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播大型国产连续剧《字节跳动上市》第二季重磅回归。

去年 4 月播出的第一季的剧情中,字节跳动聘请了小米集团前高管周受资担任 CFO,被认为是在为 IPO 做准备,但随后官方出面宣称公司不具备上市条件,上市计划搁浅。

而最新一季的剧情则梅开二度,不仅重新上演了换 CFO 的戏码,字节跳动还从将香港到北京各主体公司统一更名 “抖音”,疑似为拆分上市再添实锤。另悉,字节跳动已经开始向员工回购期权,这也被视作上市前的惯例——为引入发放新期权预备空间。

但在港股互联网公司市值长期低迷、蚂蚁等大型集团公司上市折戟的大背景下,这个估值超 3000 亿美元的庞然大物登陆资本市场的故事走向依然扑朔迷离。

从 “最帅”CFO 到 “最美”CFO

2021 年 11 月,9 岁的字节跳动经历组织架构大调整。创始人张一鸣在卸任 CEO 后正式退出了董事会,将董事席位交予新任 CEO 梁汝波。随后,字节宣布成立六大业务板块,改业务中台为 BU 式结构。

与此同时,字节还宣布了一项人事调整:TikTok 负责人周受资不再任字节跳动 CFO,公司财务部向梁汝波汇报。

在小米工作 6 年的周受资曾被看作仅次于雷军的小米二号人物,曾直接参与推动小米 2018 年在港交所成功上市。2021 年 3 月 24 日,周受资宣布离开小米,加入字节跳动担任 CFO,不久又被张一鸣委以重任,担任字节国际业务 TikTok 的 CEO。

周受资的加入填补了字节跳动 CFO 的长期空缺,也被视为字节跳动上市的助推器。但随着字节跳动官方辟谣上市传闻,周受资卸下财务大权也合乎情理。只不过在此之后,字节跳动又回到了 CFO 之位空悬的状态之中。

5 个月后,字节跳动终于官宣新任 CFO——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与周受资相似的是,高准也曾在 2018 年的中概股上市潮中大展身手,其团队曾参与当年互联网行业十大 IPO 中的 7 个案例;不同于周受资从投资人到 CFO 的成长背景,高准 20 多年的职业生涯都与法律为伴。

2003 年,高准接手了人生中第一个中国公司 IPO 项目,为携程提供上市法律顾问服务。2019 年,高准加入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她曾为美团、京东、拼多多、小米等 100 多家公司的上市和其他资本市场融资项目提供过法律服务,为百度等大型企业的并购及私募项目提供法律服务,是业内公认的中概股法务专家。

在正式加入字节跳动之前,高准就以一项并购案与字节跳动结缘。2017 年 11 月,字节跳动以 10 亿美元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 Musical.ly,后将其并入抖音海外版 TikTok。高准作为背后深度参与者之一,帮助当时在短视频领域还是后进生的字节跳动从快手的手中夺下了这款应用,为后来抖音制霸短视频领域打下了坚实基础。

之后,凭借在资本市场的敏锐嗅觉,高准还帮助字节跳动顺利完成了沐瞳游戏的收购和几轮私募股权融资,交易总额达数十亿美元。

梁汝波在此次官宣高准为 CFO 的全员信中表示,“Julie(高准)对公司治理、企业发展有很多经验和思考,对很多处于不同阶段的公司提供过咨询和帮助,相信她的加入会给公司带来很大帮助”。

从字节跳动到抖音集团

CFO 换帅后没几天,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便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此外,字节跳动旗下其他数个公司也陆续更名为 “抖音”——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变更为抖音视界(北京)有限公司。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叠加国际业务变动、资本投资回报、上市窗口等因素,拆分抖音单独上市或再次被提上议程。

出道第 10 年,字节系认知度最高的作品仍然是抖音。从用户数的增长、活跃度、GMV、营收、利润等关键指标来看,抖音无疑是可比肩美团、京东、微信、淘宝、天猫的超级 App。

