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驰科技于 2017 年 4 月 3 日创立,同年 5 月 12 日完成首次封闭场地测试,6 月 18 日获得美国加州交通管理局 DMV 颁发的路测牌照,6 月 24 日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9 月 8 日可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通勤。

大概两个月前,还沉浸在 “中国最快自动驾驶企业” 喜悦中的景驰科技也遭遇了 “最快” 的一记当头棒。圣诞节左右,百度以三大罪状(违反竞业禁止并招聘百度相关人员;百度在职期间注册景驰公司;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的方式窃取公司机密等)将王劲及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要求王劲及其创办的景驰立即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等。

王劲及景驰科技也因此作为 “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 中的主角,被放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景驰与王劲此前一直都在强硬回应,称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并将从法律上予以应对。但现在,景驰与王劲却来了个 180 度的转变,几乎突然服软了——王劲悄然从景驰离职。不过,该案件最终将向何处发展,目前尚不可知,但该事件背后,却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1、公司高管任职期间是否可以设立其他同样或类似业务的公司?

据了解,王劲于 3 月 31 日正式从百度离职。虽然景驰方面一直强调景驰科技于 2017 年 4 月 3 日创立,但实际上,有媒体发现该公司早在 2017 年 2 月 23 日便已经通过另一个人提交了注册申请,并于 3 月 29 日注册。4 月 3 日,王劲入职景驰科技并担任 CEO。虽然王劲强调他在任何时候没有在两个公司同时工作过,但有理由怀疑王劲在百度期间便已经参入了景驰的创立,而这涉嫌违反《公司法》。

这也给了创业者一个血的教训:千万不要在任职期间设立其他同样或类似业务的公司,否则将可能面临着民事风险甚至刑事风险。

根据《公司法》规定,企业高管不得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业务。《公司法》认为上述行为将不可避免地存在谋取公司商业机会的可能,损害了任职公司的利益。因此,《公司法》规定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公司获取的利润应该归入任职公司。除了这种民事风险外,上述行为还可能造成侵犯任职公司商业秘密的刑事犯罪。

王劲一直都说自动驾驶行业是一个 “快鱼吃慢鱼” 的行业,谁跑得更快,谁就会有更多的胜出机会,显然,王劲真的太着急了。

2、王劲是否违背竞业禁止?

竞业禁止是指:离职后,员工在一定期限内(由当事人事先约定,但不得超过二年)不得在生产同类产品、经营同类业务或有其他竞争关系的用人单位任职,也不得自己生产与原单位有竞争关系的同类产品或经营同类业务。

百度表示,在其和王劲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值得一提的是,启动竞业禁止时企业一般都需要向当事人支付一定的补偿金(通常是半年工资),而且公司一旦付出,当事人便不能够从事协议禁止的工作等。而根据百度的说法,百度一直按时并足额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对此,王劲方面也并没有反驳。

因此,王劲目前背负着违反竞业禁止的嫌疑:王劲一离职(也有说未离职)便创建了同样做自动驾驶的景驰,并招募了大量百度员工。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硅谷是不签竞业禁止协议的。硅谷认为员工可以自由择业,企业不能禁止员工跳槽或创业,这就使得企业很难保守技术秘密,因此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保持技术领先。不过,虽然硅谷不签竞业禁止协议,但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和国内相比却要成熟和健全很多。

或许,竞业禁止之痛,还得从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着手。

3、投资公司有没有查过景驰的背景?

景驰的某早期投资机构表示他们最初其实是注意到了王劲的竞业协议的。“但当时公司就有两个类似的诉讼,并且也都顺利处理好了。” 因此,该机构并没有因为竞业风险而放弃对景驰的投资。

另外,晨晖创投合伙人曾浩燊评论认为,竞业协议并不是一句话简单粗暴地规定了某个人不能干什么,某些竞业协议里可能会有一些特定的条款,比如规定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不受竞业协议约束等。曾浩燊认为只有有足够的细节条款决定了被投企业不会受到竞业协议太大的牵连,投资机构才会决定投资。“投资人绝对不会明知违反了竞业协议还要去投的。” 曾浩燊如此表示。当然,也有投资人告诉动点科技,竞业禁止在国内基本上形同虚设,“有风险,那就在幕后搞就好了。”

此外,还有一 VC 向动点科技透露机构在考虑是否对企业进行投资时,会将竞业协议作为风险写入尽调报告,但在决定最后是否投资时,还需要考虑更全盘、更综合的信息。“比如,创业项目是不是真的踩了大公司的必争之地等。”

总之,对于投资而言,竞业禁止问题似乎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4、从百度出来的很多人都在做自动驾驶,为什么偏偏向景驰和王劲下刀?

业界一般公认为百度是中国自动驾驶领域内的黄埔军校,从百度离职并在自动驾驶领域创业的创业者也相当多,而且很多公司都跟百度一样,主要做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为传统车企赋能。然而,为什么百度偏偏只起诉景驰和王劲呢?

