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 年,美国 IBM 公司研制的并行计算机 “深蓝” 击败了雄踞世界棋王宝座 12 年之久的卡斯帕罗夫。2016 年,谷歌人工智能围棋程序 AlphaGo 战胜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实际上,人工智能已经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些甚至能媲美专业水平。

近日,艺术品拍卖公司朵云轩在上海上拍百度 “文心一格”AI 续画陆小曼(近代才女,曾为上海中国画院专业画师)未尽稿之《夏日山居图》,这是中国大陆艺术品拍卖首拍 AI 数字艺术品,也是一次对 AI 赋能及数字版权的探讨及实际的商业转化的大胆尝试。

左:陆小曼未尽稿  右:百度文心一格完成稿

AI 如何接轨才女未尽画稿

AI 作画可控性是当前学术界公认的难题。风格、皴法要求严格的中国画,对 AI 创作是更大的挑战。AI 作画的原理和人类绘画不尽相同,因此在陆小曼未尽稿基础上续画,需要将两种不同的绘画流程充分融合。

一直以来,AI 作画技术在实用中面临需求描述困难、多样化需求强、模型生成结果筛选难等难题。乐震文(上海海事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与陆小曼师出同门,对其画风较为熟悉)在陆小曼最著名的画卷中,又拆解出了一串山水密码,提供给百度 AI。

文心一格依托百度文心大模型,基于陆小曼大量存世的作品数据,绘画、书法、书信,历经 AI 学习、AI 续画、AI 上色、AI 生成诗词多个环节,最终完成了这幅未来版陆小曼的超 8K 高清山水画。

百度文心一格总架构师肖欣延表示:“AI 作画也是像人一样先学习,从海量的图像和文字的配对数据学习,也就是每一幅画都有文字的描述,AI 会从这里面学到语言和图像之间的关联关系。这种关联关系非常复杂,其中包含复杂的概念,且一个概念会有多种画面对应,比如一个山峰的概念,会有多种不同风格的图像。”

他指出,利用 AI 来作画先要给给 AI 输入一段文字描述,比如山峰上的松树。根据这个描述,AI 就会调用学习到的经验和知识,通过语义理解、多画作风格适配、结果优化排序几个步骤来呈现你想要的作品。“首先随机生成模糊的初始版本,然后不断修改,它的修改过程会有几百轮,整个轮廓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变的越来越明确,细节也会变的越来越丰富,最后形成和人审美比较一致的成品图”。

数字版权的迷思

AI 绘画方兴未艾,还没有形成一个规范、成熟的行业。目前国内 AI 绘画平台多是自互联网服务业务衍生而出。百度旗下拥有文心大模型 ERNIE-ViLG 文生图、文心一格等。另外还有 Tiamat、6pen.art、Draft 等网页生成器,这些平台大多支持免费生成画作。

尽管 AI 艺术和音乐生成器的数量逐渐增多,但其作品仍然不受现有版权法的保护。目前一些国家的相关法律就要求作品需要具有明确的行为主体,即人类作者身份。实际上,许多国家的法律都没有明确规定计算机生成的艺术作品的版权归属问题,一些不同机构的裁定也拒绝对其提供法律保护。

在现行的法律框架下,使用者和模型的研发者在不同的用户协议下都可能成为版权的持有者,正如这幅续作的版权目前就在百度手里。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哲表示:“关于 AI 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能否被认定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关键要看在 AI 生产内容的整个过程中是否存在人类的个性化的取舍与安排,譬如上述案例中的数据设定、框架模板和风格的取舍、算法模型训练等,如果有,则很可能被认为是具有独创性的作品。”

肖欣延则认为人是 AI 作画的决定者,即便要用 AI 生成一幅画,也需要进行人为的选择,需要告诉 AI 自己想要的画面和艺术的风格,因此最终生成的画作仍有个人干预的烙印。

如今,新西兰、印度和英国都制定了赋予 AI 艺术生成器开发人员版权的法律。英国的版权法摒弃人类作者身份原则,规定生成文学作品、舞蹈、音乐或视觉艺术的 AI 程序开发人员是合法创作者和版权所有者。

对艺术家的鞭策

人工智能在艺术领域的学习与创作能力正以蓬勃之势不断刷新我们的认知,同时也让公众对科技与艺术及文化的融合创新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肖欣延认为,近年来 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爆发得益于大模型技术、算力和扩散生成模型的发展。“从我们技术角度来看,AIGC 没有那么夸张,大体上 AI 是根据它学习过的数据,对概念进行组合、重构和呈现。AI 作画其实和人的机制不一样,人的认知推理能力,机器还不完全具备,所以也谈不上有自我的意识。”

他认为人机共创是当下 AI 作画值得推荐的应用方式。“一方面 AI 真的有很强的学习和模仿能力,生成的画作质量非常不错,生产效率也很高。另外一方面,AI 到底怎么样去作画,生成什么样的画要靠人的描述,并且画的最终呈现也要靠人来挑选。综合两方面来看,我们用人机共创的方式,一方面发挥机器的学习和模仿能力,提升效率;另外一方面也能把人的专业知识用进来,更好的激发 AI 创作能力。”

目前,人工智能能代替人力完成大量重复性工作,在作画前可以承担部分提供灵感、初步设计、生成多重配色方案等工作。海派画家乐震文则坦言:“如果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我不希望它来重复人类的劳动,而是创造自己新的世界,进入独到的艺术领域和人类竞争。”

另一方面,乐震文也感受到了压力。“当前最重要的是不断改变自己,让自己的绘画艺术能够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石涛早就说过 ‘笔墨当随时代’,如果你跟不上时代,还是一味在老套路里面求生,艺术家也不会长久。所以我觉得不要放弃自己学到的一套笔墨工夫,在绘画艺术方面更深入地研究,给机器学习带来的难度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