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ection

当今的互联网乱象丛生,一面人人鼓吹 “这里风好大”,一面人人唱衰 “ABC 轮死”,无数欲望和盲目随着热钱涌入创投圈。总有这么一群人,和大环境形成反差,用实实在在的勤奋和努力,稳扎稳打的态度,去制衡浮躁的风气,去化解和缓和着人们对这个圈子的误解,并让大家的关注点多多少少地从 “垄断者” 转向 “发明者”,从 “1 到 100 的红海” 转向到 “从 0 到 1 的蓝海”,去发现正能量和初生般的勇气。

他们可能是万千创业者的缩影,像 “德国战车” 一样强行推进,从不放弃,他们的亲身经历折射了这个 “最好的时代” 里掘金的故事,也折射了创业者们寻求尊重和价值认同的故事。

相信每个人读完,都有所得。

朱大卫:团队的从零到一

前两年,我一直在思考下一个社交创业方向。去年夏天,我在查尔斯河旁边跟 Yanfeng 同学跑步的时候有了一个灵感,想做一个基于声音的可穿戴。

这是一个没有被人提出来过的问题,用软件和硬件结合的方案去解决一个垂直场景下社交化沟通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全新的可穿戴,完全没有参考系,完全需要从本质开始思考和执行的问题。我社交网络创业 10 年,非常知道挑战一个完全 “Think different” 的产品起步面临的团队、融资和执行的困难。当然,也因为此,我居然着了迷,很快就休了学飞了回来。

回来的第一周,我就约了以前创业认识的小米的 KK。我们俩绕着五彩城外面的马路走了一下午,只记得当时小米墙上挂的 “Always believe that good things will happen” 和 KK 说的,正是因为雷军在小米最开始时就找到他,他才会为了小米 all in。我不能同意更多。是的,我要从一开始就搭建一个顶尖的团队。

尽管我自己的中美人脉网络并不弱,但初期找人还是挺让人抓狂的。首先,我并没有任何硬件方面的人脉,根本都不知道如何下手;其次,我自己也没有硬件经验,如何跟牛人探讨问题都不知道;更重要的是,当时我孤身一人,带着个疯狂的乍一听觉得 “这孩子傻了” 的想法,怎么能让人觉得靠谱呢?抓狂。抓狂。抓狂。

开始快速试试吧,大概就是那几种方法。我先挑了 4000 多微信好友里面几百个稍微有点可能有硬件人脉的人群发了一下下,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移动互联网从业者和创业的朋友。50% 左右的回复率,10% 的人认识硬件圈的人。但因为人数太少,约起来效率也非常低下。

我开始尝试新的方法,譬如参加一些线下活动,然后进入一些行业的微信群。我用了一周时间,去传说中的各个咖啡走了一圈,也加入了几十个硬创微信群,认识了一丢丢的人。麻烦还是在于 Pool 太小,效率太低,也非常难以知道对面这个人的水平。

我是做社交出身,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了一下。之前的方法一:靠朋友来推荐估计是不怎么靠谱了,二度人脉太过于集中在同一个行业。 方法二:微信群人才质量不符合,线下活动的效率非常低,招聘网站和猎头公司也更走不通。 我需要一个更有效的方法,可以精准定位,迅速扩大 Pool,然后完成邀约。考察了一圈,试过了大大小小十几个职业社交网站。也就只有 Linkedin 最符合,效率应该会最高。靠自己了。

首先,我把自己 Linkedin 页面上的每句话都好好斟酌着写清楚。

其次,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靠谱,我给比较熟悉的朋友们发了邀请,让他们帮我 endorse。差不多一天就有几百个人给我点了赞,我的个人页面终于看起来比较棒棒的了。

