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李楠来说,离开魅族后,原本有无数品牌向其伸来橄榄枝,但他放弃高薪走出舒适区,带着一帮熟悉的朋友重新创业。这一回,他不再参与手机行业的纷扰,和团队专心打造 3C 科技潮牌 “怒喵科技”。

他表示,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但是有全球影响力的高端品牌还很少。“目前中国的技术跟供应链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不能再只靠贴牌产品来占领市场,我们的好产品必须要有中国自己的品牌来承载。”

2020 年 8 月,怒喵举行首次发布会,推出一系列 “无线桌面” 电子外设产品,分别为 CYBERMAT 鼠标垫、CYBERBOARD 机械键盘、CYBERCOIN GPW 鼠标 Qi 无线充配件,其中键盘售价 3700 元(海外售价 410 美元),限量 1000 套,而全套售价高达 6200 元,国内限量 100 套,于发布会后全部售罄。根据创始人李楠介绍,怒喵科技今年营收已经超过 2000 万,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

李楠告诉动点科技,目前 Cyber 系列键盘已经解决了怒喵品牌知名度和信任度的问题,目前延伸至 TWS 这类大众产品的时机已然成熟,因为用户主要为年轻潮流的高收入极客群体,所以未来的品类也不排除会延伸至 VR 设备。

工艺的提升与取舍

“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工艺,就是说高端品牌所需要的工艺搞出来之后,一点点细微的提升都很难,一开始供应链不太理解,觉得可以将就,但实际上高端品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将就。有两种东西,一种东西是你通过努力可以提高的;但是,其实很多消费者不理解的是另外一种东西,它不是那种我再努力一点就能怎么样,而我们实际上是在做交换,或者叫取舍。”

怒喵的键盘造型酷炫,价格高昂,也在网络上招致了一些不太友善的评论。对此,李楠告诉动点科技,以怒喵独立开模的透明冰银键帽为例,他们在设计上有一个比较大的水口(水口是指工厂在浇制模型时形成的框架与零件的结合部位),但是不明就里的消费者不知道这样的较大的水口会提升注塑速度,而更快的注塑会让键帽在挤压成型的过程中,减少气泡和不规则纹理的出现。

“因为有些东西努力就能得到,而在技术的局限下,有的时候需要有取舍,本质上我们是用键帽底部边缘一个相对较大的水口,换来了更高品质的透明键帽,这最终是一个交换。”

Cyber 系列键盘虽然受到高玩和程序员群体青睐,但作为小众限量产品,全球销量不过几千套,成立一年后,李楠发现想要解决走量和出圈的问题,就需要一些更能引爆市场的大众产品。而几个月前,怒喵已获得美团龙珠 5000 万人民币 A 轮独家融资,估值近 1 亿美元。此次美团龙珠的 A 轮融资将用于新品研发。

对标苹果

根据 Counterpoint Research 数据显示,2020 年全球 TWS 耳机出货量为 2.33 亿副,同比增长 85%,2021 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达到 3.1 亿副。其中,非苹果系耳机预计达到 2.3 亿-2.4 亿副,同比增速高达 70%,但高端产品中,苹果仍然独占鳌头,怒喵科技希望能吃下一部分高端 TWS 耳机的市场。

“在这个市场目前呈现出一些奇怪的特点,低端产品不占数量优势,并且苹果产品的价位段里没有对手”,但是苹果 AirPods 并非没有软肋,李楠认为 AirPods 长期使用白色配色销售,消费者已经视觉疲劳,高端市场也呼唤深色 TWS 耳机;其次存在延迟问题,芯片对声音的编辑优化能力也有待提高。

与此同时,他发现新一代的年轻男性消费者,在卧室、书房的电脑桌前耗费的时间较多,“玩游戏和看视频的时候,还是需要更轻量化、延迟更低、音效更好的装备,今天计算音频方向其实也没有几个好用的产品,所以我们并不认为主攻移动使用场景的产品就一定会赢过室内场景的产品,电脑桌的这个场景其实很重要,但是长期被忽视了。”

因此,李楠透露怒喵明年发布的 TWS 真无线蓝牙降噪耳机将提供深色外观,并带 RGB 灯效,电池仓也会更大,主打室内场景,而且产品的定价将超过 AirPods Pro 的价格。

借助 DTC 破局营销

信息时代的消费者总是在寻找新的趋势和更舒适的购物体验。品牌要想跟上市场发展,放弃漫长而曲折的供应链供货周期,利用私域销售平台将产品直接销售给最终用户无疑是一个好选择。

李楠表示,怒喵采用 Community Driven Creation(社区驱动创新)模式营销。“实际上我们在好几个月前就已经在 Reddit、Discord 等社区发布产品信息,跟用户聊这些事,这样的话我们能在产品还没有真正深度研发、量产的阶段,就验证很多产品应该有的形态和了解消费者的需求,这有利于加快迭代速度和降低研发成本,利于打造更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 最后,可以把感兴趣的玩家引流至 Shopify 品牌官网。

这一套玩法在国内还不太流行,他认为,反向定制在国内呈现出来的是 C2M,但这种模式在中国主要沦为了低端产品的营销方法,跟 Shopify 的 DTC 模式不可同日而语。目前,Shopify 的全球交易规模已经比肩亚马逊。据了解,耐克为了加强其 DTC 业务的发展,调整其零售生态,已经在去年 8 月终止了包括 Belk 和 Zappos 在内的 9 家线下经销商的合作关系。

看到 Shopify 的惊人能量后,加上 Reddit 平台上 GameStop 事件的引爆网络,李楠认为这种探讨既然得到了验证就值得一试,也可以摆脱货架式的方式,更好地展示自己的品牌和产品。

谈及下一代品牌,李楠也毫不讳言,“当时我在做魅蓝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其实中国今天的消费者对产品的审美已经超越了中国品牌的供给能力,所以无论我们做什么价位的产品,还是要努力提升整个的设计和工艺,这是中国品牌长期以来相对忽视的问题,相信高端用户感知会更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