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计划出现变数,这似乎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4 月 25 日,推特宣布同意马斯克的收购协议,后者将以每股 54.2 美元,总计约 44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推特。该消息一出,一路推高了推特股价,也是目前争议的开端。隔日,特斯拉股价应声暴跌。4 月 26 日,特斯拉跌幅高达 12.18%,市值缩水超 1200 亿美元。其后,马斯克质疑推特的用户数据真实度,并扬言 “除非推特证明其虚假账户低于 5%,否则交易无法继续推进”。

重新交易的借口

推特 CEO Parag Agrawal 周一在推特上回应称,推特过去四个季度对虚假账号比例的内部预估为 “远低于 5%”。其表示,推特对虚假账号的预估自 2013 年以来一直保持不变,但由于需要使用公共和私人信息来确定一个账户是否为虚假,而推特不能泄露用户的私人信息,所以这种预估方法在外部无法复制。

马斯克对于该说法显然无动于衷,他认为应该对推特用户的随机样本进行测试,以识别虚假。次日,马斯克表示,除非推特能够拿出证据证明虚假账号在其用户总数中所占比例不足 5%,否则他不会继续推进收购。

然而一直以来,推特都会在其提交给 SEC 的报告中公布其用户数量及虚假账号的预估数据。在今年 Q1 的财务报告中,推特承认其平台上存在许多 “虚假或垃圾账户”,平均访问量不到日活用户量的 5%。同时,其也承认在过去三年中夸大了其 140 万到 190 万的用户数量。

推特还披露了一些关键信息,称在此前的谈判中,马斯克并没有询问相关的业务问题,期间也没有进行任何调查,却在收购暂停时提到这些问题。推特的委托书声明还显示,在交易的准备阶段,马斯克没有努力获取有关该问题的信息。

因此,外界推测马斯克 “暂停” 收购决议或许是为了争取更低的收购价格。然而根据合同,如果马斯克没有完成交易,他必须支付 10 亿美元的违约金。

狭路相逢

日前,马斯克盛赞微信,并强调并不是一定要把推特变成微信这样功能丰富的应用程序,而是应该有这样一个有用且令人喜爱的产品。“要么把推特改造过来,要么从头创建,但是无论如何必须得做出改变了。”

马斯克甚至透露,他以更低的价格收购推特 “并非不可能”,并提到推特虚假账户占比不到 5% 这一数字令人难以置信。

然而推特方面则相当坚决。美东时间 5 月 17 日,推特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马斯克收购推特一案的初步委托书,并表示将致力于尽快以约定价格与马斯克完成交易。初步委托书包含的信息包括推特与马斯克交易的背景和原因。

目前,推特股价已经低于马斯克此前提出收购报价时的价格,而马斯克在这一时间点加大对推特用户数量的质疑,更让人担忧他会以这个问题为借口放弃此前的报价,并要求重新开启交易谈判甚至完全放弃交易。

不难理解,马斯克为收购推特的那份融资方案是银行赶在 4 月 20 日前为他匆匆制定并签署的,这将使得推特的年利息支出接近 10 亿美元。背负着这样的利息,推特似乎准备开始烧钱,这加大了马斯克通过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和削减成本来实现公司转型的压力。不过有分析师称,推特目前拥有大约 63 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可以支撑几年的现金消耗。

近日,据《福布斯》报道,推特有三位高管即将离职,虽然这家公司是否最终会被卖给马斯克还悬而未决,但几次高层的离职和股价的不断下滑,还是为其前景蒙上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本次离职的三位高管分别是产品管理副总裁 Ilya Brown、推特服务副总裁 Katrina Lane 和数据科学主管 Max Schmeiser。在这一波离职之前,推特已经发生了两起重要人事变动:上周,推特 CEO Parag Agrawal 解雇了该公司的消费者产品主管 Kayvon Beykpour 和收入产品主管 Bruce Falck。

随着这些高管的离开,推特陷入了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况且马斯克已经开始经由虚假账号的问题发难,为的可能就是转移注意力,迫使推特董事会同意一个更低的价格。

而推特的董事会似乎无意回到谈判桌上,根据一些专家的看法,如果马斯克想要放弃收购或者重新谈判,他可能会在法庭上失败。

杜兰大学法学院教授 Ann Lipton 表示,马斯克在签署协议前没有向推特索取信息,这意味着他现在必须证明该公司的公开文件是错误的,而要实现这一点是很困难的,这意味着推特存在长期的重大财务问题。他还解释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推特在提及虚假账号时的陈述一直是 “这是我们的预期,但我们可能存在预期错误”,这就意味着很难判定推特的表述是否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