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优教:边看,边做,边学,才是实现素质教育的方式 | 创业

对于逐渐步入快车道的素质教育来说,抓住孩子的心,打下家庭这块市场成为了诸多在线教育企业的核心策略之一。

《2017 中国家庭素质教育消费报告》显示,虽然目前多数幼儿园及学校都有提供素质教育相关的课程,但八成家长倾向于为孩子选报校外专业的素质教育培训机构进行学习。在此基础上,近 7 成的家长会因为孩子喜欢而报名素质教育机构,2 成为家长觉得孩子需要而进行报名。

已上线近两年的考拉优教,希望能够在 2018 年开春进入自己的 2.0 时代。

创始人钱晋文如今对 考拉优教 的定义是,一个专注于 3-12 岁儿童素质教育的严选平台。在去年 4 月对他的采访中,他称考拉为一个“儿童专业教育 App”,并重点介绍了考拉图文、音频、视频、H5 页面和互动游戏页面等形式多样的内容。

“经过过去这一年,我们积累了 150 万用户,月活达到了 20 万左右,人均学习课程达到了每月 27 节,时长共约 80 分钟。”钱晋文说,但是他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一个问题——对于孩子来说,光看视频来学习课程内容,吸收的效果有限。经过测试,在学习过程中带入教具互动,效果将会大大提升。

在今春即将开启的 2.0 时代中,考拉将自己的业务一变为三,分为内容、教具、服务三部分,将阵地从线上延展到线下。

首先,在内容上,考拉团队将通过对市面上的数据分析,关注目前最热门、孩子和家长最关注的点,以机器+人工筛选的方式,提供优质和热销内容。“考拉不是一个垂直的内容生产者,而是一个严选平台。”钱晋文说,通过机器大数据分析和教育团队预判,考拉会与市面上已经存在的优质内容“谈版权”,或直接与教育领域的 KOL 合作制作内容。

在与 KOL 的关系上,钱晋文说,考拉目前有三个不同级别的方案。“一种是‘联合制作内容’,KOL 出提纲,考拉团队负责包装;第二种是‘浅层合作’,允许 KOL 在考拉的平台上先放内容,再根据用户反馈做筛选和判断;第三种是对非常优秀的 KOL,直接买断版权,与之长期合作。”钱晋文说。

其次,考拉会推出与内容相适配的教具,供孩子边看边学。考拉平台上的内容分为五大类,分别是自然科学,心灵成长,英语启蒙,艺术素养,人文历史。这其中有免费的课程,也有付费的课程,有纯内容的付费课程,也有既有内容又有教具的付费课程。“比如我们有《用积木认识世界—儿童乐高主题课》,这种课程孩子只看视频不动手是没什么意义的。”钱晋文说,家长可以线上下单,为孩子购买教具,随后考拉会将教具直接寄送到家。

在对教具的推广上,考拉预备在一二线城市开设线下体验店。所有的体验店由考拉统一设计风格,家长和孩子可以在店内现场体验课程,购买教具。“我们计划本月开第一家,到年底开满 200 家。”对于这个计划,钱晋文解释说,随着线上获客成本逐渐增高,线上教育平台也需要打开另一个市场,而采用教育新零售的方式,开线下体验店,招商加盟,是最高效的办法。

“ 另外,最近也有一个做了多年线下教育品牌连锁的团队加入了我们。他们有多年的线下运营的经验,可以有效弥补互联网公司的弱点。” 钱晋文说,而且经过测试,线下团队发现在运作得当的情况下,基本三个月内可以实现营收平衡。目前考拉平台上配有教具的课程基本售价在 149-199 元之间,一门课的课时为十节到五十节不等。

最后,在服务层面,考拉已与 500 余家线下教育机构达成合作,向用户出售 KPASS 卡。考虑到线上课程配合教具,能大大利用家庭时间做幼儿的兴趣启蒙,在启蒙后,家长发现了孩子的特长或者短板时,就可以对此进行加强和进修。于是,KPASS 卡就提供了这项服务。 “ 手持 KPASS 卡的家长,可以选择离自己住所较近的三个合作教育机构,带着孩子每个机构去上三堂课。” 钱晋文说,九堂课结束后,孩子和家长可以再正式选择最合适的机构跟老师进行进一步的辅导,帮助父母减少线下尝试的时间及金钱成本,又能精准的让孩子进修感兴趣的课程。

“在线教育企业里,做儿童素质教育的不少。但做垂直媒体的很多,做平台的很少。”钱晋文说,做垂直媒体更容易在短期内达到营收平衡,不需要太多资本,容易“活下去”,但长远来看,他认为做平台的企业更有希望能做大做强。“做素质教育平台需要走一条很长的路,考拉大概走了三分之一。”钱晋文最近正在规划考拉下一阶段的融资,希望利用这笔融资,把最新的这三块业务跑起来。

目前,考拉已经积累了一千个以上的 KOL,产生了将近一万节左右的课程,每月营收达到了一百万。钱晋文预判,到今年年底,考拉的用户数有望达到两百万,单月收入近一千万,整年达到四千万。

2016 年 2 月,考拉优教曾获得加拿大一家保险金融公司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