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以及疫情对线上需求的推动,站在后疫情时代的当下,并不难发现东南亚已经已经踏上了 “数字经济” 的快车。

如我方在日前的一项报道中所指出,根据谷歌、淡马锡、贝恩联合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到 2025 年时,东南亚地区的数字经济规模有望达到 3630 亿美元。而此前,三家机构曾在 19 年时预估这一数字将为 3000 亿美元。然而,对试图成为该地区下一个增长引擎的菲律宾而言,这其中也正在迸发出更多的可能。

11 月 16 日,在菲律宾科技加速器 IdeaSpace 基金会执行董事及 Kubo Innovation 联合创始人 Katrina Rausa Chan(下文简称为 Kat)的主持下,戈壁创投循环经济部门负责人 Carlo Delantar、菲律宾企业风投机构 UBX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John Januszczak 以及菲律宾直播平台 Kumu 总裁兼联合创始人 Rexy Josh Dorado 齐聚 BEYOND 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线上峰会,并就《推动菲律宾包容性创新的初创公司》这一话题展开了线上圆桌讨论。如 Kat 所述,通过本次的深刻且激烈的思维碰撞,这些在菲律宾初创生态系统中举足轻重的领军人物正试图揭示出身处变局之中的菲律宾科创生态将何去何从。

现阶段,菲律宾距摆脱疫情的阴霾尚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而后者所带来的影响仍在持续蔓延。据介绍,疫情爆发后,菲律宾连续 10 年的经济增长势头得以中断,并且有多大半数的企业不得不选择关闭或者降低运营。然而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仍有企业在努力抓住其中的机遇——将近一半的初创公司正在尝试推出新的产品和服务。同时,近四分之一的公司的业务水平已经呈现出了增长。于此,Kat 首先从 “疫情对菲律宾初创企业的创新和发展是否起到了积极作用” 这一问题带领诸位嘉宾展开了探讨。

 

从挑战中诞生的机遇

John Januszczak 表示,疫情之前,菲律宾在数字金融、电商及其他高新技术的使用上显得相对落伍,菲律宾此前的支付方式中只有不到 10% 是数字化支付。而这意味着,疫情前,在菲律宾,现金支付仍然是首选。而就电商而言,电商在菲律宾的存在已经有了不断的年头,但这一选项在之前却也仍不是一种受当地青睐的主要选择。然而,随着疫情的爆发,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消费行为发生了巨大变化,电商发展几乎在一夜之间到位。虽然新冠疫情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但对于菲律宾的电商企业来说,它也间接为其开启了一个黄金时代,并且这对数字金融科技企业来说也是如此。现在,从现金交易开始再到消费完成,这些过程都在向数字化转变。即使在表面上仍是现金交易,数字化行为仍已经潜在发生。因此,企业显然要对此作出回应,无论是就初创企业、创业者还是传统企业而言。”

他指出,刚才所提到的很多企业之所以出现失败,很可能是没有及时数字化转型的或适应在线交易。而那些已经顺利进行在线交易或者帮助人们上网进行数字交易的企业做得就很好,他们的业务都在增长,比如 Kumu 就是在疫情期间增长起来的。

此外,他也进一步举例介绍,“我们曾投资过一个叫 SEEKAP 的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借贷平台。在菲律宾,在疫情前就有很多消费者端的贷款平台,但中小企业端的市场所占份额却并不是很高。因此我们投资了这个平台。而时机也刚刚好。疫情开始后,我们知道很多企业都会寻找资金支持,向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或信贷的贷款需求会变得很大。于此,我们设想的是,在 SEEKCAP 平台上集中贷方,将所有贷方集中在一个应用程序端口,并将这个平台嵌入到 Lazada 或 Food Panda 这样的中小型平台。这样,Lazada 上的商家就可以通过 SEEKAP 在 Lazada 平台上获得贷款。

疫情后,我们认为平台上的贷方会收紧信贷政策。但实际却并非如此,我们看到的是贷方需求在增加。他们的确收紧了信贷政策,但贷款业务仍在开展。现在,他们最大的问题已经变成了如何接触借方,对方仍有借钱的需求,但当下却需要以数字化的方式进行。疫情下,面对面的贷款申请变得很难做到。所以贷方实际上在尝试敲开 SEEKCAP 的门来获得这个平台。”

 

