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字节跳动被爆解散战略投资部,涉及 100 多名员工的重新分配,此举引起创投圈一片哗然。随后,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所谓整体撤裁其实是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目的在于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不过外界猜测除了改变投资驱动的战略调整之外,字节此举也是忌惮反垄断的相关规定。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作为近些年互联网圈崛起的新贵,字节战略投资部的解散似乎也标志着纵横中国资本圈十多年的互联网 CVC 的凋零。

国产 CVC 的黄金十年

据了解,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最早兴起于美国,最初主要作为对企业并购重组的补充,由大型企业设立专门的风险投资部,对于企业战略布局中有关的或产业链上下游的小微企业进行投资。

与传统的 IVC(Independent Venture Capital)投资相比,CVC 使用的是主体企业自有的非金融资金,投资更多的是围绕主营业务,从企业自身的战略布局出发。优势在于投资的存续期较长,大部分项目没有退出的压力,便于鼓励需长期投入的创新。

中国的 CVC 投资发端于 1998 年,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 CVC 起步较晚,后发势头较足,且头部集中度较高。

在最初的十多年里,国内 CVC 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2010 年,国内 CVC 进入发展窗口期,一些传统产业巨头以及早期的互联网头部公司开始设立自己的战略投资部门;2015 年起,在 “双创” 的号召下,国内 CVC 投资开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这一时期,不仅 CVC 机构数量达到了巅峰的 170 家,CVC 机构对初创企业的投资笔数与投资金额都有显著增长;截至 2016 年,国内 CVC 的投资总额已经与 IVC 旗鼓相当。

发展至今,CVC 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企业 CVC,一类是互联网 CVC。

生产制造业是传统行业 CVC 主体的中坚力量,涉足 CVC 的传统企业主要有传媒、游戏、房产、医疗、物流、汽车、3C 硬件等。

而互联网 CVC 背后的企业也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以腾讯、百度、京东等为代表的老牌互联网巨头,一类是以 B 站、字节跳动、小米等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后浪。

凭借着超前的战略眼光和雄厚的资金实力,互联网 CVC 在服务于其母公司战略发展的同时,也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持续注入了蓬勃动力,成为了我国资本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

统计数据显示,2010 年~2019 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 CVC 投资金额的前十大公司分别是腾讯、阿里巴巴、复星集团、京东、百度、软银集团、奇虎 360、蚂蚁金服、苏宁集团、融创中国,其中有一半都是以互联网为主体的 CVC;仅 2019 年一年,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百度、蚂蚁金服在内的 10 家产业集团投资总额达 904.67 亿元,在同期 CVC 投资总额中占比近 80%。

大厂 CVC 的万亿投资疆土

如今,互联网企业已占据国内 CVC 主体公司的五分之一,体量不可小觑。数据显示,众多以互联网公司为主体的 CVC 近年来对外投资的活跃度远胜于其他以非互联网企业为主体的 CVC。

以上文中提及的字节跳动为例,这个后来居上的新巨头的成长史同时也是一部投资史。

成立初期,字节跳动的投资主要围绕与自身业务相关的内容产业。在抖音流量见顶的压力下,急于寻找广告之外第二增长曲线的字节跳动开始在投资方面多点发力,其版图也开始向教育、消费、电商、医疗、金融、游戏乃至更加艰深的企业服务以及硬科技领域扩张。

数据显示,创立至今,字节跳动的投资团队已投资了 193 个项目,自 2019 年以来,其对外投资笔数连年增长。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 年字节跳动累计投资 64 家公司,累计投资金额近 350 亿元,几乎已经占据了字节跳动 2021 年总收入的十分之一。

而作为目前国内最成功的 CVC 之一,腾讯投资并购部的建立早于国内大部分 CVC,其对外投资的频率之高、领域之广比起字节跳动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今,国内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股权列表中都有腾讯的身影。

IT 桔子数据显示,截至 2021 年 12 月,腾讯(系)累计投资次数超过 1180 次,其中仅 2021 年一年就投资超过 250 家公司,超过百度、阿里、360、京东、小米、字节、B 站同期对外投资数量之和,平均每 1.3 天就投 1 个项目。根据其三季报数据,腾讯 2021 年投资类项目公允值为 1.75 万亿元,相当于山西省 2020 年的 GDP 总量。

赛道选择方面,腾讯也偏爱宽泛的文娱传媒产业,并对构成其收入支柱之一的游戏产业情有独钟。此外,腾讯还是企业服务、金融、教育、医疗健康、新消费赛道的专业捕手。

然而,广撒网给字节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是投资精准度的下降,这一点集中表现为其所重仓的教育板块遭遇滑铁卢以及出售并表示不再染指证券业务。由此看来,字节跳动 “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 的确是深思熟虑后的合理决定。

同样地,暴发户式的投投投给腾讯带来的也并不都是超高的回报率。以 2021 年上半年 13 家完成 IPO 的腾讯被投企业为例,京东物流、每日优鲜、滴滴、快手、知乎等多家企业在锁定期内就已破发,其惨淡的业绩也不免波及到了腾讯。

互联网战投或将远离互联网

在字节解散战略投资部的同时,网上还流传着一份《互联网企业上市及投融资操作规范》,文件显示,互联网企业上市及投融资活动中符合 “涉及发改委《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要求许可准入的事项” 或 “平台用户超过 1 亿或去年营收超 100 亿的企业” 条件的,需在报市监前到网信部门前置审批。

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字节决定解散创投部的直接原因,虽然中央网信办官方很快辟谣称从未出台此文件,但在平台经济反垄断的常态化监管趋势下,以腾讯为代表的众多互联网平台今后的战略投资已不可避免地开始收缩。

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在字节的战略投资部被撤裁之前,巨头们已经开始和被投企业做切割。

据报道,阿里巴巴集团先是在 2019 年卖出了其所持有的 5.62% 的财新股份,又在 2021 年 9 月在浮亏 23 亿的情况下提前退出了对芒果超媒的投资,随后在 2021 年末、2022 年初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 CEO 张勇先后卸任了滴滴和微博的董事职务。

同样在岁末年初,腾讯先是以中期派息的方式降低了对京东的持股比例;后又宣布减持东南亚最大互联网公司 Sea 2.7% 的股份,同时放弃超级投票权,撤资总额达到 31 亿美元。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资本金融系教授胡继晔认为,互联网大厂 CVC 的战略投资很多时候有利于我国平台经济的增长,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但与此同时也将很多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小初创科技企业扼杀在摇篮之中。大厂通过控股、压制竞争等方式使这些初创企业依附于大厂的总体战略,遵守大厂指定的规则才能生存。这类资本的无序扩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已经触碰了国家对于垄断行为所划定的红线。

据了解,欧美国家常用赫芬达尔指数(HHI)来作为反垄断经济分析指标,它能更精确地反映大企业对于市场的影响程度,而我国目前对于行业集中度的判定还比较粗糙。

一鲸落,万物生。上述专家认为,大厂 CVC 自主收缩投资对于其他的中小企业来说是个利好,国内 CVC 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今天的平台经济也进入了发展与规范并重的时代。在反垄断监管常态化趋势下,巨头们逐步开放互联互通的同时,主动降低自身在互联网产业中的比重,也是配合监管的良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