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滞近一年的中概股审批终于开始破冰——通过摒弃 VIE 架构改选红筹、采用 PCAOB 有权检查的公共会计事务所等措施,年内已有部分中国公司突破政策限制成功赴美上市。7 月 12 日,继美华国际医疗、奥斯汀科技、中阳金融集团、金太阳教育之后,无晶圆芯片厂商豪微科技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成为今年第 5 家通过赴美上市审批的中概股。

过去三年里,矿机巨头们的日子都不好过:几经辗转的嘉楠耘智、亿邦国际赴美后市值惨淡,还没上岸的比特大陆也是屡屡受挫。在此背景下,这家成立刚满 3 年、仅用了一个月就飞速通关的矿机 ASIC 厂商也策略性地将上市时的叙事重心由挖矿转换成了时下持续火热的元宇宙。自称 “元宇宙底层基础设施服务商” 的豪微科技,似乎是想和令国内监管十分敏感的虚拟货币撇清关系,从而跻身更加体面的新贵阵营。

难念的矿机生意经

因在今年上半年出现近 70% 的剧跌,越来越多的资金撤出加密货币市场,挖矿需求下滑带来的矿难已愈演愈烈——挖矿所得无法覆盖电费,矿工血亏,蚂蚁、神马、阿瓦隆等一众矿机跌至挖矿成本价,比特大陆、比特微、嘉楠耘智等头部矿机厂商出货量和营收都受到波及。

此次赴美上市的豪微科技是杭州一家无晶圆厂 IC 设计公司,致力于开发 HTC(高通量计算芯片)、HPC(高性能计算芯片)、分布式计算及数据存储等解决方案。

招股书显示,2021 年,豪微科技为 iPollo G1 矿机、iPollo G1 mini 矿机提供 HTC 解决方案所得收入约人民币 3808 万元,占据去年总营收的 96.5%。可见豪微科技的收入严重依赖矿机市场以及数字货币市场最终的繁荣程度。

作为豪微科技的子品牌,iPollo 是一家成立于 2021 年的新加坡公司,其主要产品是比特币、以太坊和 Grin 币矿机。截至今年 6 月,iPollo 已在北美、北欧、中东和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完成了销售网络和服务体系布局。

但矿机市场寡头程度较高,3 家头部厂商基本占据了 90% 以上的份额。iPollo 这类小厂商也只能靠非主流小币种矿机获得一席之地。不过,虚拟货币整体崩盘的行情中,不论是比特币还是 Grin 币都无法幸免于难。数据显示,截至 7 月 15 日,Grin 币最新价格为 0.0598 美元。在头部矿机厂商遭受重创的下行市场周期中,预计豪微科技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也将因此受到负面影响。

不止如此,最新这一波加密货币跳水还危及了显卡、主板、CPU 的销量。统计机构显示,7 月初,德国的英伟达显卡平均溢价只有 2%,AMD 则较原价下调了 8%,为挖掘市场潜力,CPU 巨头英特尔也有一定程度的降价。

但若把时间拨回今年初,在加密货币市场一片向好的势头中,三大芯片巨头彼时齐刷刷地将目光锁定挖矿 ASIC(专用集成电路)赛道:英伟达和 AMD 一直提供可用于挖掘比特币的 HPC 芯片或者默认旗下显卡的性能可用于挖矿,英特尔在今年 2 月宣布进军区块链挖矿领域,随后正式推出了首款挖矿 CPU 布拉斯赛克芯片和名为富矿萨克的专业矿机,在性能、算力、能效方面都相当优异。

综上,豪微科技转变叙事策略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主观原因是所处的矿机芯片赛道景气度下降、竞争加剧;客观方面,元宇宙所涉技术范畴广泛,是个容易蹭的热点。

元宇宙成色未足

豪微科技认为,与传统互联网相比,元宇宙计算能力要求更高的可靠性、智能性和灵活性,需要通过基本功率计算能力、分布式计算和存储系统、人工智能计算能力等新的元宇宙基础设施来实现 3D 实时渲染,这种需求将促进通用与专用芯片的发展。

