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来自 Sensor Tower:

在全球移动市场,围绕着流行应用 TikTok 和抖音等形成的生态正日益成熟。Sensor Tower 商店情报平台数据显示,目前 TikTok 和抖音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累计安装量已超过 30 亿次。而与 TikTok 和抖音相关的应用已超过 900 个,其中三分之二是在 2020 年 1 月之后发布。

随着 2020 年初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TikTok 和抖音的热度急剧飙升,并在 2020 年第一季度打破单款移动应用单季下载量纪录。短视频风口引来行业关注,大量与 TikTok 和抖音相关的应用相继诞生,以获取流量红利。

2020 年,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上约有 400 款应用与 TikTok 和抖音相关,是 2019 年的 2 倍之多。虽然 TikTok 和抖音仍稳居全球下载榜榜首,但进入 2021 年与之相关的新应用发布速度放缓。在今年前 10 个月,仅 200 款新应用上线,相当于 2019 年的规模。

截至目前,TikTok 和抖音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总安装量约 33 亿次。与之相关的应用达到 900 多款,占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应用总数的 40%。

在与 TikTok 和抖音相关的应用中,49% 的应用集中视频下载类别,即让用户将平台上的视频下载到自己的设备中。这类应用增长的原因可能是 TikTok 用户希望将内容转发到其他社交媒体,以及在移动设备上保留这些内容。另一类应用提供了关于粉丝和话题标签的分析,以及增加粉丝数量和互动的功能,这类应用占 TikTok 相关应用总数的 21%。

另外约 6% 的相关应用是 TikTok 和抖音的竞争对手,这类应用以替代品的形象出现,以期吸引用户的关注。包括印度短视频平台 Josh,该应用在 TikTok 从印度应用商店下架后不久推出。

虽然围绕 TikTok 和抖音的相关应用仍在不断推出,但进入 2021 年这些应用的上架速度已经放缓。然而这并非意味着 TikTok 和抖音热度下降,仅仅是这类应用在过度竞争后触及天花板的迹象。展望未来,更多企业可能会选择通过 TikTok 进行品牌营销,而不是开发 TikTok 的辅助工具。

此外还有一些相对小众的应用围绕着 TikTok。包括持续从 TikTok 编译视频的聚合器应用,以及 Hype Me 之类的模拟器,让用户能够体验运营一个热门 TikTok 账号的感受,以及 Addison Rae Fake Call,粉丝可以通过它模拟与 TikTok 网红 Addison Rae 通话。随着 TikTok 社交属性的进一步发展,未来这类应用的数量可能逐步增长。

说明:Sensor Tower 下载量数据仅统计 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账号首次安装,同一个账号在不同或相同设备的多次安装不重复统计。下载量数据已合并同一个应用的多个版本,如 Facebook 和 Facebook L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