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被传统企业拖死!那些年轻人不该走的弯路

shutterstock_85202701

编者:本文作者为森纵教育联合创始人蔺华。

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互联网公司需要怎样的年轻人?》刷爆了朋友圈。回顾我自己的经历,我很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年轻人选择加入怎样的企业。

十年前 ,我正在微软做开发者社区相关的工作,有个非常牛逼的Title叫布道师(Developer Evangelist), 那时我正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厌倦了每天去谈大客户,想要自己做点事情。正好青岛一家传统企业想要向互联网转型。
老板找到我,说有7亿资金随便花,还请我到一家很豪华的酒店吃饭。当时我觉得这老板对我特别好,很给面子。于是义不容辞打包好行李就去了青岛。

去之后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沟通障碍。搭建公司网站的时候,我买了一个以“中国”开头的域名。老板看到之后说,为什么注册这么大的域名?我们只想搭一个公司网站。要知道,“中国”开头的域名到现在是奇货可居。

我在青岛待了三年,类似的沟通障碍时常发生。我在那里耗费三年,回到北京真正开始创业做森纵教育时,已经心身俱疲。 后来我这样总结这近10年的人生轨迹:在青岛的三年是迷失的三年,在北京的前三年是找回的三年,后三年才是做事的三年。

然而,被传统企业坑惨,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故事,每一代的年轻人都在摔这个跟头。

同事小A

小A是我的同学兼微软同事。他有一个亲戚因为做外贸挣了不少钱,看到电商火起来后,就找他一起做电商平台,可做了三年也没起色。

其他同学、微软同事纷纷在各大互联网公司任高管、辞职创业的时候,他却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发展方向。好不容易想到开淘宝店,又没赶上好时候,赔了几十万。 接下来他又七七八八做了好几个,但总感觉一直没缓过来。

他同外贸公司做电商的那三年,就像在原始森林待了三年。等到他在原始森林里跟野兽搏斗三年后,回到城市发现大家都用上iPhone了,技术、商业模式都发生了彻头彻尾的变化。

可变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一点都不知道。

年轻朋友小B 

小B20多岁,义愤填膺地离开某大型国企之后,“强势”加入一家教育背景深厚的院校做在线教育。去之前,学校院长告诉他:有资源、有品牌、有决心,你做一个在线平台把内容卖出去就可以。结果折腾了一年多,一点起色也没有。

为什么?这所学校老师的课时费很高,因此开价很高,导致成本结构不合理。好不容易做出了一些视频课程,才发现线下讲得很好的课程,根本不适合于网络学习。比如有的教授讲一天的课,放在网上根本没人看。

最后迫不得已,他做起了2B的生意:把课程卖给企业。这跟传统培训机构向企业卖光碟有什么不一样?

好朋友资深老C 

好朋友老C,本来是做EMBA教育。碰到一位退休局长,拉他做行业职业教育,说对行业有理解,有老师资源。随后小C跟这位退休局长搭伙做起了在线教育。但做了几期课程后,他发现退休局长师资有限,要赚到钱必须向外部寻求更多师资合作。 结果两人却因为要不要从外部寻找师资起了冲突,因为退休局长觉得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尽管现在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的呼声很高,然而,旧企业消亡新企业出现,本就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规律。为什么掌握新技术的互联网的年轻人会加入大多数必将消亡的传统企业?是什么在诱惑他们?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不禁思索。

第一,钱多是诱因;

我在很多场所见到传统企业主急于向互联网转型,给互联网的年轻人开出很高的薪水,引诱年轻人加入。不然就是说,花多少钱都不要紧,账面躺着多少亿随便花。 但实际情况呢?即使花500块钱都要经过层层报批。
除了实际获得的金钱,年轻人很容易认为这是一个低成本创业机会,但却忽略了巨大的隐性成本。 事情做了一年半载没见成效,对企业来说,最多损失半年开支。但对于一个摩拳擦掌要大干一番的年轻人来说,可能好几年都缓不过劲来。

第二,发展空间;

很简单的一个事,互联网里的年轻人,有创业想法的很多,都想早日自立门户。这时传统企业的诱惑就来了:你来帮助我互联网化,所有事你一人负责。结果很可能就会出现类似我买域名时牛头不对马嘴的情况。

第三,以为资源是捷径;

传统企业在引诱互联网的年轻人时,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我有行业资源。资源其实是传统企业的核心,传统企业是渠道为王。 但互联网时代是产品为王。

在互联网时代依靠资源会造成什么局面?一件事情的启动很容易,但要做长久却不容易。也就是说,可以赚些小钱,但赚不了什么大钱。

很多互联网的年轻人加入传统企业,都是因为“老板有决心”。但意愿并不能改变思维模式、实际状况。

对传统企业转型的结果也不能一概而论。纵观国内外商业史,仍有少数公司在一个浪潮过去之后,经过一个痛苦的蜕变,再次迎上新的浪潮。

但这样的公司该如何识别? 总结我自己摔过的跟头,我觉得这几个方面可以作为参考:

第一,它从哪里来,也就是说企业的发家史,是否存在甩不掉的脐带。脐带过大的企业,要转型一般很难。

第二,转型过程中是聚焦产品,还是渠道?聚焦渠道是传统企业的玩法,只要处理好政府、企业关系,东西就能卖出去。但在微信朋友圈都能卖东西的互联网时代,关注产品才是企业生存的王道。

第三,做事的关注度。只谈钱是不行的。 如果一家公司拿钱诱惑你,你可能根本挣不到钱。光谈理想,更不靠谱。很多传统企业老板谈理想的视角,更像是说:我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咱们一起去这儿当国王。殊不知新大陆上已经有原住民,已经被其他国家占领了!

任何一个浪潮过来,风险和机遇并存。人生的岔道就出现在这里。 对于想创业的年轻人来说,什么是最宝贵的?机会成本和经验。

年轻人与其说要去传统行业积累资源,不如去积累经验,这包括对市场和用户的理解,以及实事求是的做事方法。这才是创业最关键的因素。

我觉得创业成功的人,身上最宝贵的并不是他现在有多少钱,而是他身上有多少个刀疤,避开过多少坑儿,解决过多少问题,这才是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