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生物制药高管在 TechNode Global 举办的 ORIGIN 大会上表示,医疗转型将在两个方面实现。首先,“在医疗服务中,数字技术的利用率将大大提高。” 第二,在医疗领域将有更多的现有玩家与颠覆者的合作。

“拥有强大实力的技术供应商有可能改变一些医疗工作,即使他们没有完全掌握这个行业,” 辉瑞公司生物制药集团新兴亚洲区主管 Anil Argilla 说。在 BlueChilli 集团业务及项目总监 Hui Hong Seow 主持的小组讨论中,Anil Argilla 认为,如果现有的医疗保健企业与技术提供商合作,就可以利用全球的健康数据潜力。

非营利咨询组织 ACCESS Health 新加坡、中国大陆及中国香港主任刘畅博士在讨论中表示,数字技术在医疗领域的潜力不仅仅是远程医疗。

许多中国健康科技企业,如腾讯参与投资的线上医疗诊断服务商微医集团,正在成为医疗系统的中坚力量。医疗服务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与医疗融资相结合,并转变为价值基础系统,才能让数字技术发挥其潜力。

“中国一直走在金融科技发展的前沿,我们现在在中国看到的一个有趣的方向是,金融科技创新模糊了传统医疗的边界。” 刘畅博士补充道。根据安永 2019 年发布的金融科技应用指数,中国在金融科技的应用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事实上,远程医疗对整个亚洲的资源分布有帮助,这在疫情期间已经体现出了优势。” 企业风险投资公司 MassMutual Ventures 投资助理 Carlos Jo-Loo 说。

Carlos Jo-Loo 认为,数字健康通常被认为是一个复杂的数字解决方案,但像工作流程优化工具那样简单的程序也可以为医疗服务提供者增加价值。

“数字治疗学,加上人工智能和可穿戴技术,我很看好,”Carlos Jo-Loo 说。

嘉宾们指出,不同地区的医疗监管规定不同,数字健康企业有空间积极与政府合作,共通构建监管框架。

“亚洲医疗创新面临的挑战是,该地区有明显不同的市场,我们不能用宽泛的指代来描绘它,”Anil Argilla 说。

Anil Argilla 表示,管理医疗技术基础设施的能力不同,以及收入的不平等,导致整个地区在应用数字健康方面存在一定的差距。农村人口占亚洲总人口的 48%。“在技术获取不平等的情况下,数字健康解决方案无法发挥其全部潜力。”

“我们不断提醒医疗服务提供者关注弱势群体。” 刘畅博士说,“想一想,你还能如何创新你的商业模式,推动可持续资源进入最后一公里。”

他举了中国的在线互助平台的例子,是一种在东南亚潜力巨大的商业模式。

为了促进数字健康在亚洲地区的增长,Carlos Jo-Loo 表示,发展一个强大的商业模式非常重要。随着该地区中产人口的快速增长,他呼吁数字健康提供商尽快适应,以满足越来越高的需求和期望。

刘畅博士表示,随着许多新玩家的加入,数字健康领域的状况越来越有趣。在谈到自己与医疗利益相关者接触的经验时,刘畅博士说,制药公司和保险公司之间几乎不可能达成共识。“制药公司希望获得更多的报销,而保险公司则希望控制成本……退一步讲,必须要找到共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