然后就是整理筛选词组,根据不同的词组组合去找人。 首先我根据硬件公司,个人背景,相关职位词,和地点整理了相当多的关键词列表。当然,为了增加效率,我研究了 Linkedin 手机版和 PC 版的交互的不同,发现手机版可以更快的加人,因为它不会跳转到新的页面。这样在坐车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我都可以用手机版更好的加人。后来发现,那短短一两周,我居然加了 4704 个好友,这其中应该涵盖了联想,华为,索尼,诺基亚,摩托的大部分中高层。

这封信的回复率高的超出我的想象。80% 以上的人居然都回复了我这封信件,我这个新的微信号的联系人列表上面从几十个人在短短两、三周涨到了上千个人。我大概给每个人都加上了标签,项目,产品,技术的各种分类联系人都在上百人左右。当时感觉真的棒棒的。

以学习的心态邀约,是邀约过程中最好的总结了。加上微信之后,我一般直接开始约,每天安排四-五场,早上一场,中午一场,下午晚上三场,把自己的 Calender 排的满满的。

更重要的,我把这个过程看成学习的过程,我很看重也很享受跟每个人的每次聊天。我会提前准备自己要问的问题 Notes,事后我又会准备这次会议的总结。

这个夏天,我在一个月内聊了接近 100 个硬件中高层,这中间有相当多包括诺基亚,摩托,华为,联想在内的非常资深的伙伴。我不单单选定了我们最初的豪华硬件班底,更重要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肯定了我的想法和方向的可行性,很多人也成了我们的长期顾问和伙伴。最重要的是,最开始的那一个月,我从每个见面的人身上学习到很多很多,也是我自己硬件和供应链生产知识突飞猛进的一个月。我们的从零到一终于也迈出了第一步。现在,我们正在京东做股权众筹,如果你感兴趣,不妨来看看,为我们点赞。

 

马克斯:海龟技术博士到深圳供应链 “跑男”

在美国学习工作了 10 多年后,我毅然决定回国硬件创业。

我以前一直做技术相关,硬件方案和研发很快就走上正轨。我要面对的问题是,硬件的供应链怎么搞?我虽然在 Intel 也管理过供应链,但是没有了 Intel 的品牌,没有了可能的大的生产量的许诺,供应商们会鸟我们么?

另外,作为典型的技术男,在美国工作这么久之后,对于跟深圳本地的供应商的沟通和配合方式能不能适应也是有挑战的。

只有在深圳,才能体会到深圳的特点。

10 年不在国内工作的我开始体会海龟落地的转变,具有 ALDH2(酒精代谢的关键酶)缺陷的我,几乎从不沾酒,沾酒必脸红。为了能让供应商权利配合,和对方老板首先来一杯总不能拒绝吧,一杯下去,对方的项目经理 PM 来敬酒了,PM 配合也是很关键的,好的,来一杯。这下好了,对方结构工程师也来敬酒了,总不能搞歧视吧,况且工程师才是干活儿的诶,还有电子工程师,品质工程师……不一会儿,乙醛在体内的积累终于爆发,还没走出饭店,电梯里我就完全吐出来了。

中国特色,我懂的。

终于,所有物料齐了,开始装第一台测试样机(中间省略 10 万字,David 说中间的辛酸等成功了再写, T___T)。装机的过程如下图所示。

仅仅用了四个月时间,三次迭代,我们成功交出了功能样机!

无畏,高效,敏捷开发和快速迭代,这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总结的。当然也从深圳的务实中学习到很多,我们合作的供应商们,哪一个不是当初都是扛着几杆抢到深圳开始的呢?

虽然我们今天已经在深圳有了完整的供应链队伍,但我依然在深圳 “跑男” 的路上激情向前。

 

陈鑫日志-频响曲线的从零到一

投资人会议前夕,CEO 同学的出现令我的这个周末变的如此充实

- “最近的样机声音怎么怪怪的?”

- “有么?上次我听的时候还可以的呀?”

- “你听听”

- “哦”

- $%^*&@#*

- “我们的声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就拿这样的声音去展示的?”