乘风破浪下的 “铁三角” 支柱,数字经济正当时

通过对其投资组合的观察,Carlo Delantar 则看到,面对新冠疫情,菲律宾初创企业生态系统同样正在适应并创造出新的机遇。

Carlo 表示,一直以来,菲律宾都是以现金经济为主导。然而疫情后,这一地区很快就过渡到了数字经济时代。现在,90% 的银行交易都是在线完成的。“在戈壁创投,我们会有这么一种说法,我们把物流、电商和金融称之为 ‘铁三角’。有了这种强大的铁三角,科技生态系统也就应运而生。而这三大支柱越坚固,其数字经济体的发展势头就越旺盛。自 2018 年以来,我们看到菲律宾正长时间处于这个阶段。近期,我们从交易流程中整理出来了这样的一组数据:在涉及的 600 家菲律宾初创公司中,有三分之一是铁三角模式。

除此以外,今年我们也看到菲律宾地区 B 轮融资的激增,有 10 到 15 家企业进行了 B 轮融资,并且所有的 B 轮融资都来自铁三角企业(笔者注:在 2021 年之前,菲律宾初创公司所获得的最高融资轮次仅为 A 轮融资)。这表明,我们正在亲眼见证这种加速,而那些企业风投和很多初创公司也都在等待着这加速。现在,问题已经成为了如何维系这种发展趋势。”

根据戈壁创投与菲律宾当地风投机构 Core Ventures 联合创立的合资基金 Gobi-Core Philippine Fund 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去年以来,当地共涌现出了 35 家电商及电商相关的初创公司。而在数字支付行业中,以 PESONet 和 InstaPay 这两家企业为例,二者规模更是分别呈现出了 376% 和 459% 的增幅。报告称,“菲律宾以科创领域主要参与者身份在世界范围内占有一席之地的时机现已到来。”

 

不可逆转的转折

Kumu 旗下经营有一款同名的塔加洛语直播应用。Kumu 起初是一个单一的消息传递应用,现在,它已经具有了社交电视节目、直播电商、品牌合作等功能。作为一家初创企业的代表,Kumu 总裁兼联合创始人 Rexy Josh Dorado 从企业自身的角度阐释了对当下这一状况的看法。他认为,重大事情通常不会仅止于某一刻,接下来还有很大一部分在继续发酵。因此,疫情的问题在于这种影响会持续五年还是十年,这一发展瓶颈会在后续何时到来。

“之前,人们会很犹豫的接触数字化体验。但过去的一年里,大家都需要使用这种方式,这种于外界连接并从中谋生的方式。而那些疫情封锁后还坚持下来的人也成为了向其他人介绍这种新产品或服务的群体——这种产品或服务会比过去的体验好上十倍,能够更好满足人们的需求。因此,就 Kumu 而言,疫情结束后,我们仍将继续提供比那些替代方案更好的体验。”

此外,他也进一步表示,“现在,我们已经见证了这些优势。比如我们的一位直播网红。她在来 Kumu 之前通常是通勤两个小时到达表演地点,然后化一两个小时的妆,排练一会儿,然后表演 15 分钟,再花两三个小时坐车回去。这期间,她赚的并不少,但也不是那么多。而当她转到 Kumu 直播平台后,便开始挣得更多,而不是继续来回通勤。她开始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做音乐及和粉丝互动上,对生活有了更多的掌控权,而不比把精力消耗在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于此,Rexy 认为,尽管并非对每一个人来说都能适用,但 Kumu 却也已经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体验平台,让其目标人群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接触到更多的人,并且能够做得更好,甚至还能从中维持生计。

而事实也正如我方此前指出,疫情期间,尽管风投机构纷纷下调了对早期企业的投资预期,Kumu 却依然在去年 4 月份期间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到了今年 6 月份,该公司又迎来了其数目未公开的 B 轮融资。此时,Kumu 已经拥有 1120 万规模的用户,并且已经成为了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香港和科威特地区的一大热门应用。

 

是投资菲律宾的最好时代么?

不可否认,在菲律宾,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所需的市场需求及底层推动者均已做好了准备。这时,问题也就随之而来,对其中的最后一块拼图——资本而言,现在是到了应该进入菲律宾市场的是时刻了么?带着这一疑问,Carlo 和 John 分别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John 首先指出,“我们在菲律宾设立企业风投基金是有在东南亚地区进行投资的打算,但我们的重点却会是在这一原点——菲律宾。近期以来,UBX 已经注意到在这里进行的投资竞争越来越激烈,并且还有很多外部风险投资正在流向菲律宾,争取获得在菲律宾当地的合同。我们已经与新加坡的一家金融科技基金展开了合作。而他们与 UBX 合作的理由之一就是为了进入菲律宾市场。所以,我认为我们正在看到,菲律宾市场开始逆袭,更多的风投资本正在进入这里。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来看,该地区的投资需求和发展态势仍在被压抑的状态。”

