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264262-ad67-4956-b34b-0aa86b8804f6-1024x614
在股价持续低迷很长一段时间后,HTC 宣布了旗下 VR 设备 Vive 的上市消息。随后,其股价迎来反弹。另一个场景是,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穿梭在三星 Galaxy S7 edge 发布会现场的照片:这群戴头盔的观众正沉浸在虚拟现实的世界里,似乎与周遭世界隔缘。

所以说,VR 的元年来了吗?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原 IDG 资本合伙人)李丰不这样认为。“今年很多公司是偏概念或偏泡沫化的,” 李丰在 “Asia Beat 厦门” 的一场圆桌讨论中说,VR 带来的晕眩感将使用户不能长时间使用。他的理论是,所有商业模式的发生,本质上都是占用用户的时间,“比如腾讯做 QQ,为了延长用户的上线时间,其推出了各种等级(星星、月亮及太阳)。随用户挂机时间增长而来的,则是腾讯后续的赢利点,游戏等商业模式。”

晕眩这一点影响体验,导致用户使用时长受限,随着而来的商业模式也就无从谈起了。不过,我的几位同事在试用了 Vive 之后却表示其并未有晕眩感。这或许与 HTC 对演示 Demo 的优化有关。据报道,Demo 的一个效果成本会达到几十万。而这显然不是一般开发者能够接受的。

不过,随着技术的成熟,投资人的加持,成本高的问题可以解决。VR 领域的创业还会接着热闹下去。只是 “泡沫” 在隆领投资董事长蔡文胜看来,依旧存在。

“2000 年股票暴涨的时候,大家以为互联网可以改变一切(不少人都进入股市)。但随后的下跌,发现一切都是骗人的。” 而针对虚拟现实领域的日渐兴盛,蔡文胜说,创业者现在可以进入虚拟现实领域,但不要认为它会很快实现(预期)。在被动点科技 CEO 卢刚问到隆领是否有投资相关公司时,蔡文胜说有投资一些,“我们是宁可投错,也不能错过”。

此前还有一种思路,称虚拟现实不会面向普通用户市场(2C),而会主攻 B 端。目前,市场上已有类似的产品出现,比如 VR 电影院以及 VR 主题游乐园。

对于 C 端的厂商而言,在每家都想做平台、同质化竞争的当下,转投 B 端似乎值得一试: 保证盈利的同时,专攻几个游戏或影视项目在多个线下场馆推广可以减少研发成本,只需考虑商务合作。此外,B 端能够迅速传播品牌,同时不会较大程度妨碍原来正常的 C 端设备研发。

“VR 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应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认为,这类产品应该会面向小众群体,未来会发展成一个类似 Xbox 的娱乐设备。

结合现在市面上将要上市的几款产品来看,李竹的观点并非没有道理。使用这些产品,用户需要配备一台配置足够高的 PC,而这些 PC 大多是顶级游戏玩家才会购买的玩物。此外,一些手机头盔类产品虽然价格低廉,却并不会带来足够好的体验,除了晕眩,大多还有漏光的问题。

但无论如何,这个行业已经热起来了。比如,为了产生出更多的内容,诺基亚发布了 VR 相机优酷土豆也成立的孵化器,为入住的团队提供 VR 拍摄设备,并称将在一年内制作 1000 部相关内容。

只是,VR 会像蔡文胜口中 “2000 年的股市” 那样,繁华后终究迎来落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