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点专访】离开聚美后,加入真格一个多月的戴雨森都在做什么

artical_banner

今年 7 月,“聚美铁三角”的其中一角—— 戴雨森 从奋战了八年的聚美优品离职了。走出位于北京东直门的聚美优品总部,他驱车 7 公里来到了国贸真格办公室。戴雨森不用开导航,他对这个地方太熟了。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是聚美的资助者,是戴雨森的证婚人,也是他从斯坦福大学执意退学创业时拿出来抵抗家人反对之声的“挡箭牌”。戴雨森离开创业阵线加入天使投资,真格无疑是他的第一选择。

2015 年上半年资本过热的风头过去之前,老成一点的天使投资人都喜欢强调“看人”,看创始人的人品如何,看创始团队的工作态度如何,由此产生了众多真假难辨的投资故事。每个故事基本标配一个毕业于名牌大学,却找不到投资人的苦逼创业者,一个慧眼独具,甘愿听对方彻夜长聊人生理想的知名投资人,及一支挤在巨小办公室里,或连办公室都没有,却每天心甘情愿加班到凌晨的创业团队。

互联网创业进入下半场,资本寒冬随之而来,讲故事的人变少了,谈商业模式的人变多了。再谈情怀可能根本进不了投资人的办公室,就像在采访间里问出“请您讲讲您与创业者之间的故事”这种问题的科技记者会被同行无声鄙视一样。

十年前聚美创业融资时国内的创业形势还不像如今这么复杂,陈欧和戴雨森回国时的想法也比较简单。“我们那时候没想做化妆品电商,而是想做广告项目。”戴雨森回忆当时的想法,觉得现在来看“真的挺扯的”。

“当然我也不知道徐老师看到我们身上的什么闪光点了。当时张颖没投,李开复没投,好多人没投,但是徐老师投了。虽然我们一开始的项目很糟糕,但是我们确实吸取经验,及时转型然后成功了。”戴雨森说,“这就是徐老师‘看人’哲学的又一次胜利。”

身份的转变让戴雨森开始了反思。“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年的陈欧找到了如今的我,我会不会投资他?”戴雨森离开聚美后在多个场合力挺陈欧,对抗聚美“兄弟阋墙、业务凋敝”的传闻,反复表示自己的离开不是因为聚美业绩的下滑。如今站在投资人的角度再次去看十年前的陈欧时,戴雨森给出的依然是肯定的答案。

“真格考察创业者有个 3L 模型,学历、经历、魅力。就这三点来说、陈欧都是成功的。”戴雨森说,“而且他还能拉到一个斯坦福的合伙人嘛,至少说明团队搭建能力还是不错的。哈哈哈自夸一下,开个玩笑。”

戴雨森效力真格已有一个多月,作为一家国内知名天使基金的合伙人,他表示自己目前还没有确定专注于哪些细分领域。“在天使阶段分领域其实意义不大。聚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戴雨森说,一开始想做广告,后来转型做零售,很多创业公司在天使阶段的动荡性还比较强,“很多还在天使阶段的,很年轻的创业者之所以能够成功,在短时间内获得上百倍的回报,其实还是因为身处于一个浩大的科技浪潮之中。”戴雨森说,而真格想看的是,潮水退去后泡沫之下的东西。

戴雨森从 22 岁到 30 岁,把人生中的八年留给了聚美,见证了从零到几十亿美金,从创业到上市的全过程。“这些年除了财务、法务这种支撑性的工作,聚美所有的业务,互联网、线下供应链我全做过了。”戴雨森说,聚美是当时时代红利下的产物。“我们二十六七岁,公司就上市了,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牛,那个时代就是那样。现在如果还想去重复那样的成功,就需要去预测未来的创业趋势,而这正是投资人需要做的事。”

自称“做过聚美几乎所有业务”的戴雨森感觉自己需要“新的机会”,从一家业务已经趋于稳定的上市公司获得激情变得越来越难了。在他与陈欧说明离开的想法时,“陈欧没有很惊讶,因为感受到我的新鲜感在丧失。也有挽留我,但我们彼此太了解了,他知道我一旦说出口,就很难改变了。”

从司机变为搭车人,戴雨森终于找到了久违的“兴奋点”。“真格聊的创业者大多是国内顶级的创业者,每天能够与这些聪明的人聊一聊,听听他们的梦想,会让自己更具激情。”与常年待在一家公司的处境不同,如今的他每天能见到来自不同领域的不同创业者,生活有了新鲜感。“另外,离开原来熟悉的领域,去强迫自己学习新的东西,这对于我的智力也是一次锻炼。”戴雨森说。

作为一名初入行业的新人,有没有接到徐老师布置的作业?戴雨森笑着说没有,投资这个事,还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 谁也不能说今年一定得投出一个独角兽。

“我觉得现在还在找节奏的阶段,我毕竟才刚入行一个多月嘛,所以我也是在观察学习之中。”戴雨森说,每周甚至每几天都会不断地去审视自己,保持书写的习惯,希望以后能从新人的角度写一本书来与大家分享。


初创公司报道

2017 年的互联网科技领域,有很多关键标签,比如人工智能和共享经济。尤其是后者,太多的创业者绞尽脑汁向“共享”靠拢,在 共享单车 出现以后冒出了 共享充电宝 、共享雨伞、共享衣橱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