招股书显示,豪微科技计划将上市募资金额的 45%,即 710 万美元,用于研发更先进的 ASIC 芯片、智能 NIC、视觉计算芯片和元宇宙计算网络平台 iPolloverse。

目前,豪微科技旗下的芯片矩阵覆盖了 HTC、HPC 和分布式计算与存储三大垂直领域,分别对应 Cuckoo 系列芯片、Darkbird 系列芯片和 Darksteel 系列解决方案。

其中,Cuckoo 系列是市场上首批近内存 HTC 计算芯片,2020 年发布的 Cuckoo 1.0 是市场上第一款最大带宽约为 2.27 Tbps 的近内存 HTC 芯片之一;2021 年四季度发布的 Cuckoo 2.0 已成为全球最大的 HTC 芯片。两代 Cuckoo 芯片的算力都明显好于行业龙头开发的通用 GPU,同样算力下的能耗也远低于通用 GPU。

这些芯片目前都用于研发并推出矿机,也就是豪微科技口中的 “元宇宙计算设备”。比如去年,基于 Cuckoo 2.0,豪微科技开发了用于挖掘两种以太币的 ipollo 系列矿机,今年预计还将基于 Darkbird 1.0 推出多款矿机产品。

上述产品已逐渐具备一定的客户基础,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 4 月底,豪微科技已收到预付款 8.33 亿元,约为去年全年的 90%。

除了硬件,豪微科技的元宇宙计算网络平台 iPolloverse 也在招股书中亮相。iPolloverse 是面向元宇宙需求的 3D 渲染算力服务平台,通过服务器资源的无准入接入,把全球闲置的 GPU 资源组织在一起,为元宇宙的 3D 游戏、3D 高精动态地图、智慧城市应用等提供低延时、低成本、高质量的渲染服务。

这与英伟达去年推出的即时 3D 设计协作和虚拟世界模拟平台 Omniverse 十分相似,后者也主打支持多 GPU 的实时渲染。相比之下,英伟达通过 Omniverse 合成的 15 秒黄仁勋虚拟人已足以在新品发布会上以假乱真,而 iPolloverse 发布的首个元宇宙场景 Nano Space 渲染效果如下图。

此外,iPolloverse 还支持用户将平台上的任何资产上链并转化为 NFT。豪微科技董事长孔剑平认为,基于区块链的元宇宙比基于互联网的元宇宙具有更多优越性,NFT 可以是元宇宙中交互的载体。但目前,NFT 作为元宇宙经济基础的地位尚未确立,各种技术路线仍在探索之中。

小结

实际上,豪微科技所贯彻的元宇宙整体路线也与英伟达几乎一致,即以计算能力、硬件、系统等底层技术架构为元宇宙提供基础设施。

元宇宙芯片的终极意义在于为进入元宇宙的基础设备也即 AR/VR 硬件赋能,支撑其构建不断逼近物理现实的沉浸式体验。英特尔高级副总裁兼架构、图形与软件部门总经理 Raja Koduri 曾表示,芯片算力需要提高 1000 倍才能为元宇宙提供能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豪微科技招股书中对于未来元宇宙的描述也仅仅是在为上市故事铺陈世界观——目前而言,其主要用于挖矿的芯片性能还远未达标。与头部厂商的技术实力相比,其元宇宙网络平台的优势也无从体现。

按 11.5 美元发行价计算,豪微科技募资金额为 2036 万美元,与矿机前辈们上市时的上亿美元规模相比已是天壤之别。助推人类畅游元宇宙的梦想才刚起步,豪微科技就被资本市场上了现实且残酷的一课:上市不到一周,其市值已缩水 42.7%。这或许也印证了在自身价值乏陈的情况下,元宇宙概念并非是新股起飞的万金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