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远望资本由迅雷创始人程浩创办,定位于新一代技术型 VC,聚焦技术创新类项目。

“是的,我想一辈子活出两辈子的精彩。” 程浩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他戴着无框眼镜、身穿宽松 Polo 衫和牛仔裤、外加一双运动鞋。从外表看,程浩依旧很 “技术”,尽管他现在的身份是投资人。

今年 5 月,程浩宣布远望资本正式亮相。虽然去年江湖上就已经有远望资本的消息流传,不过,这次亮相算是程浩公开转型——从创业者变为投资人。这是程浩工作生涯的第三次转型。最开始,他加入了只有几十人的百度,这时,他是 “上班族”。2003 年,他和校友一起创办了迅雷,他变成了创业者。2014 年,他带领迅雷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2016 年,他离开迅雷,与松禾资本合作成立了松禾远望基金。2018 年,专门投资 AI、大数据的远望资本正式推出。

程浩总说 “一辈子活出两辈子的精彩”,所以外界看来,他喜欢不断 “折腾”。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似乎是水到渠成的选择。“创业之后的选择并不多,基本上只能干三件事:再创业、投资、退休。第一件事和第三件事我都不想做,那就做第二件事。” 程浩一边说一边做思考状,似乎说明这个决定是他考虑再三的结果。“先创业,然后积攒经验,积累财富,再投资。” 他把逻辑这样理了一下。

创业公司的五个金标准

对于程浩来说,投资毕竟是一个新行业,“我对这个事还是有充分的敬畏心理。” 他如是说道,“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把基金规模做得很大,因为我们自身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今年 5 月份,程浩就曾在公开信里称:“远望作为一只创业型基金,人少钱也有限,不可能像大基金那样在哪个领域都铺开,如果什么都看就什么都看不细,所以我们必须聚焦。” 他所指的聚焦也就是远望 90% 的资金都会投入在人工智能领域。

翻开程浩和远望资本的投资案例,自动驾驶公司 Roadstar.AI、AI 招聘公司简寻、AI 新零售哈哈零售等印入眼帘。远望资本的定义是新一代技术型 VC。就像程浩说的那样,中国过去 20 年的商业发展,以模式创新为主,真正的技术创新很少。而随着国际形势或者技术迭代的推动,未来技术创新会产生一个个爆点,如 AI、区块链。所以程浩希望专注 AI 这个新技术,投出更多细分的新应用。

当然,AI 有很多细分应用,程浩也不是挨个都要布局。和大多数资本的思路一样,他也是 “精品投资”。而如何判断一个项目是否是精品,他有五项金标准:

  • 第一,是否极大提升效率,是否极大降低成本,是否极大地提升了用户体验;
  • 第二,市场规模多大。“市场赛道有多广,这是一个往上走的市场,还是往下走市场,创业者一定要清楚。”
  • 第三,最适合的商业模式。“就像 BAT 最大的优势在于不缺数据,并通过技术构建起了自己的生态系统,这就让 BAT 拥有了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机会,这就是典型的互联网商业模式。” 他说。
  • 第四: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做。作为早期项目,对于投资人来说,团队很重要。程浩认为对于 AI 创业者来说,除了一些技术实力的积累,创业的初心也非常重要。为什么出发,创业者的初心决定了他能战胜困难的决心,初心越纯粹,创业成功的机会越大。
  • 第五:是否有护城河。就像大疆或者芯片行业,它们都因为某种优势而拥有了自己的护城河,建立起阻断其他竞争者的行业壁垒。

“这五个问题如果回答不了,你价格再低都没用。” 程浩很坚决地说。其实,程浩的这五条金标准在 Roadstar.AI 的投资思路中可以完全体现。首先,WHO 的一项数据称,2015 年全球有超过 125 万人死于交通事故,超过 90% 的交通事故,是由人为失误造成的。而自动驾驶可以省去一些人为因素干扰,在效率和有用性上是肯定的,而随着技术的迭代,该技术在成本方面也快速下降。自动驾驶市场也在不断扩展,据麦肯锡的一份报道分析,中国未来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到 2030 年,自动驾驶相关的新车销售及出行服务创收将超过 5000 亿美元。