- “是啊!赶紧去深圳,声音问题没解决就不要回来了!”

- “就不要回来了?”

- “就不要回来了!!!”

……

于是,急行军打包,2 个小时后,我已身在机场,奔赴硬件调试主战场-深圳 -.-!!!

1. 脑补

简单来说,Vinci 的音频通路分为数字部分,模拟部分和声学部分。这次遇到的问题很明显低频是缺失的。鼓点和贝斯柔弱无力,宛如快断了气的呻吟!关键是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出现过,也不像我们预期的一样。

Day1 到深圳之后背着包冲到工厂,用专业仪器一测,结果是不仅低频掉的厉害,高频也完全木有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频响曲线是一个标准的麦当劳 M 型!可我牢牢记得,音频版刚调通的那天,那个夜里,声音是极好的!高中低频来说都是完整的,怎么时隔三秋甄嬛就成容嬷嬷了呢?

2. 可恶的小电容!

Day1 下午果断开始排查问题。模拟部分前段 DSP 补偿,中段 DAC 还原,后段信号放大。因为 DSP 之前也闹过小毛病,这样先排除中后段吧。我立刻就抓起电话联系了 DAC 芯片 ESS9018 的 FAE,也没顾忌对方反馈就在当天直接登门拜访借用他们的仪器测试,结果他们的 DEMO 板出来的频响从 20 到 20K 的几乎就没变。这已经不能称为频响曲线了,叫频响水平线还差不多!9018 果然是神器!再换上我们音频板的测量中后段器件性能:低频虽有衰减,不过总体上曲线也是平直的。

经过 10 几个小时的不停奋战,终于在深夜的时候找到了低频衰减的原因:音频板声音放大之后的通路上接了两个小电容,这俩货起到了的分频作用,导致低频完全缺失。摘掉这两个小电容之后,我们音频版的中后段也能输出一条差不多平直的曲线了。把整个耳机组装起来再听一下。嗯,声音只能说有改善,总体的问题仍旧存在!什么情况?!Day1,失败,在凌晨拖着包睡去。

3. 无辜的 DSP

Day 2 一起来,再抓起电话把 DSP 的 FAE 约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骂个狗血淋头。人家脾气倒也很好,先道歉,然后拿出他们的 DEMO 板,连上仪器一看,不也是水平线一条么?

好吧,今天主要发挥我 hacker 的本事。为了从侧面证明 DSP 有问题,我们想了另外一个方法:连上主板,把音频板 hack 一下,让信号绕过 DSP,经过 DAC 和放大电路后接到测试仪上。咦?还是个大 M!

折腾到晚上八点,看着 DSP FAE 无辜的眼神,我赶紧找个理由心虚地把他打发走了。既然问题不是 DSP 造成的,DAC 和放大部分也没问题,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主板了… 范围缩小了,但是我却犯了愁,主板的音频通路之前一直没有研究过,这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两天过去了,居然还没有进展,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4. 峰回路转

起床后我整理了一下,依然坚信最初的声音方案没有问题。我将此作为 baseline,列举了之后相关硬件的所有更改,一级一级地回退,一次一次地测量。十几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我发现了两个关键点: 麦克风和耳机。在操作系统判断插入耳机,且麦克风通路处于数字麦克风模式的时候输出的声音数字信号是正常的!好的,至少 Workaround 有了!

接下来的五个日夜可谓分秒必争,白天每一分钟都在和各个合作厂的工程师一起找问题;晚上他们下班了,我们挑灯夜战改主板,飞线,调试,到凌晨四五点的时候装样机给北京。终于没有耽误北京的展示,三天居然装了几个可用的样机,好像离问题解决也很近了。困啊困啊困。

5. 拨云见日

终于经过了 110 多个小时的查啊查,在 Gloomy 中彻底解决问题了。我从 Workaround 出发,再开始一个一个排除无关因素:麦克风部分找到了两个错误,给数字麦克风用的 TVS 管影响到了模拟麦克风。又火急火燎地去弄数字麦克风,找数字麦克风样品,改主板,编 ROM,传 ROM,烧 ROM… 数字麦克风不 Work… 抓狂!