中信证券数据显示,抖音在中国的广告 ARPU(单个用户平均收益)高达 20 美元,足以媲美 Google 和 Facebook。除去广告收入,抖音还可以通过其电商业务的服务性收入进行变现,整体商业化的健康程度较高。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庄帅推测,抖音电商的 GMV 规模约为 20000 亿~30000 亿元,“以这样的规模对标美团、京东、拼多多、阿里的估值体系显然更加合理。”

字节跳动选择拆分抖音赴港上市的另一个原因是,若将包含西瓜视频、悟空问答、今日头条等在内的集团所有业务打包上市,一方面会存在用户隐私监管风险,另一方面也会给估值造成困难,以字节跳动一己之力很难对抗当前二级市场严重的悲观情绪。

第三,更名后的抖音有限公司依然通过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潜龙在渊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等全资子公司间接控股了朝夕光年、火山引擎、飞书等细分新兴业务平台,将新的业务板块中除了两大短视频业务之外的游戏、企业云服务等优质资产牢牢握在手中,可以更好地为抖音平台的各项业务提供服务。

时不利兮奈若何

互联网行业边界模糊,身处其中的企业有着无时无刻的业务版图扩张与产品颠覆创新的冲动,而这两点无一不依赖着资本的助推。

企查查显示,字节跳动成立 10 年以来已融资 9 次。2018 年 10 月,字节就已完成 40 亿美元 Pre-IPO 融资,这一轮的投资方本就是冲着风险小、回报快才入局,而如今近 4 年后,却还是没能完成退出,想必云锋基金、软银中国、春华资本早已心急如焚。字节跳动之所以选择此时上市,恐怕还是因为背后股东退出的压力。

但大规模裁员、出售证券资产、取消了实行了 9 年的大小周等种种迹象揭示出,字节跳动已结束开疆拓土的扩张期,开始进入收缩阶段。当下可能已经不是抖音上市的最好时期,因为资本市场可以忍受公司上市后一段时期内因扩张来带来的亏损,却通常无法接受放缓的增长指标。

主观层面,抖音已无法摆脱用户增长放缓的焦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21 年 12 月,国内短视频用户规模增速较 2 年前已大大放缓。另据天风证券研报,今年 3 月,抖音+抖音极速版(未去重)月活跃用户约为 8.80 亿人,同比增长 22.7%;抖音主站人均日均使用时长为 109.1 分钟,同比增长 12.2%,但环比 2 月数据均有明显下滑。

为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字节跳动接连布局了搜索、中长视频、音乐、元宇宙、房地产经纪等领域。为此,字节需要花费大笔费用招聘、买版权、收购乃至自主研发,投入成本不计其数,但业务短期也难见成效;同时,其新兴业务出海、教育、投资板块均遭遇强监管:TikTok 在美国持续面临网络安全政策高压险些易主、双减政策落地致使字节多条细分教育业务被裁、反垄断重压下字节整体裁撤战略投资部。蚂蚁和滴滴的前车之鉴犹在,此时选择一位资深法务来给 IPO 保驾护航也折射了字节跳动对上市隐含的监管风险的担忧。

客观层面,自 2021 年初以来,港股互联网公司估值一再下降,较长时间内处于历史估值的底部区间,甚至一度跌破极值。

监管对于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态度难以捉摸、政策监管风险无法预测,也引发了港股投资者对互联网上市公司的担忧:持续监管将会深刻影响互联网公司的生意模式,成长空间和利润率;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将对成长股估值形成压制,吸引在港资金回流美国本土。

小结

抖音、拼多多等 “国民 App” 用 6、7 年时间颠覆了原本看似稳固视频、电商行业格局,给互联网的信徒们带来惊喜。但如今,这两家企业也都即将触及用户与流量增长的天花板。联想到竞品快手上市后高开低走的剧情,抖音集团的新征途祸福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