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程玩币四年,今年最为惊心动魄。这好比是把一群玩惯了五毛一块的小玩家按到一桌打麻将,告诉他们最低也要打十万一把的。

两个月以前,比特币的价格在五千美元左右,周子程满怀希望地预测,这种虚拟货币还能再涨,至少涨到一万美金没问题。当时他估计达到这个目标还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

两个月后,比特币突破了两万美元。

“像捡钱一样,最近这个涨势有点疯狂了。” 一直以来对比特币的价值抱积极态度的周子程在 12 月初显露出了保留态度。“我估计价格可能会回调。”

事实再一次验证了他的预想。

比特币价格在一度站上 20000 美元高点之后,强劲的势头在本周急转而下。12 月 22 日,比特币价格一日内从 16000 美元到 11000 美元跌破六道关口,较历史高位跌去 8000 多美元。在仅仅 5 天时间内,比特币价格跌去了约三分之一。

但就以目前的币价来看,周子程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250 个比特币,在最不被人看好的时候也没卖过。“2013 年,第一个币还是从淘宝上买的。当时只是因为想买一个东西,系统提示用比特币可以比刷信用卡优惠些。” 周子程说,自己后来也买过莱特币和以太币,但最终因为觉得前景不如比特币所以通通在盈利的状态下卖掉了。

我还会继续持有下去,比特币还有增值空间,但是没有投机机会了。” 周子程说。

关于明年的走势预测

2017 年是比特币发迹史上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年。对于很多从来没有拥有过数字货币的大多数人来说,2018 年还能不能复制这个神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关系到他们需不需要贷款入坑。

周子程觉得,比特币未来的表现与两个要素相关:

首先看明年的经济状况如何吧,我觉得是经济形势越不好,比特币的价格会涨得越高。” 周子程认为二者之间呈反比关系。“比特币从一开始被中本聪创造出来,就是出于对政府的不信任,也是为了让普通大众在面对几年一次的经济危机时手中有比法币更稳固的资产。”

其次要看区块链的普及速度。” 在周子程看来,比特币的走势和区块链技术的普及形势呈正比。“撑死三年,最快两年,等区块链技术普及开来,一定不会落下比特币。”

事实上,虽然区块链在很多领域体现出了它的技术优越性,但比特币最后能不能搭得上区块链这辆列车,搭上了以后坐得又是几等座,在业内一直颇有争议。

央行目前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新一代数字货币正在紧锣密鼓地研发中,未来数字货币必然会发展壮大,但活到最后的也许真不一定是对国家铸币权存在强大威胁的比特币。

关于投机机会

今年十月份的时候,周子程就不劝从来没买过币的人买币了,因为他认为投机机会已经没有了——但事实上两个月后的涨势还是很可观。

在 2017 年的尾声,周子程关于这个问题的观点没有太大变化,但除了 “比特币基本已经没有投机机会了” 之外,他还增加了后半句,“真正有投机价值的还是新的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

周子程的这后半句话,有可能是受到了最近有关 “比特币分叉” 的消息的影响。

分叉可以简单理解为 “路线竞争”,由于比特币社区内部对比特币未来产生不同观点,持不同意见的一方在原有基础上运行新版本的协议,“硬分叉” 即产生。

伴随着比特币在十月、十一月份的猛涨,比特币分叉的潮流也越来越凶。目前,比特币社区已经出现多个分叉版本,诸如 BCH(比特现金)、BTG(比特黄金)、SBTC(超级比特币)、GOD(比特币上帝)等。

关于分叉潮,业内人士认为,上述分叉对比特币的价值造成了损害。但是周子程持反对态度。“比特币分叉,有点类似股票配股,但是又不完全一样。” 周子程说,如果比到实体上,比特币与新币的区别,有点像 iPhone 4 和 iPhone 7 的区别。“开发者的技术在完善,做出来的产品也确实有进步了,但其实内核是一样的。” 周子程说,“iPhone 4 和 iPhone 7 都是智能机,操作上是大同小异的,它们在各自的时代都是最优秀的代表产品,但总会有新的产品来取代它的地位。”

那么依据周子程的观点,新生的币种,将永远比老币种更优秀,价值更高。所以比特币也许有一天会像 BB 机一样,被资本抛弃,成为上个世纪的产物,变得一钱不值吗?

“不。比特币会成为一个像鼻祖一样的币种。“周子程说,这好比去年的炒房热,大家会去炒北京五环外的房子,但没人去炒二、三环的房子。虽然五环外的新房肯定比二环的老房子更摩登、更宜居,但老房子的价格就是居高不下,涨跌幅度很小,但也没什么投资的空间了。“以后分叉的币会越来越多,可能会有二三十种新币,在它们之间,技术越完善的,价值就越高。但比特币将保持最高地位,涨跌空间很小。”

关于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机会

如前文所说,周子程认为新的投机机会在于 “新的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很多一开始购买比特币的玩家,就是因为对区块链技术寄予了厚望。如今对比特币的未来价值持积极态度的玩家,也大多是因为看到了区块链技术的爆发力。

“但是现在好的区块链项目太少了。” 周子程说,尤其是今年九月 ICO 在中国被取缔后,民间的区块链项目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虽然如此,但就像当年互联网在国内的普及一样,区块链技术在严密的监管之下,开始了在几个特殊行业中的谨慎尝试。银行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发房屋按揭贷款产品,利用 App 在交易所做股权登记,香港交易所正准备利用区块链技术,做一个股权登记系统,让股权的每一步变更都不可更改、可以追溯。

“2002 年的时候,有一波互联网泡沫,把互联网概念炒得特别高,但没什么好的产品出来。到了 2010 年之后,真正很多好的互联网产品才逐渐走上正轨。第一波热,是虚高;第二波热,才是实际价值。“周子程说,现在区块链在国内的情势,就有些类似于 2002 年互联网的情势。从概念到产品 ,还需要更长时间的研究和普及,逐渐从 “军方” 到 “企业用”,最后再到 “民用”。

“泡沫需要慢慢挤,好的留,不好的就被淘汰,就像之前的互联网企业一样。” 周子程说,“至于比特币,我预计将来在目前的价位上再翻一番,应该没问题。”

题图来自 123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