当天下午到凌晨,又开始看了几十页 MTK 文档,找各式各样的人问 MTK 的耳机模式和扬声器模式的区别… 给 MTK 的 FAE 发 Ticket… 就在 MTK 的 FAE 说是不是 bes-loudless 的问题的时候,我们自己也找到了这个东东。

原来,原来在最后的时候发现,这是 MTK 内建的软 DSP,会针对不同的后端输出补偿,而且默认是打开的!我们这么好的音质全被这个软 DSP 补偿毁了啊!关了试一下吧,改主板,编 ROM,传 ROM,烧 ROM… 成功了?成功了!就在那条平直的频响曲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真的觉得 Give Me Five 之类的行为已经无法满足内心的激动了。

Day 10 早上了,满足。

于是想着:海鲜粥+海鲜粥+海鲜粥+海鲜粥+海鲜粥 实际上:凌晨两点能吃到的只有全家桶 Anyway, 十天艰苦奋战,带着漂亮的频响曲线,挥挥衣袖,骄傲地回北京去:)

 

Wen: If not now – when?

我来 Vinci 就是想疯狂地执行,每天一个,把一个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脑洞,高速率地执行出来,去验证。所以我就有了个角色- innovator.

“If not now – when?”

“If not now – Wen.”

在真正开始以自己的资源和能力而不依赖公司的人脉基础建群时,各种问题一一蹦出,打乱了我生活和工作的节奏。

首先我发现,我根本无法建立新的群或拓展原有的群,因为我根本不社交。最初在 CEO 和上司姐姐的帮助下,我们建了 “V 星人|大学群”、“爆颜值群”、“媒体群”、“智能硬件群”、“红人群” 等等。作为实习生的我也只需要也拉一些人进群,在群里活跃气氛,发发表情,不让群的气氛很冷就算 OK 了。

其次,我的朋友圈里只有四百多个 contact,而这些人也已经被拉进去先前建的各种群里。熟人资源已经没有了,于是我开始琢磨去开辟 “陌生人” 这块领域,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是我能想到的两个 source。我试着先建好了群,然后把群的二维码往微信公号的后台一抛,让感兴趣的人自行扫码进来。后来我发现,这个方法是 work 的,陌生人是愿意去跟陌生人交流的。

但很快,随之而来的一个挑战是 Vinci 当时的公号粉丝数还不多,扫码进来的人也仅是四五十人而已。方法论没有错,那么就需要换个形式吧。所以我需要找到一个更多人的平台,我首先瞄准了自己的微博来继续我的试验,因为自己的微博的粉丝数还是有一些的。

同样的,我中午的时候把二维码往微博一放,然后下午 6 点的时候就删掉。这个方法确实被证实了可行,按照这个方式建立的两个群 “伪学霸的读书会”、“一群假装有逼格的人” 在建群不久很快就有上百的人扫码进群了。并且在此过程中因为制造共同的兴趣、话题等等,群里的对话交流一直不停,气氛很活跃。

这时的又一个问题是,群在人满 100 后别人就无法再扫码进来。

这个时候,我开始思考:我无能再像以前那样固守和坚持原来的 pure 的微信朋友圈了。最开始随着进不同的群且在群里活跃而来的各种陌生人给你发送的好友请求,有的是公司的合作伙伴,有的是上司哥哥姐姐认识的朋友,但对我来说,这些人都只有一个面貌:那就是陌生人。那个时候,我的应对机制很简单:对这些请求一概忽略。因为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那时候,总觉得微信还是一块只属于自己生活的小小领地。而现在,我必须逼着自己去做自己很讨厌的做的一件事情——去通过陌生人的好友请求,然后转化,进而服务群的发展。

