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4_09-26-50

合作。这也许曾经是以腾讯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巨头最不愿意触及的一个词汇,现在却已经成为对腾讯而言非常自然的一件事。腾讯的表现越来越不像一家 “中国特色” 的公司了——即使其发家道路似乎曾是那样。

有没有觉得,腾讯看起来,不太像多年前那么 “狗日的” 了?

2010 年 7 月,《计算机世界》刊登了封面文章《“狗日的” 腾讯》,把腾讯作为互联网公敌进行批判,将互联网商业竞争写成了不可调和的恩怨。“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 文章第一句,借美团王兴之口说出了当年互联网企业面临的三大选择:生、死、(被)腾讯。

甚至,“如果你的商业模式被腾讯看上了,做了一个类似的业务,你怎么办?” 一度成为我认识的几位投资经理面试创业者必问的一道题。

这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并不遥远的历史。然而这些年来——

  • 腾讯没有继续山寨 BBS 社区,而是收购了康盛创想,拥有了国内使用率靠前的论坛系统 Discuz;
  • 腾讯没有继续山寨 RPG 游戏,而是收购了 Riot Games,直接拥有了现在风头盖过魔兽的《英雄联盟》;
  • 腾讯没有继续山寨搜索引擎,而是入股了搜狗,替代了自家的搜搜和 QQ 输入法;
  • 腾讯没有继续山寨团购网站,而是入股大众点评,自家的高朋命运摇摇欲坠;
  • 腾讯没有继续山寨电子商务,而是先收购了易迅,又在接下来盛传入股京东

最近,“腾讯入股京东,易迅并入,原腾讯电商 CEO 吴宵光担任京东 COO,电商事业部整体迁北京。” 这样的传闻,简直如大老虎的消息一般言之凿凿,似乎只等官方宣布了。

这是怎么回事?

流量没落

腾讯当家的即时消息工具 QQ,至今仍是可能仅次于 Skype 的位居全球用户数前列的聊天软件。QQ 宣布有 6 亿多用户和最高 1.97 亿同时在线用户。根据网友统计,历史上腾讯以 QQ 作为名字开头,曾经一口气推出了 40 多种业务。

只要腾讯在 QQ 客户端的显眼位置放上一个服务,不管它是好还是坏,一定会火。

根据腾讯官方资料,QQ2000 带来 TE 浏览器(后先后更名为 TT 和 QQ 浏览器);QQ2004 带来 QQ 邮箱和 QQ 游戏大厅;QQ 2005 新增 QQ 宠物、Qzone、QQ 通讯录、QQ 音乐;QQ2006 增加了 QQ 钱包,后来发展为电商入口;QQ2007 主推搜搜的搜索框……

网易科技曾评论说,“腾讯在桌面互联网的成功,可以总结为 ‘以 QQ 为核心的一站式网络生活’ 的成功。”

2010 年,财付通合作伙伴的 “接口” 只能在 QQ 客户端左上角 QQ 钱包插件里的某个入口找到,没有更多的展示空间——理由是 QQ 客户端、QQ 空间和其它的平台上资源太紧张了。

《第一财经周刊》报道称,对不同产品线争夺公司内部资源甚至抢产品主导权的现象,马化腾只是观察,几乎不主动干预。

2012 年 QQ 客户端弹出腾讯电商平台广告,可能是客户端导入流量模式的尾声。2011 年开始,腾讯全年投入 20 亿,投资了易迅网等 6 家垂直电商,推出了 B2B2C 平台 QQ 网购。结果 QQ 网购变成了易迅,而易迅在微信上的入口,最终成为了腾讯对京东抛出的橄榄枝。

品牌意识

有很多种因素促成了 QQ 客户端作为流量导入方式的没落。搜狗输入法的异军突起,以至 3Q 大战自然是重要原因,它让马化腾做出了 “客户端不再重要” 的论断。但最根本的,还是移动互联时代的全面到来。

手机是一个单任务终端。QQ 可以弹窗,可以在聊天的时候在同一屏幕打开另一个工具,而手机一个时刻只能做一件事。如果设置了其他服务的链接,就会跳出当前的任务。另外,手机上并非浏览器包办一切,每个网站都可以有自己的客户端,而且原生客户端成为大家共同的选择。

此时,互联网核心服务的竞争已经从最初的抢占流量,过渡到抢占入口,最终过渡为深入人心的垄断品牌。用户再也不是给什么就用什么;他们已经对固定的领域形成了品牌认知。

就像在超市购物,就算杂牌食品位置再显眼,你也一样要去找名牌一样,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名牌的真正深入人心,让流量和入口的意义迅速萎缩。

过去,“开心农场” 的遭遇让开发者对腾讯又爱又怕。当年它接入 QQ 空间以后,服务器即刻瘫痪。既成事实下,五分钟公司只好同意腾讯买断了农场游戏在 QQ 平台的运营。此后腾讯从该游戏中获得几十亿元的收入,但这些都已与五分钟无关。

不过,这已经是移动互联网前夜的事情了。随着流量和入口的重要度下降,开发者自己形成了优胜劣汰:实力较弱的开发者,退出市场的速度变得更快;而对于强者,腾讯已经无法控制。

所以,腾讯就干脆放弃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走强强联合的路子。

“倒贴” 的战略合作

是什么吸引搜狗的王小川在最后一刻惊险一跃,在所有人都觉得搜狗一定归 360 的时候跳到了腾讯的怀抱?