这一点在 Carlo 看来同样成立。不过,他也表示,在资本短缺问题的背后,资本竞争的愈发激烈却也折射出了这样一个现状,即当地初创企业的质量正在发生明显变化,这里的初创生态已经不同以往。今年以来,菲律宾初创企业的 B 轮融资热潮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并且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外界更好的认识到了这里的现状。“因此,如果看到菲律宾初创企业继续获得更多融资,我并不会感到惊讶。不久前,马来西亚出现了第一家科技独角兽企业 Carsome。随后,印尼的 Bukalapak 也走向了上市,再之后便是泰国···那些在新加坡已出现的景象很快也会在菲律宾呈现,因为投资正在向这里转移——菲律宾将很有可能成为东南亚的下一个投资前沿。”

 

从包容性创新中发现下一只独角兽

本月初时,菲律宾主流数字钱包平台 GCash 的母公司 Mynt 获得了一轮超 3 亿美元的融资。作为结果,Mynt 的估值突破至 20 亿美元,并以此成为菲律宾的首家独角兽企业。这无疑为菲律宾初创生态起到了一剂足够强劲的强心剂。但同时,人们或许也会想知道这种现象是否还能继续维系。

Carlo 认为,疫情的出现让戈壁对菲律宾创投领域变得更加乐观,而这里的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在菲律宾,一切才刚刚开始。如今,在他看来,在独角兽出现之后,其重要问题不仅仅在于有是否会有更多的独角兽企业出现。于此,哪些骆驼型(适应性强且着眼长远发展的企业)将转变为独角兽也是同样重要。以 Kumu 为例,他们对菲律宾人的影响是直接且深远的,而这同样也是让人感动兴奋的地方所在。

另一方面,在菲律宾,当地并没有出现太多由菲律宾人创办的能主导菲律宾市场的企业,目前大部分都是来自其他东南亚初创公司。从这一点出发,它同样也是值得人们关注的一个方向。不过,随着菲律宾政府对当地企业扶持力度的不断加大,这一局面也在不断随之改观。

当然,对当下的菲律宾来说,下一只独角兽的诞生仍有待时间来解答,但如 John 所说,这一问题也并非意味着不可回答。“菲律宾的发展正值起步阶段,这里有很多的社区群体,它所具备的生态系统也有广阔的空间。然而,在数字化和金融方面,菲律宾所具备的服务显然没有跟上。在这一充斥着多样性和碎片化大环境下,机遇同样是巨大的。因为一旦你破解了这个难题,任何社区或生态系统中都有可能出现独角兽企业。

例如我们所关注的医疗健康生态,它在数字化和金融方面明显落后。所以这个领域中的机会很多。此外,菲律宾的二级房地产市场也是。对于外国人来说,这里高度缺乏资金流动性和高度碎片化的特性让其很难驾驭,但这也等同于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并且同样在数字化和金融方面的服务有着短板。因而这一领域也有可能出现突破。在我看来,菲律宾现在需要的是基础设施之上的建设。

而除此之外,可以看到,菲律宾的消费群体也会是另一个生态系统。它直到最近都还是没有完全集中。即使是最受欢迎的菲律宾电商市场也只能在消费市场中占有很小的一部分。所以,这里的未来空间也很大——他们需要市场上如何向商家提供经营贷款或营运资金、如何为个信用卡普及率低的国家居民提供消费贷款或者分期付款或先买后付服务、如何整合数字支付以进一步提升在线支付体验,如何实现与商业和零售业的同步发展···”

因此,他总结称,从当地的基础层面到之上的更为复杂的层面,这其中都会为创业活动提供完全不同的机遇。“然而,这些领域恰恰也体现为了一种包容性的角度——无论是去建立数字基础设施还是为欠服务社区或生态系统建立数字平台。不管哪种情况,数字化都是很好的界定标准。而对于真正的包容性繁荣,所有这些初创公司和数字化工作都对其有着积极的实质性影响。”

 

点击链接 参与 BEYOND 线上大会报名!

http://beyondinvitation.technode.com/beyond-virtual

 

下期预告

点击链接 获取更多议程!

https://beyondexpo.com/virtual-programs/​

 

BEYOND

 

 

参展报名,预购从速,请戳链接提交信息:https://beyondexpo.com/zh-hans/exhibitors/

成为赞助商参与大会,请通过 bd@beyondexpo.com 联系,获取报价信息

限时优惠票已正式发售,请戳链接获取:https://beyondexpo.com/zh-hans/tickets/

媒体通行证申请,请戳链接提交信息 https://tickets.technode.com/media-passcn.html

BEYOND 国际科技创新博览会,我们澳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