有媒体认为其中的原因或许是枪打出头鸟。

2014 年 7 月 24 日百度证实已经启动 “百度无人驾驶汽车” 研发计划,但直到 2015 年 12 月才首次实现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然而,就像文章开头写的那样,景驰几个月走完百度一年多甚至更长的技术开发之路,后来居上,景驰也据此宣称自己为中国无人驾驶技术的领跑者。

景驰能跑这么快,是不是真的盗取了百度机密?某自动驾驶行业内人士称这肯定离不开原来在百度的积累,但我们也不能据此说景驰盗窃了百度的商业机密。实际上,即使在美国硅谷,大家也都是非常忌讳直接拷贝公司文件离职。然而,王劲的确是没有向百度归还所有的百度资产,主要指王劲称已经损坏并弄丢了的笔记本和打印机,这就使得王劲百口难辩了。

另外,也有观点认为百度也想要通过这场官司制止企业的人才流失,一位投资人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百度无人车正高调(运作),驱动内部往前冲。是在内部做很多激励,还是把叛将选一个来打击?我会选择第二个。因为第二个成本最小、速度最快、效果最好。”

或许,百度是真感觉到了压力才出手。

“这次应该是双方有关键的利益冲突了,而竞业禁止等问题只是一个比较容易拿出来绊倒王劲的点,即使没有,百度也能想办法找他的麻烦。” 某 VC 如此告诉动点科技。

5、如果打官司,百度的胜算大吗?

据了解,百度指控王劲的三项罪名中,前两项其实相对容易确定事件的真实性,在这两项指责中,至少在道德上,景驰和王劲都有些理亏。

不过,一般在关于窃取公司机密的官司中,原告都面临着举证困难的难题,原告败诉的可能性更大。因此,对于第三项关于通过未还电脑和打印机等窃取公司机密的指控,王劲是最能理直气壮地反驳的。

“百度有一个折旧的过程,3 年以上残值为零。” 王劲表示丢失的电脑已经报废了两年,而那台打印机也已经损坏并报废了 3 年。王劲认为那两台设备,在他离开的时候都叫残值为零。王劲表示他离职时甚至还为这两款报废的产品向百度赔了 318 块钱,觉得很冤。

然而,虽然在景驰是否侵犯了百度的商业机密这件事上,百度在法理上处于弱势,但舆论意义、损耗意义、打乱对方布局的意义,可能要大过真正追查 “窃密” 的意义。

比如在 Waymo 和 Uber 的官司中,虽然双方僵持了一年,但对 Waymo 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而 Uber 的无人驾驶计划却被彻底打乱了。为此,2 月 9 日 Uber 以承认错误的方式与 Waymo 突然达成和解,和解方案为 Uber 将向 Waymo 提供价值 2.45 亿美元的 Uber 股份,且 Uber 不得使用与 Waymo 相关的商业机密技术。

这两个官司非常类似,但百度最后会不会也通过和解取胜?我们拭目以待。

6、王劲中招后,百度出来的其他无人驾驶企业是不是也危险了?

据了解,像百度这样的成熟企业,遇到高管离职,一般都会要求高管签署竞业禁止的协议,在一定期限内禁止离职高管从事与原工作相同或类似的工作。实际上,动点科技也曾采访过某家从百度搜索出来的创业者,该创业者为了避免竞业协议,做了一个跟医疗相关的创业项目。而王劲显然是签了这份协议的。

但究竟百度都会与谁签订这样的协议?动点科技询问了百度方面的人,但没有得到回应。

然而,签署竞业协议也是有一定代价的,因为企业需要向离职人员支付一笔费用,一般认为这笔费用为半年工资。因此,百度可能不会要求所有人都签署这个协议。所以,出现众多百度系的自动驾驶企业也就可以理解。另外,百度在硅谷也有研究院,而就像前文所说,硅谷原则上是不会有竞业协议的。

7、中国无人驾驶专利战是否要开启了?

对此,某自动驾驶企业负责人评论认为现在离专利战可能还很远,“毕竟还没有人开始赚大钱。” 不过,该负责人认为自动驾驶领域知识产权侵犯的官司肯定会越来越多。而且早在百度与景驰的官司之前,Waymo 和 Uber 的官司其实早已经暗示了这个趋势。

实际上,北京同辉知识产权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制作的图表已经明显地表明了近年来中国知识产权方面的官司数量正快速增加。

“这些官司肯定给创业者敲了警钟,要重视知识产权。避免可能的专利纠纷。” 该负责人如此表示。

8、最后,离职是否能解决问题?

“由于百度是将王劲和景驰作为共同被告,王劲是否离职对已经立案的这个官司走向影响不大。” 不过,北京同辉知识产权创始人刘洪勋告诉动点科技,随着事态发展,百度有可能会有后续其他诉求或运作,“王劲离职后便切割其与景驰的关联,诉讼对于景驰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小一些,但这主要取决于百度后续是否有其他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