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077793e4ee0a6a2f5bebac3bb79bc

「LAST DAY」是晓锋的一个新栏目。它以月度总结的形式呈现,重点介绍那些采访中的人或事。

总而言之,「LAST DAY」4 月刊来晚了一步。

在小长假里,不知道你是否和我一样,傻傻得选择了挤入人流,看尽人卷人舒、人起人涌。“不知道人多么?” 我在绵山脚下雍长的人流中问。“知道啊。” 几乎所有被问到的人都这么诚恳的回到。“没办法,平时没有时间。” 同行的姐姐一语道破天惊。看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的语义也在新时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每个月下来,我手头都会积攒几家采访过的初创公司却因某些原因未能成文。「LAST DAY」3 月刊:烟雨三月忘北京)尝试将这些公司集成在一篇文章里。在太原南开往北京西的高铁上,我将向你讲述这么几个故事。

︳LAST BIG:小米想要借助 Ninebot 开拓美国市场?

Ninebot 收购 Segway,对于中国科技圈来说,确实是一则重磅消息。在消息确认后的那周末,我通过电话采访了 Ninebot 创始人高禄峰。本来,我们约得是 11 点钟面访,但他的 “私人助理” 告诉我,约访的媒体太多了,改在 9 点半电话吧。我说,好的。

我准备了 6 个问题,按照以往的经验,答完这几个问题要至少半小时。电话那端的高禄峰,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言简意赅,抑扬顿挫。但是,我们只聊了不到 20 分钟。加上我提问、彼此停顿的时间,每个问题回答的时间不到 4 分钟。不过,还是获得了一些我想要得到的讯息。下面是摘录的 3 个问答。

动点科技:Segeway 在 100 多个国家拥有渠道和用户,这将帮助 Ninebot 销售自己的产品。但产品销量是有上限的,可能还是现在 Segway 的一万台。在提升销量上你们有何打算?或者说压根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高禄峰:我认为,不存在销量上限的问题。实际上,这个品类的销售上限还没有出来。Segway 的价格较高,现在购买的用户大多处在金字塔尖。

在提升销量方面,两个品牌的销售渠道是拥有自主性的。Segway 主攻的是欧洲和美国市场,亚太渠道销售不太好,而 Ninebot 在国内做的不错。品牌和定位结合,才能够产生最大的效应。两个品牌今后将有不同的定位,有分割。具体来说,Segway 还是相对高端的定位,Ninebot 则是大众市场。

动点科技:有传言说,去年你们曾经拒绝了小米的投资,不想被纳入小米的生态圈。

高禄峰:其实并没有。小米内部有一支十几人组成的团队在看不同的方向。小米一直想要投资短交通,我们也一直有在接触。在收购谈判的过程中,小米的高层一直在参与帮助沟通。我们扮演的只是宣布这一消息的角色。

动点科技:ninebot 与 segway 的联姻,是否有利于小米手机的出海?

高禄峰:我们去年 2 月份和 Segway 接触。最开始想要合作,直到 8 月份提出收购邀约。小米已经在巴西、欧美布局了,并非想通过 Segway 的渠道去销售品牌。

实话说,这次收购颇为费解。结合去年多地政府下令平衡车禁止上路,我一度以为这个品类会和智能手环一样寿终就寝。想来,难道是我再一次错了?

︳LAST ROBOT: 明机器人奔谁而去?

此刻,高铁离开石家庄正在向终点站驶去。旁边的一位陌生妹子正在看着《超能陆战队》。这部电影,我看过两次。或许,在感慨 “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大白” 时,光阴就噌的一样将我们拉到几十年以后两鬓斑白的摸样。

前段时间,上海明机器人团队到访 798,并向我展示了他们的第一部作品。其与我们此前报道过的 PadBot 几乎一致。不同之处或许在于使用场景。

1427441071“我们目前在与一个高端品牌合作,在店内部署明机器人后,消费者即可进行远程购买。这种类似轻 O2O 的模式,对于商家和消费者而言均利好:商家花一点点成本即可提高转化率,而参加活动对用户而言是一次新的体验。” 明机器人创始人孔尧告诉我。

他们还想把明机器人放在 798 的艺术商店、众创空间、上海博物馆等更多 B 端。孔尧说,凭他本人对产品的认知,完全能够理解 PadBot 为何会失败。泛机器人领域是现在投资的热点,相信会有越来越多耕耘此领域的初创公司诞生。

︳LAST SONG:《What if》

时速 304 千米的高铁,沿路所见都是北方春天傲人的新绿;电塔夹裹着黑线在迅速撤退,成片低矮的红房也静静得离去;没有白云的蓝天里看不到一只燕子,远方的楼宇渐进已然表明目的地就在前方。

戴上耳机,打开酷狗音乐,ColdPlay 的《What if》随着 9 号线的人潮在耳畔逐渐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