腾讯科技称,正是王小川本人积极奔走,促成了搜狗和腾讯达成合作。2013 年 7 月中旬,正当 360 和搜狗的谈判还在进行中时,王小川飞往深圳密会腾讯高层,重启了双方的谈判窗口。

王小川三年前就反对过 360 入股,这次也坚决反对,理由是 360 无法保持搜狗的独立性。张朝阳也暗示,与 360 的合作方式是 “把搜狗基本上揉碎了来滋养 360 的茁壮成长”。

“对王小川而言,腾讯入股后现有团队还可以继续主导,腾讯不会过多干预其独立性。这一点王小川可以从傅盛那里得到印证。腾讯入股金山网络后,对金山的独立性尊重很好,少有干预。” 腾讯科技写道。

交易完成后,腾讯的搜搜、地图和 QQ 输入法,都成了搜狗的资产。同样,腾讯最近与大众点评和京东的战略投资,都是大方的将自身的同类资源并入交易对象旗下,这和之前拆开已经拥有的好品牌,冠以 “QQ” 的前缀形成强烈反差。

当当网的李国庆曾说,“刘强东不会给腾讯控股权,腾讯还把电商交出去,这是战略上要放弃电商的节奏?”

从腾讯对搜狗、大众点评和京东的投资寻找共同点的话,就是腾讯需要的是一个在董事会中的位置和发言权,而非寻求对公司的直接控制。而且,和微信出现之前相比,腾讯重新拥有了跟上游企业谈判的话语权。尽管品牌的影响力已经高涨,但微信依然是最方便的接触电商、O2O、支付等服务的方式。如果彼此对抗则两败俱伤,而合力则会达到最大的价值。

可以说,只要腾讯保证这些战略投资的服务不跟着其他对手——尤其是阿里——跑了,就已经达到了目的。

被迫觉醒

2010 年 4 月 12 日,腾讯宣布向俄罗斯互联网公司 DST 投资约 3 亿美元,两家公司建立长期的战略伙伴关系。对 DST 的投资让腾讯间接和 Facebook 与 Zynga 发生了关系。

对国际市场来说,这是一切的开始。此前,截至 2009 年底腾讯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人民币约 116.953 亿元,但在并购扩张的道路上依旧谨小慎微。2009 年 6 月,马化腾对 《21 世纪经济报道》说,“我们也想(做并购)啊,但是找不到合适的。”

截止 2013 年 10 月,腾讯在海外的并购或投资金额已经累计超过了 20 亿美元。动点科技整理了一个详细的名单。其中,有动视暴雪、开发《虚幻》引擎的 Epic Games、开发《英雄联盟》的 Riot Games、定制手机操作系统 CyanogenMod、闪购网站 Fab.com、韩国市占率最高的聊天工具 Kakao Talk、情侣社交应用 Pair、以及来自知名孵化器 Y Combinator 旗下的一系列公司,等等。

腾讯还有一些其他的 “小动作”,比如从由阿里巴巴和平安保险共同建立的网上保险公司众安在线获得 15% 的股份。与当年刚谈起 “开放” 时候的手忙脚乱相比,现在很多业务部门的跟风 “开放” 已经偃旗息鼓,微信的合作策略却是驾轻就熟

合作。这也许曾经是以腾讯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巨头最不愿意触及的一个词汇,现在却已经成为对腾讯而言非常自然的一件事。腾讯的表现越来越不像一家 “中国特色” 的公司了——即使其发家道路似乎曾是那样。

重要的是,腾讯之所以敢这么走,因为它已经找到了自己下一个时代的轴心——微信。有这个轴心在,任何合作就会很好打开,且很容易对腾讯产生依赖性。有微信这个产品在游戏上的变现验证,微信也越来越敢将入口放开。

有了下一个时代的新领域开拓,腾讯对于上个时代起跑线就落下很多的领域就无心恋战。移动电商腾讯已经试了很多年都是无法破局,已经意识到靠自己做不行了,于是干脆放掉,为征战下一个时代的疆域轻装上阵。

如果说 PC 时代,腾讯是被人嫉恨的专制封闭的帝国,那么移动时代,腾讯已经被迫开放,逐渐放手选择缔结联盟关系来开疆拓土。这种放手实际上也不是自愿的,是在强大的创业公司已无法被其碾压后的被迫觉醒。

txx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