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

逃离课堂,是大多数人青少年时期的一个永恒的渴望,因为毕竟学习这种事情实在很难带给人快乐。可是真正走出校园后,那些该上而没有上的课,该读而没有读的书才慢慢地显示出它们的价值来。

“我们的用户瞄准了泛大学生。” 葱课创始人何东青说,这一类人群正处于从校园到社会的过渡期,迫切地渴望把大学逃的课补回来,或从就业角度出发,提高自己的职业技能。在葱课的 APP 上,有包括考研、出国、公务员、创业、求职、金融、IT、兴趣爱好等在内的多种门类的不同课程。然而比较吸引人的,还是葱课 “按需定制,众筹课程” 的模式。

744429467804886382

打开葱课的 APP,用户可以提出学习需求,然后由 “老师” 来进行认领。在这个环节,只要自认为可以胜任该教学任务的用户,皆可开课,并自定义课程费用及开课时间等。“葱课的内容产出有 UGC 和 PGC 两种途径,” 何东青介绍说,葱课平台现有用户量已超 100 万,其中有超 3000 名专业讲师及诸如 Google 核心工程师郑道朱、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等行业大牛,DAU 在 10 万左右。

在老师 “应征” 之后,葱课团队会要求其提供相关资质证明并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平台会将授课信息挂出,并进入 AA 众筹环节。有相关学习需求的用户可以参与报名付费,报名成功后分别填写 “希望老师重点讲解的内容” 并加入群聊,以便在教学过程中与老师实时互动。直播教学结束后,教学视频将会作为产品二次出售。

“我们给每个人认领需求、开设课堂的机会。” 何东青说,用户可以自行选择听取哪一位老师的讲解。教学结束后,学生给老师的评分将被公开,成为下一次用户选择的标准。

在最新版的葱课 APP 中,增加了 “知识圈”——一个类似于垂直社交的功能。在这里,用户可以发布自己的学习计划和学习进度,并了解朋友在看什么文章,听什么课。“我们在尝试将这款应用社交化、工具化。” 何东青说,目前,葱课已与包括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 30 余所高校及新东方、FDT 等百余家企业达成了合作,方便师生交流及企业员工培训等活动。

关于葱课的盈利模式,何东青介绍说,有 60% 源自学费提成,40% 源自企业服务及广告收入等。老师收益 500 元及以下,平台提成 40%,超出 500 元的部分,提成 50%,直播结束后,对用户购买录制视频的费用提成 60%。

96838375482514678

葱课的团队现有 30 人,全部是 80 后和 90 后,创始人何东青是浙江大学计算机系博士。关于葱课创立的初心,他介绍说:“我相信人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我们的平台希望给每一个人一个机会,让他把他的特长表现出来并因此而获益,同时,也让更多好学的人节省时间,精准快速地学到自己想学的知识。”

据悉,葱课在 2015 年 7 月完成了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并计划在年底开启下一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