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 500 SEA(前身为 500 Durians,国际知名风投机构 500 Global 旗下聚焦东南亚地区的基金机构)进一步加大对东南亚地区的关注力度、逐渐向越南和菲律宾投向更多的目光,在这家机构看来,未来,这一地区也将会交出一份更加令人满意的答卷——更多的独角兽公司将会从这里孕育而出。

500 Startups SEA 管理合伙人 Vishal Harnal 向动点国际(TechNode Global)表示,“我们的核心重点始终是在于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了一片协同区域。然而,我们也计划在接下来加大我们的投资步伐,把资源更多地投向如越南或者菲律宾这样的地区。正如我们所见,这两个国家正在向外界展示出越来越大的发展潜力。如今,我们已经接触了不少让我们感兴趣的初创公司。这些机遇足以值得让我们对该地区投入更多资金。”

今年 8 月份时,500 Global(原 500 Startups)重新命名了其东南亚的基金机构。除了如前文所提到的那些规划方向,该机构表示也将会继续专注于种子期公司的投资,向创始人提供高达 50 万美元的资金。此外,500 SEA 甚至还会给到多达 500 万美元的后续资金支持,并将通过特殊目的工具(special-purpose vehicles)进行潜在投资。

Vishal 强调,“虽然我们做出了一些调整,但从战略规划的角度上来说,500 SEA 并没有任何改变。并且对这一战略抱有了更多的信心,尤其是就我们在今年取得的众多成就而言。现在,我们正在实现一个又一个的成功退出。所以我们也希望以此继续重申对该地区的承诺,希望能给到这里更多的支持。”

500 Global 的品牌重塑举措也正值东南亚在全球范围内备受关注之际。彼时,东南亚的独角兽正在呈现出惊人的新增,而该地区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水平也在此期间飞速发展。

500 SEA 称,在宣布计划于今明两年内上市的东南亚独角兽公司中,有半数是该机构的投资组合公司。这包括新加坡共享出行巨头Grab、印尼电商平台 bukalapak、马来西亚综合汽车电商平台Carsome、中国香港生物科技公司 Prenetics、印尼金融科技企业 Kredivo 母公司 FinAccel(总部位于新加坡)以及新加坡二手电商平台 Carousell。

在这些公司中,Bukalapak 已经达成了印尼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笔 IPO,Grab 则很有可能会通过其 400 亿美元合并估值书写史上最大的空白支票公司交易。

Vishal 进一步指出,“无论在哪个市场,当你有了成功案例后,它都能激发到其他的企业家来这里开办公司的念头。并且这些新公司的创办量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升。”

他认为,科技巨头的产生会对初创公司、新技术以及创始人的出现起到正向推进作用。“它会吸引更多资本的到来。一旦你能展示出建立大型的科技公司的潜力,整个相关市场的风险就会随之降低。而这种局面也为资本的进入创造出了一个近乎真空的绝佳地带——在这里,资本不再会害怕这个市场是否无法能过给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

以中美两国为例。他举例解释称,“在 BAT 上市后,中国的科创生态就像迎来了 ‘寒武纪大爆发’。如今,中国已有超过 200 家的独角兽企业。而这种现象在美国来说也同样如此。随着 Facebook、谷歌、亚马逊们的纷纷上市,美国也迎来了初创企业和独角兽公司的爆发潮。”

根据一份来自今年四月份的数据,截止 2020 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已经达到 251 家,其总体估值规模更是首次达到了 1 万亿美元以上。

Vishal 表示,东南亚的独角兽企业将会继续出现,并且将会以更快的速度出现。因此,“这个生态系统真的正在迎来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针对 500 SEA 接下来的关注方向,他透露,其中将有 7 到 8 成的部分会是聚焦在对特定领域企业的投资。“我们大致设立了 7 到 8 个潜在方向领域。在我们看来,这些领域中最有可能催生出东南亚的下一批独角兽企业。”

据介绍,这些涉及领域分别为金融科技、医疗健康、创客经济(the creator economy)、“全商业” 生态系统(the ‘All-Commerce’ ecosystem)、人机生产力、农村数字化以及城市可持续发展。

至于剩下的部分,他表示,这些会更倾向于是一种探索性的方向——基于 500 SEA 在这一生态系统中所看到的发展趋势。“它们可能没有被涵盖到上述领域内,但从长期来看却也能够显露出一定机遇。”

当前阶段,尽管有越来越多的资本和关注正在涌入东南亚,但 Vishal 认为,考虑到该地区企业此前被低估的背景,外界对东南亚的期待仍处于 “理性水平”。

“就该地区市场所处的阶段来看,我认为它的估值仍然是非常合理的。” 在 Vishal 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资本对这一生态系统关注度的不足,东南亚公司的价值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无论是大量资本退出活动的出现还是众多势头的迸发,东南亚仍然只是在向合理区间回归。或者换句话说就是,这种增长是健康的。”

疫情加速了全球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东南亚自然也不例外。至 2021 年年底,东南亚预计将有 3.5 亿数字消费者(这一数字在去年时则为 3.1 亿)。而这 3.5 亿的背后意味着将有 80% 的东南亚人口走向数字化。

自疫情发生以来,已经有 7000 万东南亚居民成为数字消费者。其中,有近 3000 万是在去年期间达成。根据 Facebook 和贝恩联合出版的一份报告指出,到 2026 年,东南亚数字消费者规模预计将达到约 3.8 亿,而这将给科技初创公司和科技投资者带来巨大机遇。

注:本文原文来自动点国际(TechNode Global)发布文章《500 SEA expects more unicorns in Southeast Asia following successful exits like Grab, Bukalapak》,原作者为YIMIE YONG。动点出海经编译后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