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深圳现场报道】中国的埃隆·马斯克什么时候能把火箭送入太空?

87654

深圳作为“中国硅谷”的头衔戴了多年,其电子科技更是发展得如火如荼。说起深圳知名的科技企业,华为、腾讯、大疆科技等都绝非等闲之辈。但另一家相对而言离人群稍远的公司——光启科学,却是2012年12月习近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视察的第一家企业。需注意的是,他在深圳考察时只去了两家民营企业,另一家是腾讯。

围绕光启的质疑和非议,从未停歇。有人认为,他们的“盘子”铺得太大,难有足够的实力去支撑;有人认为,他们在资本市场的运作已远远领先于对技术的追求,科学家蜕变成了商人;也有人只是单纯地觉得,光启的有些构想就是忽悠,不具有实际应用价值。

“光启系”成立7年来,虽然有无数的黑科技涌现——近乎每一年都有一项新科技,但是,每一项科技都迟迟无法量产,无论是8年前号称震惊世界的“隐身衣”,抑或是多年来无数次跳票的“马厅飞行包”。

截至目前,其创始人刘若鹏主导下的“光启系”主要包括:港股上市公司光启科学(00439.HK),A股上市公司龙生股份(002526.SZ),以及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马丁飞行喷射包公司(The Martin Aircraft Company ,ASX:MJP)。

在今年TC 深圳创新峰会的现场,刘若鹏现身主论坛,与动点科技英文记者Masha Borak对超材料进行了讨论。

 

“我们公司跟传统材料不太一样,超材料并不是一种材料,它更是一种算法。”刘若鹏说。超材料技术是一种材料逆向设计技术,它通过对材料关键物理尺寸上的有序结构设计,使其获得超常物理性质。例如,人们可以利用超材料,任意控制电磁波的传播,根据人们的需要,实现材料设计的逆向控制。

超材料作为独立的学科,始于2001年。超材料技术是国际重点发展的先进技术。超材料研究得到了美国、日本等国政府,以及波音公司、雷神公司等机构的长期支持,现在已是国际上最热门的新兴技术。其中,美国军方确立超材料技术率先应用于最先进的军事装备;日本亦将超材料技术列为下一代隐形战斗机的核心关键技术。超材料领域现在正处于从科学研究到大规模应用的关键时期,类比于三十年前IC产业。

在被问及光启准备什么时候进入近太空旅行的领域时,刘若鹏说:“我们现在确实有计划,让各种各样的旅行者进入近太空。大家可以使用火箭进入近太空再回来。但问题是这个过程非常昂贵。”除了昂贵,还有飞行的速度问题。“这个速度不是在座的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刘若鹏说,既然光启可以设计一系列的新材料,并把新材料发送到太空中,他们正在考虑建设太空房间,耐热耐火耐寒,让人们可以住在太空房中。“我们可以用气球把他们带到近太空。我们的目标是五年内达到目标,今年是第二年了。”他说。

这样一个“太空计划”会烧出多么大的一个钱坑?“我们计算过一系列的花费,最昂贵的部分是我们热气球的材料问题。”刘若鹏说,光启有两个不同的方向,一是使用非常昂贵的技术,让气球可以被再次使用,或者采用一次性的新材料,安全且便宜。“我们试图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把第一个的成本控制在100万美元内,第二个控制成本在50万美元内。”

最后,关于外界将刘若鹏比作马斯克的言论,刘若鹏回应称:“我们公司在做非常先进的产业,没有多少竞争对手。我意识到有的媒体把我们称为埃隆·马斯克的另一个版本,我认为最大的原因是,很多公司强调互联网、O2O、共享经济这样的关键词,但很少有公司在航空、火箭、太空等领域进行研发。这些领域并不是非常简单的问题,门槛非常高,长期来说投资非常贵,价值回报链非常长,这就是为什么很少有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原因。”

 

(照片由全球独家云摄影V.Photos拍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