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比特币、狗狗币之后,超级网红 AKA 带货小能手马斯克最近又带火了一款语音社交软件 Clubhouse。这款软件的大火,不仅带动实时互动服务商声网 Agora 和中国语音社交软件荔枝股价双双大涨四成多,更在国内的互联网社交圈引发 FOMO 效应,形成一 “码” 难求的火热场面。

据了解,Clubhouse 上线于 2020 年 3 月,由硅谷企业家 Paul Davison 和前 Google 员工 Rohan Seth 共同开发。

作为硅谷暌违已久的又一个现象级 App,截至目前,Clubhouse 已完成两轮融资。创始人近日宣布 B 轮融资金额为 1 亿美元,目前公司估值达到 10 亿美元。这意味着,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Cloubhouse 的估值已经翻了 10 倍。

两轮融资都来自顶级风投机构 Andreessen Horowitz,这家机构还曾投资过上市公司 Airbnb、Lyft,社交网站 Reddit、Pinterest,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Coinbase,并参与了对 Instagram 的并购案。能被这样的 VC 青眼相加,足以证明 Clubhouse 的潜力非凡。

在过去几个月里,Clubhouse 的数据呈现爆炸式增长,仅受到邀请的 iPhone 用户就已经达到了 60 万人。截至 2 月 8 日,Clubhouse 已进入 19 个国家和地区的 App Store 免费榜前 10 名。目前该公司也正在计划推出适用于 Android 系统的应用程序。

分析 Clubhouse 在国外大火的成因,不外乎疫情对线上社交的促进以及马斯克、扎克伯格等行业大咖的入驻所营造的高端属性。此外,Clubhouse 还是美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语音社交产品,比荔枝打造的 Tiya 早了将近 7 个月。

Clubhouse 被称为音频版的 Twitter,据已经尝鲜的部分国内用户反馈,Clubhouse 的主要功能类似于语音聊天室。主持人可以创建特定主题的房间并邀请嘉宾,用户可以看到所有关注的人的未标记的房间,并根据兴趣进入相应房间,听他人聊天的同时也可以通过举手获得获得发言的机会。除此之外,Clubhouse 并不支持评论、文字交流、打赏、弹幕等功能。

而在国内,Clubhouse 风靡社交圈的主要原因还是少数群体的小众优越感作祟。

随着微博、知乎、豆瓣逐渐大众化、低智化,一部分早期用户感到失去了精神家园,内心无处安放。在逃离低端大众化社交的过程中,虽然播客的形式也小范围出圈,但其异步单向的传播方式仍难以满足听众与主播的实时互动的需求。

同样是语音社交,聊天室的形式就保证了交流的及时性和双向性,体验感相对更好一些。

但说到底,语音聊天室的形态在国内并不是新生物种。翻开企查查里 Clubhouse 的竞品名单可以发现,国内最早的一家声音交友平台甚至可以追溯到 1994 年。

智能手机时代,国内出现了语音社交软件井喷的现象,但水花并不大。其中发展较为顺利的应是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欢聚时代的前身 “YY 小伙伴”,YY 在 PC 时代稳坐语音社交的头把交椅,主要垂直于游戏场景。

但迄今为止,语音社交在我国并未成为主流,更多只是作为常用社交 App 的功能插件而存在。

那么,为什么国内用户对于洋和尚 Clubhouse 如此趋之若鹜,难道真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吗?

原因大致可以概括为 3 点:一是 Clubhouse 的开放性和国际化属性给用户带来连接感和身为世界人的自豪感;二是 Clubhouse 的界面和功能相对简洁,除了语言之外,平台方面没有人为设置太高的使用门槛;三是在内容方面,精英人群设置的先锋话题让崇尚高级趣味的小众群体重新找到了归属感。

这头初露头角的新晋硅谷独角兽也吸引了国内互联网巨头们的视线,字节跳动 CEO 张一鸣疑似已入驻了 Clubhouse。据传,字节跳动和腾讯等公司都已开始组建团队抓紧研发类似产品,争取在春节前上线,赶上原地过年的这波红利。

不过,多位行业分析人士对于中国版 Clubhouse 的未来并不看好。

对于各大社交产品团队来说,一款语音聊天室软件的底层技术并不复杂。App 上线后,如何营造和维护多元且有深度的内容生态才是真正的难点所在。

一方面,平台需要邀请各行各业的意见领袖入驻并持续输出观点;另一方面需要持续提防低俗信息和敏感话题所带来的封禁风险,此前 QQ 深夜自习室因涉黄被关闭就是前车之鉴,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Clubhouse 本身也被举报了聊天室中出现厌女、反犹太主义和骚扰等问题。

长期来看,语音聊天室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恐怕未必。

一来,日理万机的行业大佬们在一个社交平台持续不断地输出干货的动力是什么?平台方是否需要在内容方面另外花费巨额成本;

二来,小众调性的保持与平台变现需求之间存在着天然矛盾。如果没有重量级嘉宾定期暖场,同温层的活跃度很容易衰减。一旦平台为了盈利改变严苛的删选机制,拥抱更多普通用户并引入广告,曾经那些因为平等自由的交流氛围纷至沓来的用户们便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寻找下一个心灵圣殿。

自我展示本就是社交软件的核心用途,邀请码作为一种值得炫耀的门槛也让 Clubhouse 一时风头无两。但随着进入用户的增多,Clubhouse 的神秘感也在逐渐减弱。一个明显的苗头是,在淘宝,最初被炒到近 300 元一个的邀请码,已经大幅降价了。

人民网专栏作者张书乐表示,Clubhouse 采用高冷小众的邀请码模式,一方面是在刺激外界的感官,另一方面也是继续在小范围内做压力和场景测试,试图在完全开放前找到自己的独立场景和护城河。

此外,虽然音频社交的便捷程度高于图文,且改变了 “一个人说,一群人听” 的局面,人人都有机会发言,也可以创建自己的议事会。但语音聊天室的形式在知识科普与分享时的传播效果其实不如文字和视频,聊天室中的碎片式内容也很难整理再做二次传播。横向上,实时聊天的内容质量也比不上先录后播的播客。

关于 Clubhouse 的走红及其可能给国内社交领域带来的影响,动点科技已向其背后服务商声网 Agora 发去采访提纲,但对方表示不便回复。

人类的需求是个金字塔,层次越低,基数越大。目前,国内市场收益较好的语音社交产品大部分仍主打陌生人交友。

对于国内纯语音聊天室产品的出路,有专家认为与其做成 Clubhouse 的仿品,不如只针对部分高频用户做成高质量的付费语音社区,用于私密性较强的专属培训等垂直场景,或许更加有利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