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片儿 VC

作者 -

“我记得自己第二次创业的最后一天, 下午大概三四点钟,我一个人在那一层楼,除了地上的废纸以外, 什么东西都没有,窗打开了,哗一阵风进来,地上的纸很凄凉地飘。我一个人看着对面的帝国大厦,几次想从窗口跳下去......”

作者 -

程浩总说,“不冒险就是最大的冒险。”

作者 -

“做投资难,但有些人就是喜欢这样一个过程。”

作者 -

中国写代码的人有的是,但是做产品的人不多。

作者 -

医疗行业是一个巨大的“坑”。有的人害怕触及边缘,有的人却希望跳下去看一看,有的人希望把这个坑填起来。

作者 -

不同于很多已经“黄袍加身”的明星投资人,郑博仁仍然没有放弃感受创业激情的机会。

作者 -

大疆和禾赛的故事证明了一个共同的道理。“一个公司的天花板是他的团队造成的,不是市场造成的。”

作者 -

在同样的内容讲了太多遍之后,章苏阳似乎也觉得有些boring了。

作者 -

这时候约访宓群不是件容易事——特别是在两家所投项目上市前后,光速作为参与了拍拍贷B轮、C轮融资,融360 A轮、B轮、C轮三轮融资的基金,在这段时间内有义务“保持静默”,不得对外透露过多细节和看法。

作者 -

“硅谷每18个月都有一个新的热词,前一个可能是AR,现在是可能是AI,不管是什么,我们投的130多个公司都是数据加机器学习,再加产业深度整合这样的模式。”

作者 -

身份的转变让戴雨森开始了反思。“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年的陈欧找到了如今的我,我会不会投资他?”