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张艺 

数据整理 |  陈静

编辑 | 柳鹏

终于,第一块石头落下了。

8 月 25 日,旷视科技于港交所递交 IPO 招股书,这家累计融资接近 100 亿人民币、占据云端人脸识别身份验证解决方案市场逾 60% 的份额(灼识咨询报告)、背靠巨头(阿里巴巴)、极大可能成为 “AI 第一股” 的独角兽,终于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

很明显这是块巨石。旷视科技招股书公布后,不仅激起了大众对其巨额亏损(上半年亏损超 52 亿元)的质疑,同样也引起 “AI 落地” 这个老生常谈话题的又一次热烈的讨论——一方面,若挂牌成功,旷视将成为继小米、美团后,第三个以同股不同权方式登陆港股的企业;更值得注意的是,其上市或将开启 AI 企业上市潮——旷视也因此被贴上了诸多的标签、赋予了诸多的意义。

“旷视科技的上市,可以说是 AI 从行业概念落实到实体上市公司的新的一步。”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向动点科技这样评价。

互联网时代的数据积累、深度学习技术的突破、新时代用户的热情,加上资本的鼎力助推,这些 “天时地利人和” 为 AI 行业飞速成长创造了沃土,以至于爆发在 2016 年的第三次人工智能热潮依然势头强劲。不用借助于任何具体的数据,我们就已经能感受到和 AI 相关的技术、概念从四面八方渗透到我们生活的点滴中。

近年来随着市场洗牌,AI 行业逐渐从从泡沫回归理性,阵营也逐渐清晰:一类是底层研发平台公司,另一类是基于平台型企业与做上层应用的企业。其中底层平台公司凭借庞大的数据、技术壁垒和成长空间成为媒体、资本追逐的宠儿,也是独角兽扎堆之地。作为计算机视觉领域的 “四小龙”,旷视科技、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是我们在谈论 AI 企业的时候,脑海里首先会浮现的名字。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家企业均是诞生于 2016 年前,即 AI 市场尚未迎来爆发之时。旷视科技和依图科技分别成立于 2011 年和 2012 年,即使是相对来说注册时间较晚的商汤科技和云从科技,其创始团队也是脱胎于顶级科研院校,此前就有深厚的底层技术研发背景。与此后生于 AI 热中的企业相比,他们在算法、算力、数据这三项 AI 企业核心要素上优势明显。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此前曾直言,专注算法、算力,推动核心底层技术突破的企业非常容易赢者通吃。

目前,旷视科技拥有自主原创的深度学习框架——旷视 Brain++。基于 Brain++,其也实现了在云、端、芯等不同平台的深度神经网络算法创新;商汤科技自主研发的原创深度学习平台 SenseParrots,对超深的网络规模、超大的数据学习以及复杂关联应用等支持更具优势,还搭建了深度学习超算中心,大幅降低了各类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成本,并且缩短了开发深度学习算法模型的时间;依图拥有自主研发的人像识别算法,今年其又推出了第一款云端深度学习推理定制化 SoC 芯片 “求索”,针对视觉领域的不同运算进行加速,在保持极低功耗的同时,提升了计算能力;此外,云从科技在算法方面也是处于国家第一梯队,其人体 3D 重建技术加快算法速度 20 倍,并将准确率大幅提升 30%。

专注底层技术的特点优势造就了这些平台型 AI 企业在业务层做产品落地时,一般会先从 B 端和 G(政府)端切入,积累大量的市场资源,其中不乏安防、医疗、金融这样有门槛、天花板双高的行业。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向动点科技分析表示,以旷视科技为例,其招股书透露 “城市物联网” 方面的收入比例越来越大,也说明公司在 2B 和 2G 业务的上潜力很大。如果拿云服务市场的来对比,亚马逊正是因为掌握了大企业和政府方面的订单资源才稳坐第一市占率宝座的。

技术壁垒、成长空间带来了巨大的想象力,但想象力是一回事,真金白银又是另一回事。即便到了 9102(2019)年,AI 落地难、盈利状况差依然是这个行业最大的忧虑。

易观分析师何文倩告诉动点科技,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地存在三大瓶颈:一是市场缺乏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正确认识和商业价值认可;二是行业数据的缺失,影响了实际使用者的体验。

第三个原因是产业链。对目前的人工智能企业来说,成本占比最大的一为人才,二为产业链上游的芯片等硬件成本。人工智能产业目前处于培育期,人才以及配套的教育相对滞后,供不应求带来 AI 人才的高薪酬和企业的高成本。同时,目前 AI 落地以项目制/定制化为主,规模化不足,这带来 AI 企业普遍不具有对上游硬件厂商的议价权。对于头部 AI 企业来说,由以项目制为主,转向 “聚焦主流需求打磨解决方案+平台开发者满足长尾需求”,一方面规模化需求提升议价权,另外一方面,丰富 AI 产业生态,可能更容易跑出可行的盈利模型。

