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无界,但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进程。这里,动点出海将和大家一起回顾本段时间(2020.09.28-2020.10.11)我们都见证了哪些海外科技创业事件发生。

随着中秋国庆双节假期的结束,各位读者们的一切生活秩序也在逐渐回归正轨。这里,并不难发现这是华夏土地的一段独特时光。而当我们把目光转移向中国的企业生态,这其中同样折射出了一段带有本地烙印的身影。是的,尽管我们都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份子,但中国的科技互联网界也有着属于自身的发展轨迹。

本次的回顾焦点来自于海归风投人士 Lilian Li 的质疑。在海外从事了多年的 SaaS 风投工作之后,Lilian Li 在最近回到了中国。她发现,就 GFA(谷歌、Facebook、亚马逊)而言,中国有着 BAT 与其对标。但在 SaaS 领域,这里却鲜有能够同 SaleforceAdobe 或者 ServiceNow 竞争的品牌。所以她一直在问自己:中国的 SaaS 巨头哪去了?

当然这不仅仅是 SaaS 领域的专属困惑。从更大的角度上来看,它体现出的是中国所独有的生态特色,或者说是一种必然的结果:相对较长的人口红利时期让劳动力成本远离高昂、让人力方式成为首选模式;正在起步阶段的 “软件付费” 观念和对广大企业而言都显得捉襟见肘的现金储备也让企业家的回旋余地少了许多;再加上庞大且复杂的快节奏市场和纷杂凌乱的客户需求,很多时候,无论哪一方的企业都没有太多选项可以选择。

SaaS 仅仅只是冰山中的一角。

如今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更加剧变的时代。当我们开始思考哪些地方出现了差异时,也是在把自身纳入一个更加广大的对比范围之中。无论是求同存异还是取长补短、追赶并进都是一个很难界定的答案。也许我们会看到 SaaS 在这里会向其它地区的范式一样走上它的必经之路,但它也可能会成为新历程中的一段不长的铺垫,毕竟这也是属于它的另一份剧本。好了话不多说,让我们进入本次正题。

东南亚

🇸🇬 新加坡共享电动滑板车Neuron Mobility获得1200万美元追加投资,加速业务全球扩张:今天,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共享电动滑板车运营商 Neuron Mobility 宣布,其 A 轮融资完成追加 1200 万美元投资,本轮总融资额达到 3050 万美元。这笔投资由现有投资者澳大利亚风险投资公司 Square Peg Capital 和金沙江创投共同领投。

Neuron Mobility 将利用这笔新资金加速其国际扩张,特别是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目前该公司已经与这些到国家的政府合作,在 9 个城市运营。该公司还计划在未来 12 个月内开辟 5 个新城市,同时创造 400 个就业机会。

🇸🇬 新加坡替代肉制造商Shiok Meats完成1260万美元A轮融资:Shiok Meats 是新加坡乃至整个东南亚首家用干细胞培育海产品肉类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Sandhya Sriram 博士表示,新一轮融资足够让这家新成立的公司维持至少三年的时间,他们将会着重在研发、以及建立在新加坡的第一间工厂。

南亚

🇮🇳 印度快捷酒店品牌Treebo获得600万美元投资,以期撑过疫情:经济型酒店品牌 Treebo 日前宣布,在新一轮融资中,从现有支持者 Matrix Partners IndiaSAIF PartnersWard Ferry Bertelsmann India Investments 筹集了 600 万美元。该公司将把新的资金投入增强技术开发和防疫手段上。

本轮融资的资金全部来自于现有投资者,表明了投资方对公司未来潜力的信心。酒店业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这笔资金对 Treebo 来说至关重要。Treebo 的联合创始人 Sidharth Gupta 表示,在经营状况改善后,Treebo 将向盈利迈进。

🇵🇰 巴基斯坦因 “不道德” 与 “不雅” 内容封杀TikTok巴基斯坦电信监管机构已封杀 TikTok,声称该应用未能删除 “不道德” 与 “不雅” 内容。出于同样的原因,包括 Tinder Grindr 在内的约会交友应用一个月之前也已被巴基斯担封禁。

根据数据分析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TikTok 在巴基斯坦的安装量达到 4300 万次。就安装量而言,巴基斯坦已成为其第 12 大市场。尽管受到来自美国等多方面的压力,TikTok 依旧人气不减,并已逐渐在多地形成了某种文化现象。

巴基斯坦监管机构表示,他们给了 TikTok“相当多的时间” 来处理相关担忧,但该公司 “未能完全遵守”。最近的一份透明度报告显示,巴基斯坦当局要求 TikTok 2020 年上半年限制 40 个帐户,但该公司仅限制了其中两个。

🇮🇳 商品分类信息网站OLX印度子公司裁员250人:Entrackr 报道,印度 C2C 在线卖场 OLX 最近裁减了 250 名员工,同时计划精简业务线。

知情人士称,这家公司不久将关闭房地产和二手商品频道,只留下二手车交易服务 Cash my Car 和求职服务 Aasaanjobs。该决定并不是因应新冠疫情的冲击,而是 OLX 母公司 Prosus 全球战略重组的一个环节。

OLX 表示: 为了满足市场的期望和客户的需求,我们的业务不断发展,期间也会转变我们的战略。这次的内部调整将会为客户提供更多服务和便利,同时影响到我们销售和售后团队的大约 250 名同事。

不过,对于业务撤裁,OLX 称与实际情况不符,表示 房地产和二手商品垂直频道将继续运作

欧美

🇺🇸 美国联邦法官在最后关头叫停特朗普针对 TikTok 的下载禁令: CNBC 报道,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当地时间 27 日裁决,暂缓实施政府关于将 TikTok 从美国移动应用商店下架的行政命令。不过法官并未阻止将于 11 12 日在美国生效的更广泛的禁令,该禁令将完全禁止在美国使用 TikTok

TikTok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很高兴法院同意我们的法律论点,并发布了禁止实施 TikTok 应用禁令的命令。为了社区和员工的利益,我们将继续捍卫我们的权利。” 该公司此前已要求禁止在美国对其应用程序实施禁令。TikTok 同时表示,公司将继续与美国政府对话,以使其提议最终以协议的形式达成。

特别栏目

🎙️ 出海观察 | 谁会成为中国的 SaaS 巨头?:中国的科技互联网界有着自身的独特发展轨迹。

在这里,我们既可以看到自成一脉的市场体系,也能发现那些走向全球的身影和步伐。这一点在老 BAT(百度、阿里、腾讯)以及新 BATJ(字节跳动、阿里、腾讯、京东)这些巨头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从移动支付到在线社交,从共享经济再到网购电商,新的故事在其中不断被书写而成。然而当我们把目光移回到 SaaS 领域,却也不难看出它的剧本显得单薄了许多。这时,问题也就随之而来,在中国,SaaS 的故事将会怎样继续上演?在 SaaS 领域,谁将成为下一个行业巨头?

这也正是 Lilian Li 提出的质疑。在海外从事了多年的 SaaS 风投工作之后,Lilian Li 在最近回到了中国。她发现,就 GFA(谷歌、Facebook、亚马逊)而言,中国有着 BAT 与其对标。但在 SaaS 领域,这里却鲜有能够同 SaleforceAdobe 或者 ServiceNow 竞争的品牌。所以她一直在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的 SaaS 巨头哪去了?

封面来源:Tim Rüßmann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