么多用户去骂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自己发现之前的操作逻辑是不对的。就像做菜,你把酱油放在厨房外面,每次做菜的时候从外面拿进来然后倒一点再放回去。如果天天做的话,用户可能就已经习惯了这个逻辑。但是如果之后把酱油放到厨房里面的柜子上,先不说这样是不是会更好,现在是跟之前不一样的流程了,所以也就会被喷。但不能说因为想要不被喷或者怕被人喷而自己不去做出优化。”

“从泼辣内部来说,每一次产品大改版时内部都会有很大的争议。这时我们负责产品设计的同事(也是泼辣 CEO)就会非常坚定地说,(新版本)用久了一定会非常好用,一定要扛住,不能怀疑自己,一定要有自己的逻辑。

用户很激烈地去喷,我们完全可以承受,也愿意去听,并且也觉得是挺好的事情。说实话我们更怕用户默默的就不喜欢你了,那种感觉还不如大吵一架。我们希望在保持自己想法的前提下跟用户沟通,而不是回避,双方都有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我们是很愿意倾听的。”

如何用克制讲好一段泼辣的故事

一路走到今天,伴随着泼辣和梁逍的不仅仅只是那些他们所相信的,他们所看到的,接受的,拒绝的,抗争的,不能言语的,同样出现在这段进程当中。如今已经不再是图片的时代,短视频才是当下的主讲人。对一款修图工具来说,有些东西似乎正在远去。“你去看几年前,如果能找到五年前的朋友圈或者聊天记录,你一定连一个视频状态都没有发过——那时候发的都是图片或者照片。现在流量和硬件水平上来了,在朋友圈转发短视频或者录像就变得非常常见。

对于图片处理领域或者说是我们这类的从业者而言,修图这个行业受到的冲击是非常立体的。甚至是对其中大公司的产品来说,去迎接和面对这个变化也是非常困难。自然而然地,很多人就会思考:作为(图片)工具类软件我们的出路是什么?应该怎么办?有句话叫做 ‘Come for the tool, stay for the network’(作为工具诞生,作为连接点而生存)。他们可能就会去想,既然工具性做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做社交吧。但也有一些人会去选择克制——去深耕工具这条路,做好体验。

我觉得这个领域中最大的挑战是很多人会被增长的压力,或者说是投资人给的压力,以及自认为发现的需求蒙蔽了双眼。觉得加上用户头像,加上好友列表就有了社区,就能把用户沉淀下来。但其实这都是变着法子的去造轮子。尤其是在图片处理这块,有了 Instagram 成功的前车之鉴,很多人就会认为这其中还有着幻想空间,认为可以把(社交)这个故事讲好,但这是一件非常依靠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我们的应对方式一方面是同泼辣的投资人和董事会传递,泼辣还是会坚持在工具属性上发力。至于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我们也还在探索,先把生态做好,把用户体验做好,然后才能去考虑怎样满足图像处理之外的需求。

在同中国用户交流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是在 QQ 群里一起讨论修图,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有几百上千万。这个生态环境是怎样的,之前我们了解的并不够。只能是把这些懂了之后,才能去说泼辣到底能不能、适不适合,甚至是配不配,去做工具之外的功能和增长。

大部分情况下,用户只会有一次下载你的 App 的机会,但他想要删除的念头却可以有很多次。在图片处理领域,很多创业者和项目组都会动这种念头——想要做一些别的东西。能不能克制住这种念头,或者能不能把这个念头做好就成为了这里最大的困难。对泼辣来说,我们还是坚持克制,慢慢地去了解更多,然后再去做别的事情。”

现在,出现在泼辣面前的是一条交叉着的道路,向前向后向左向右都是逐渐淡去却又不断靠近的身影,但梁逍确信,这段旅程中离真正做出选择时尚还有着足够遥远的距离。至少他知道泼辣在这时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每隔一段我们都会制定自己的目标,现在泼辣的愿景是 ‘Help you express yourself visually and ignite the creative sparks in others,帮助用户映现自我,点亮创意’。我们希望通过简化创作流程,优化创作环境,让不同审美背景下的各式各样的用户都可以用泼辣装扮自己的图片。

当然,这只是我们目前的小目标之一。我们也希望有相同志向的前端和后端工程师加入我们的团队,泼辣深圳办公室的地点就在南山科技园片区深大附近,可以直接联系我的邮箱 xiao@polarr.co 或者注明来意加我的微信 13417394524,一起来做我们想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