以旷视科技公布的招股书为例,其 2016 年、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6780 万元、3.13 亿元、14.27 亿元和 9.49 亿元,在净利润方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6 年、2017 年、2018 年和 2019 年上半年,旷视科技分别亏损 3.43 亿元、7.59 亿元及 33.51 亿元和 52 亿元。

半年亏损超 52 亿,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AI 企业这么能亏,可成功上市吗?招股书对此解释称,亏损主要是由于旷视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撇开我们管理层认为不能反映经营表现的项目的影响,我们于 2018 年的经调整净利润为 3220 万元,2016 年及 2017 年的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 9200 万元及 1.42 亿元。 截至 2018 年及 2019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我们的经调整净亏损及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 1.37 亿元及 3270 万元。” 招股书中写道。

“就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调整后的净利润 3200 万元,52 亿的亏损只是因为会计上记录的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不必纠结这个问题。”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表示,其实细分析其数据,会发现,因为服务型产品的优势,旷视科技的毛利润达到 65%,还有提升空间。

“A 股视频科技类 ‘白马股’ 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的毛利率只有 40% 左右。换句话说,旷视科技想要扩大盈利其实更容易。之所以愿意 ‘出血’,是因为其偏向在研发方面重投入,比如它今年上半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近 5 亿元,是营收的一半。”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认为,“投资者一般不会因为研发费用过高而苛责一家科技公司,反而会因为研发和投资不足对传统类公司渐渐失去耐心。”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研发开支占成本及开支总额的大部,其开支自 2016 年的 7820 万元增加至 2017 年的 2.05 亿元,在 2018 年进一步增加至 6.13 亿元,分别占 2016 年、2017 年及 2018 年总收入的 115.3%、65.6% 及 43.0%。 旷视研发开支由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的 2.35 亿元增至 2019 年同期的 4.68 亿元,分别占该等期间总收入的 76.7% 及 49.4%。尽管科技公司在研发上确实需要大量投入, 但营收的一半这个数字确实不小。

“回报周期长,投入大,风险高。” 易观分析师何文倩告诉动点科技,这是技术研发型企业面临的问题,“对普通投资者来说,存在一定的风险,需要甄别其是否具有可行的盈利模型。” 而对于这类企业自身来说,推进技术发展上需要持续的资本输入,加上前期造血能力有限,AI 企业需要进行大量融资,也存在上市的必要性,估值和融资额都相对较高。

同样的问题也抛给了其他的同行,当旷视科技赴港上市之时,“四小龙” 中其他三家的状况也格外引人关注。

依图完成了 C+轮融资。商汤科技对外公布了 9 次融资,最近一次融资达到 10 亿美元,披露的估值已达 60 亿美元。早在 2017 年 11 月,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计划最早在 2018 年进行 IPO,不过直到现在都没看到实质动作。

商汤科技融资信息表(动点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依图科技融资信息表(动点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此外,完成 C 轮的云从科技还有另外一个 “身份”——“国家队”,因其在 B+轮新增了多家国家级战略投资者,包括中国国新、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等地方政府基金与国有资本。此前,已经有媒体报道,云从科技计划明年上半年申请科创板上市,披露估值达 200 亿元人民币。此外,云知声在 7 月初也已经和中金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拟在科创板上市;优必选更是已经完成招股说明书的主要编写。

云从科技融资信息表(动点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随着 AI 行业生态成熟,玩家增多以及潜力市场扩大,这些头部 AI 企业必须在研发方面持续进行下一步投入,以获得更大的话语权。但要兼顾下一步研发和更大的市场份额,目前的营收还不足以支撑,所以仍然需要外部充血,上市则是一条自然而然的道路。

“为了推动硬科技企业加快科技研发进程,引入新的融资途径,包括科创版等就非常有必要了。” 何文倩表示,科创板给 AI 企业,建立了一个利好的大环境。比如其允许尚未盈利的公司上市、允许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公司上市、允许红筹和 VIE 架构企业上市。此外,如港股实行同股不同权也给 AI 企业提供了另一个新的机会。“公司上市必然会对其影响力、现金能力有更好的促进作用,现在同股不同权的港股也可以被港股通纳入,因此对公司发展非常有好处。同时我们认为,这类公司上市会给投资者提供分享新兴技术成长红利的机会。”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则认为,选择上市对于企业本身和行业来说都有积极意义,更多企业上市也能促进行业的良性竞争,增加行业发展的效率。

由此来看,至少对于旷视科技、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此类独角兽来说,现在这个阶段探索上市是个水到渠成的选择,一场 AI 上市潮正在蓄势待发。

游泳的人终究要上岸,旷视科技走出了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