Find the Value Adding

开始加陌生人后,我的微信好友人数蹭蹭地往上涨,从开始的 400 多,到 500 多,到 800 多,到 1000+。每天会收到各种陌生人给你发的微信,朋友圈也充满了不认识的陌生人的生活状态。我因而特地申请了另一个微信号,把自己亲密的人重新又加一遍,然后开始了一段时间在两个不同微信号之间如人格分裂般的跳转。

直到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跟上司姐姐 Wen 抱怨吐槽,我实在不想再做微信群了,我从来不喜欢这样的社交,本来也不喜欢跟人线上的麻木的无目的无意义的交流,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 personal life 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做一件事情就要找到一件事情的 “Value Adding”,而不是为了做而做。我开始去思考,如何让建微信群这个东西能够给自己带来 Value Adding,同时也给别人带来 Value Adding,让别人真正在群里找到自己的需求。

同样的,我做了两个群来进行试验,因为自己对创业创新感兴趣,所以我想从这个兴趣需求出发,建立两个与创业相关的群,一个是 “北上广小伙伴百人群”,把广东北京上海对创业创新感兴趣的有志青年聚在一起;另一个是 “科技创业 bang bang”,把对科技和创业相关的人聚在一起。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因为有共同的需求和兴趣,所以这些群建立起来后,自己并不需要像以前一样说服、鼓励别人拉人进群,大家便会主动地积极地把身边与此相关的人拉进群,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些群的 Value Adding。“北上广” 如今有 117 人了,“科技创业” 群有 187 人。

延续这个思路,我紧接着着手建立了不同的群:

女神们的事业群 事业需求 131 人
最 in 最潮少男少女群 时尚需求 83 人
广东潮男靓女多多群 交友需求 101 人
磨颜的小妖精 护肤需求 78 人
剁手级网购瘾者团团群 网购需求 92 人
当 TPR 浪在米帝 留学需求 384 人
袋鼠国男神女神群 交友需求 67 人
大加州爆颜值群 交友需求 50 人
唱葩 音乐需求 105 人
萌妹纸帅正太群 交友需求 109 人
上海高校男神女神群 交友需求 52 人
清北切糕级单身 Puppy 交友需求 124 人
米国群 海外需求 129 人
欧洲群 海外需求 104 人

为了活跃核心群。我开始筹办线下 BreakListening 讲座,吸引一批又一批对不同讲座话题感兴趣的群体,将感兴趣的听众以微信群的形式聚合。我们举办了三期了,每一期 Break Listening 的讲座微信群都能吸引 100+的新鲜人加入。

我采取了招募校园大使的方法来拓展大学群。而在招募校园大使上,也抛弃了传统的看简历的招募方式,而是直接加这些对坐校园大使感兴趣的小朋友的微信,跟他们聊天,看看他们 social 的能力和潜力。我们在短短两周建了 “山东群”、“南京群” 等 10 几个群,我自己拓展的优质群的总数也超过 40 几个。

You are the one who Choose “U”

我始终很介怀:那就是微信群社交模糊了我生活与工作的界限。但随着这些的群的发展和自己对社交理解的变化,我渐渐明白,Social 并不会模糊你生活和工作的界限,相反,让其界限更加清晰,因为,You are the one who choose “YOU”. 是你在选择,在网络或者真实的世界里,你想做怎样的自己。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开始由原来的 “不喜欢” 到 “渐渐接纳”,由 “接纳” 到现在的 “热爱”,我给自己树立了新的目标是:从找到其中的 Value Adding 到成为人肉 Social Hub。在每次点开微信的时刻,我不再感到困惑与厌烦,因为我看到了 “需求”,看到了 “value adding”,看到了 “social 真正的力量。”

 

备注:本文来自 Vinci 创始团队的原创稿件 ,篇幅限制编者有部分的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