所以宏观来说 Roadstar.AI 做的这件事是靠谱的,那么,Roadstar.AI 靠谱吗?首先,Roadstar.ai 的创始团队来自 Apple、NVIDIA 、特斯拉、谷歌地图、百度,在自动驾驶技术实力上是可以让人信服的。而后,商业化方面,该公司有多种思考路径,从技术方案、产品、数据几个方面考虑。最后,其多传感器融合方案的优势算是一方面的竞争壁垒。

AI 赛道迟早会跑出 “BAT”

当然,具体问题还是要具体分析,在看待很早期的项目时,这五个标准也许就不能都用上。“很多天使期的项目肯定不赚钱,因为他们人少,产品还在 Demo 状态。但是你要告诉我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你很有竞争力,你以后的盈利空间很大。” 程浩说。这个时候,团队的靠谱程度就是重中之重。就像现在还处于早期的人工智能,其的确是有一定的技术门槛。所以曾经也是技术创业者的程浩也希望找到合适的技术创业者。那是否有技术研究能力的人都可以得到程浩的投资呢?并不是。

一方面,他强调技术要走出象牙塔,真正落地才行:“纯理论性的东西应该放在实验室。一个公司发了多少 paper 只可以证明研究能力,但要做一个非常大的商业化公司,最终还是得落地,要有社会价值,这个顺序不能颠倒。” 另一方面,团队的人才组合也在程浩的考虑范围之内。他认为人工智能领域中有一部分是关键性应用,就是追求百分之 99.9% 准确率的应用,如自动驾驶和医疗、安防。“在这些行业中,99% 与 99.9% 的差距不是 0.9,是 10 倍。这种项目离钱远,技术迭代更新的研发周期较长。如果创始团队不太好,很有可能连持续融资的能力都没有。” 他说。

而在这些领域,程浩更希望创始人是行业的专家,而不是技术的专家。“我们希望 CEO 是行业的 plus,CTO 是技术的 plus。就像医疗的自动化看片,涉及到海量的数据,精确地标注,临床验证。这些过程没有医疗资源积累是很难做的。”

做下一个红杉,投出一个 AI 领域的 BAT 是程浩毫不掩饰的野心。“AI 领域的 NO.1,一定会出现。” 程浩认为,AI 的赛道足够大,是像互联网这样的大赛道,所以最后肯定可以出现科技巨头。“与互联网相比,AI 更像是一阵变化的飓风。互联网主要解决的是信息和连接的问题,核心是连接。但是很多领域如医疗,它的核心问题不是连接,而是效率。我把中国的十多亿人口和专家连接起来并没有多大价值,而是要让一个医生可以看 N 个患者,这是效率问题。” 他说。

当然,为了投出下一个 “BAT”,远望资本也会向创业公司提供包括找人、找钱、找资源,也包括商业模式的梳理、公司的治理,以及帮助企业做品牌宣传等帮助,其定义是 “合伙人式投资人”。

随着近两年 AI 领域的创业热和投资热逐渐冷淡下来,今年我们似乎已经没有隔三差五就听到有 AI 创业公司融资的消息。当然,几个跑出来的行业较头部的公司如商汤科技、依图科技等融资势头依旧较好,一些新晋公司似乎很难进场了。

那这个领域已经失去了创业的红利吗?程浩并不这么悲观,他认为 AI 对各行各业改造才刚刚开始。“现在几个独角兽都是在计算机视觉领域,未来还有很多垂直领域可以跑出独角兽。我感觉现在 AI 的发展阶段相当于 2000 年左右的互联网。” 他说。

“创业是找人找钱找方向,投资人也是找人方向。” 是创业老兵,也是投资新人,程浩将这两种身份切换自如。临近采访的尾声,友人的饭局在催促程浩了。但是当被问到回忆这些创业生涯,是否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描述自己。他安静的想了几秒,然后一改之前非常快的语速,非常平和地说:“坚持、乐观、阳光。” 说完,他自己大笑起来,整个采访间回荡着愉快的声音。

程浩总说 “不冒险就是最大的冒险。” 这似乎是对 “坚持、乐观、阳光” 的另一种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