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大家普遍认为购买二手奢侈品是因为预算不够,而近年来,随着二手车、二手电子产品等行业交易的透明化和市场化,二手商品逐渐为消费者所接受,加上国家一直倡导的绿色消费的观念和近年大热的碳中和概念,消费者对于二手产品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另一方面,中国市场将成为全球奢侈品存量最大的市场。供给端充足,消费观念也在发生变化。

据贝恩《2020 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的数据,2020 年中国奢侈品境内消费的比例大幅超过奢侈品境外消费比例,达到 70%-75%。奢侈品消费场景向国内场景回流,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奢侈品品牌方为刺激消费主动控制境内外奢侈品价差,价差缩小并普遍控制在 20-30%;蔓延全球的疫情阻隔了国内消费者至境内得到满足,这种消费习惯在后疫情时代会得到延续;发展不断完善的海南岛离岛免税政策,使得海南岛承接了大量境内奢侈品消费需求。受益于奢侈品消费在境内场景下的增长,闲置奢侈品的国内消费获得可观增长。

二手奢侈品市场像一座冰山,华映资本投资总监刘天杰曾经说过,很多人看到的线上流量只占了 10%,二手奢侈品有 90% 的交易在线下完成。水下,才是这座 “冰山” 的主体。但是经过国内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交易平台在线上线下全渠道的持续教育,具有不同消费需求与行为特征的潜在消费群体逐渐转变认知,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接受闲置交易理念并尝试闲置交易,良好的交易体验有助于消费者对平台产生信任并养成闲置消费习惯。同时,认知的转变将帮助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行业解决货源这一痛点,促进交易正向循环。

二手奢侈品平台崛起

北京一中古店经营者塔塔透露,目前千禧一代成为消费奢侈品的主力,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中古包。“我们对于买家提供的价值,产品是最好的说明,顾客在我们这边可以买到高性价比的二手奢侈品,品质可以帮助我们做很高的复购和留存。”

二手闲置产业的发展培养了新的中高端时尚消费群体,进一步助推了中高端时尚新品牌的发展。加上此前,开云集团投资了 Vestiaire,正佐证了这种合作关系正在根深蒂固地发展。

2021 年 9 月,法国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 Vestiaire Collective 发布在新一轮融资中又筹集了 1.78 亿欧元,这距上一轮融资仅 6 个月。这使得 Vestiaire Collective 目前的估值达到 17 亿美元。在 3 月份的上一轮融资中,Vestiaire Collective 也筹集了 1.78 亿欧元,投资者包括美国老虎全球管理基金(Tiger Global)和开云集团 (Kering)等。由此,开云集团成为首个入股 Vestiaire Collective 的奢侈品牌方。由此可见,二手奢侈品行业获得了一级市场一定的认可。

妃鱼创始人兼 CEO 黄世昌认为闲置奢侈品平台和奢侈品品牌是合作、共促而非竞争关系。“我相信,包括奢侈品品牌方在内的参与方越多,参与的维度越多,行业越能够朝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塔塔也毫不讳言,新世代的消费者往往更相信一些大平台,反而实体店越来越难做了。“这一点让我们很奇怪,我毕竟是做实体店的,从前这类产品大家偏爱线下交易,触碰那种真实感,但是现在我发现有的人会更愿意相信一些线上的大平台。这也是我要和一些平台合作的原因。因为最近的消费转向就是如此,我们只能跟着趋势走。” 不过他也相信,未来线上与线下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

有待完善的二手奢侈品市场

相比于标准化高端消费品,非标准化高端消费品对于平台运营能力的要求更加复杂。妃鱼创始人兼 CEO 黄世昌认为,由于非标准化高端消费品的商品特征,以此为品类范围的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商需要具备专业的鉴定能力、精准的定价能力与差异化的运营能力。

“在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前年(2020 年)确实是一个顶峰,因为疫情原因大家都出不去,所以需求提升那么涌入进来的人也非常多。但是其中很多人的经验还不足以在这个市场持续立足,只能赚一些快钱然后草草收场。” 塔塔认为行业的一些乱象也有监管不足的因素在。

黄世昌告诉动点科技,目前闲置奢侈品行业供应链还比较分散,妃鱼通过整合 B、C 两端及拓展新品品类,重组供应链,用 SaaS 系统来完成商标格式化并提升商品智能化匹配效率,搭建服务中台,提高货品周转效率和业务履约效率;并且行业仍存在着商家鱼龙混杂、正品鉴定标准不统一的问题,对此,妃鱼在积极与第三方专业权威机构合作,诸如中检中奢中心和中溯等平台。

再者,由于奢侈品行业门槛高,直播属于新兴产业,所以存在行业高端人才相对匮乏的问题。“在主播方面,妃鱼有着完整的筛选、培训和成长等 SOP 体系,并且妃鱼与艺术类高校合作建立人才培训基地,与广电总局合作输送专业奢侈品主播人才;鉴定师方面,妃鱼的鉴定师需要中检培训认证持证上岗,并与中奢创合作培养鉴定人才。”

黄世昌也坦言,目前二奢市场监管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仍待完善。比如回收业务模式,增值税执行上的挑战;还有定价标准不统一,供应链金融缺失;在人才端,也缺乏详细的认定标准。

对此,艾瑞咨询提到,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业务的增长逻辑,从中期看,与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商不断提高闲置高端消费品的交易效率和履约效率密切相关。基于此,头部闲置高端消费品零售商应该通过供应链业务流程标准化,完成高效的内部供应链路搭建来提升整体业务履约能力;并布局线上及线上渠道,通过全渠道融合的业务策略来提升整体业务交易效率;最后,对内对外的业务优化配合不断强化自身品牌服务能力,为消费者提供交易信任基础。

因此,随着闲置奢侈品交易平台对内完成供应链搭建、对外完成全渠道融合并强化品牌服务能力,行业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高。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塔塔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